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08章:回宗门
 
  且说邹君与高大尚在飞船上畅所欲言,忙着描绘未来的美好蓝图时,飞船正以2%光速跳跃式连续多次短距离穿越时空前行,终于在三个时辰后,穿过了一层特殊能量体形成的保护膜,来到一个巨大无比远超地球百万倍的宜居星球表面,这里就是幻真界。球面的生态与地球一模一样,只不过在大气中多了一种浓郁的天地灵气。
此时,九艘“龙凤日月梭”并排着向超级巨型“地球”的东半球飞去,速度快得惊人,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色,仅凭飞船自动导航飞行,终于在某处内陆一望无际的高原深处无数雪峰丛中的一座擎天巨峰山巅平台上停了下来,陆续打开舱门之后,让所有人走下飞船。待人员聚齐之后,九名巡察使纷纷掐诀念咒,对着九艘飞船逐一点指过后,便有缕缕缕金银交织的光芒纷纷击中九艘飞船,只见那飞船轰隆隆地震动几下之后便骤然缩小,眨眼功夫后就纷纷化成九个金银两色飞梭飞回九人手中。
紧接着,九名巡察使又纷纷盘膝而坐,仿佛组成了一个怪异阵法一般地开始掐诀念咒,不停地往自己前方虚空处打出道道法诀,在一众来自下界的外门弟子们充满好奇地围观下,只见那原本空无一物的透明所在竟然开始泛起阵阵涟漪来,仿佛平静的水面被微风拂过一般感觉不可思议。就在这时,那九名巡察使纷纷掏出自己的身份令牌,对准那空间涟漪处便用力扔了过去,竟然会被空间涟漪吸住,附在虚空中排成一个古怪法阵。待法阵运转起来后,从中撕裂开一道深邃的空间通道连接光门。
“咦,怎么又是光门?”邹君看到巡察使们用自己身上那九块悬空身份令牌打开的空间通道尽头时,竟会连着一个明晃晃的“光门”,不禁再次疑惑起来,毕竟自己这一波人就是在下界配合主持“祈天仪式”时被莫名其妙地送入一扇巨大“光门”之中才会来到月球背面的“月球基地”着陆,并转瞬之间就被自己的“便宜师父”用大法力进行空间挪移到了所谓的“月心世界”里。因此,每当看到“光门”的时候,邹君总会有一条件反射的感觉:自己会不会被人莫名其妙地凭空弄到陌生地方?
“邹老弟不用担心,这是因为我们现在人数太多,无法仅凭巡察使那几块身份令牌就能打开护宗大阵结界依次进入,所以只能采取特殊手段向长老会请示打开空间通道将大家一起直接传送进去了。”高大尚站在一旁解释道:“这也是为防止外敌入侵不得已而为之。稍后会有掌门坛主和长老们一起出来迎接我们,放心,呵呵。”
“掌门和长老都出来迎接我们?开玩笑吧?我们这些小虾米何德何能值得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出面迎接?”邹君听罢后,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于是便随口问道。
“老弟想多了。那些大人物们可不会在乎我们什么,而是担心有强敌潜伏在附近,趁着护宗大阵结界通道打开的瞬间强行进攻,那可就麻烦了。”高大尚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那就解释得通了。”邹君话音刚落没多久,便看到那隧道尽头的光门中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过,并伴随有雷霆轰鸣之声瞬间降落到众人面前。待那道金光收敛之后,众人定眼一瞧,才发现是一个巨大的金色圆盘飞行器,上面正好站了六个人一共四男两女,老少皆有。其中,有一名头戴金冠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扫视一眼众人后,首先飞身而下来到近前问道:“在下黑龙坛掌门即‘坛主’刘一手,身后几位乃我黑龙坛‘长老’,欢迎诸位不辞辛苦重返宗门。”
“见过掌门坛主!见过诸位长老!”九名巡察使和高大尚等原弟子赶紧带头见礼,邹君等来自下界的外门弟子也有样学样地照做。不过,经过自己偷偷用神识扫描之后,发现那“坛主”的修为为境界竟然达到了真丹期大圆满,而其身后的五名长老无不是元婴期修为的老怪物,尤其是其中两名年轻黑袍女子的修为境界居然都达到元婴后期,比剩下三名黑袍男子的修为境界都高出不少,隐隐有起着“带头大姐”的作用。这时,邹君发现自己那“便宜师父”竟然不在场,于是心中不免一阵失落。
“呵呵,诸位不必多礼,都起来说话吧。”坛主刘一手见状呵呵一笑道:“诸位自下界而来辛苦了,想必也都劳顿了,待长老们检测过诸位是否无恙后,便可登上此盘,一同返宗。诸位长老,请开始吧。”话音一落,原本还显得谈笑风生的坛主刘一手立刻换了一副严阵以待的神情,目不转睛地盯着每一个自动走上前来的弟子。
“敢问兄长,这检查到底是怎么情况?”邹君见高大尚已改称自己为“老弟”,索性也改称对方为“兄长”,以此拉近关系,但仍不明所以问道:“会有问题?”
“问题不好说,以前就发生过有间隙混进来,并且还是元婴期的老怪物故意隐藏修为装成我等筑基小辈,混进宗内盗取宝物还打死打伤了不少精英弟子后又逃之夭夭。此事传出后让本宗在修真界声名扫地,因此每次招收弟子都得由长老们来亲自把关,以免被那些老怪物们利用某些特殊法宝、秘术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搞破坏!”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情?那个敢于混进本宗搞破坏的元婴老怪到底是什么身份?”邹君听罢后,心中充满了好奇,对方竟敢虎口拔牙,想必本事必定也不会小!
