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13章:勤学苦练,举一反三
 
  话说邹君从“便宜师父”霹雳真君那里离开后,便在掌门师兄的帮助下前往执事殿办理了入门登记并点燃了自己的魂灯。待办完入籍手续后,邹君从执事那里领到了自己的身份令牌以及接下来一年之内修炼所需的各种修炼资源,于是便在掌门师兄的亲自护送下来到了自己的新家,竟是在擎天巨峰之巅,且还有数十仆从服务着。
“不必客气!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只要弟妹觉得好那便好,呵呵。”掌门坛主呵呵一笑道:“小师弟,既然为兄已经将你送到了新家,那也该告辞了,毕竟若大一个宗门要管的事情也不少,以后有空常来往。哦,差点忘了,身份令牌的背面有几个宗门机构的图案,注入法力激活后便可直接与负责人联系。为兄告辞。”
话音一落,掌门坛主便放出金色圆盘,踏足其上掐诀一指,便化作一道金光划破长空瞬间消失在远方,根本没给邹君表示谢意的时间,估计是要将消息告知师尊。
“小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人家都差点担心死你了,呜呜。”阮金玉丝毫不顾及周围那些杂役和仆佣的诧异目光,一扑上前来就将邹君拥入怀中,像母亲抱住自己的宝贝儿子一样,又是爱不释手,又是嬉笑怒骂,最后和邹君卿卿我我起来,惹得被晾在一旁的小乐乐仰着小脑袋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嘴里只剩下:“娃娃抱抱。”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了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邹君一边安慰着阮金玉,一边弯下腰来将小乐乐抱在怀中,笑呵呵地刮了刮女儿的小鼻梁,惹得小女孩赶紧歪过脸去,连忙伸出一双小手向阮金玉求助,嘴里却仍旧叨念着:“娃娃——抱抱——娃娃…”看得邹君眉头紧皱,心想这孩子两岁了咋还不会说话?
阮金玉接过孩子,微笑着将小家伙抱在怀中后,转过脸来盯着问道:“听掌门师兄说,你被他师父带去洞府传承衣钵去了?真的假的?这么好的事都被你撞上?”
“不错,师父已收我为‘关门弟子’,还将他老人家主修的几门雷系功法让我传承,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尽快进阶元婴并将其宿敌‘不死老魔’击杀!呵呵。”
“什么?你这才刚进阶真丹?现在又得赶时间进阶元婴?那这是不是拔苗助长吗?”阮金玉大为担忧道:“小哥哥,答应我,可不能贪图修