“那人是谁?我还真没见过,但听说乃是一名非常厉害的魔道修士,似乎与你师父大长老有仇。两人多次交手,彼此多次战成两败俱伤,但谁也杀不死谁,所以在修真界中就有传闻说你师父修炼的雷系功法威力不行,除不了魔。不过,修真界同时也传出了那魔修号称‘不死老魔’主修功法为‘九转白骨真魔功’,可厉害呢!”
“不死老魔?九转白骨真魔功?有意思!等有机会再去问问我师父!”邹君见那些长老们纷纷上前,随手一伸便多出一个像古代女子梳妆用的小铜镜般的宝物来,只见正面是一个阴阳八卦太极图案,八卦上灵光闪闪且内里隐藏了许多细小的禁制符纹,八卦中间的阴阳太极图案仿佛活过来一般首尾相接在不停互相转。宝物背面是各种晦涩难懂的符文禁制,加上正面八卦里那些微小符纹灵禁细数之下总共竟有149条之多,显然都是极品法宝!在法宝背面密密麻麻的符纹中间还有一个“雷”字。
“咦?有意思!在这里竟然能看到‘照妖镜’的身影,真是太好玩了。”就在邹君准备上前接受那些长老们检查身体的时候,心头突然响起了器灵娃娃激动不已的声音,接着又笑道:“想当年本大仙刚出世的时候,听闻‘照妖镜’那小家伙还是个懵懂不谙世事的‘跟屁虫’,整天挂在太上老君的腰带上屁颠屁颠到处晃荡,被人家拿来当枪使。想不到一别几千年不见,那家伙倒是名满天下了,而本大仙只能待在你小子的肚子里不敢出来,都同样是‘先天灵宝’,你说叫本大仙情何以堪呢?”
“什么?照妖镜?那可了不得!会不会把你和那小棺材一起给照出来?”邹君听罢后立马紧张起来,赶紧问道:“我那储物袋里还有几具炼尸,会不会被发现?”
“嘿嘿,放心吧,绝对不会!”器灵娃娃解释道:“那些人手中的‘照妖镜’只是仿制品,最多只是极品法宝,其功能在本大仙面前会被立马屏蔽,放心就是。”
邹君听罢后终于舒了口气,赶紧抱着孩子迈步上前接受检查。只见那名检查自己的长老是一位面若桃花的黑袍少妇,身材秀美凹凸有致,正用一双望穿秋水的眼眸打量着邹君,似笑非笑地将手中极品法宝镜子催发之后放出一道金光照射在邹君身上,前后左后上下地移动过后见并无异常,便挥了挥手示意邹君离开。不过,就在邹君俯首致谢转身而过的瞬间,脑海中却突然传来了一声银铃般的娇笑道:“小家伙,你小小年纪就能撬动我们长老会的决议,确实英雄了得!不知接下来有何打算?”
“前辈过誉了,晚辈只是一时好运被大长老收为‘记名弟子’而已,未成真丹不得真传,除了日夜苦修争取突破,哪里敢奢望什么打算?前辈先忙,晚辈告辞。”
“咯咯,小家伙别急着走呀,只不过是跟本真君聊会天而已,你怕什么?本真君又不会吃了你,真是不解风情!不过,本真君对你那土属性‘天灵根’感兴趣。”
“噢?呵呵,多谢前辈抬爱!但晚辈已有师承,恐怕让前辈失望了。”————“哼,呆子!本老祖不是想收你为徒,而是要给你送几个后辈玄孙女,如何?”
“啥?送女人?不行呀!晚辈已有家室了,怀里还抱着的便是小女!”————“哼,你这呆子,好不晓事?本老祖之所想要给你送女人,是因为看上你的‘灵根资质’,想要从你身上得到更好的‘血脉传承’来壮大本家在‘黑龙坛’的影响力!这样一来,你的背后也多了一座大靠山,美女入怀,左拥右抱,有何不好?”
“前辈说得确实在理,不过晚辈仍不能答应!因为晚辈与贱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糟糠夫妻到踏入修真飞升上界,同甘共苦耳鬓厮磨,再也容不下他人了!”
“咯咯,小家伙!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坐怀不乱的真君子?但愿你们这对苦命鸳鸯能善始善终!既然话不投机,多说无益,就当本真君从来都不认识你,哼!”
邹君见检查过关,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正好看到阮金玉向自己投来甜甜一笑,随即点了点头地又停下,等对方通过检查之后,便伸出一只胳膊将其纤细的腰肢一览,脚下腾起一团丈许大小的青云,缓缓飞上那悬空的金色圆盘之中,跟早已到此的其他同门一起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怪异的巨大圆盘,仿佛随着站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也会慢慢长大一样。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待所有人都通过检查没有问题之后,那五名元婴期的长老才纷纷飞上圆盘,收起“照妖镜”后掐诀念咒驱动圆盘飞向光门。
当众人站在巨大的金色圆盘上一穿而过飞入“光门”之时,那“光门”忽闪两下瞬间消失,与此同时那深邃的空间通道也立马弥合如初,整个护宗大阵的结界瞬间隐去,仿佛那高山之巅什么也没留下,重现最原始的纯真。不过,此时映入众人眼中的却是一个无边无际生机盎然的大千世界:蓝天白云、高山飞瀑、茂盛植被、花鸟虫鱼、亭台楼阁、重楼殿宇、仙音渺渺,灵气充沛,春意盎然,好一处修真避世的洞天福地!邹君越看越喜欢,浑身毛孔不由自主纷纷张开自由呼吸起来,差点陶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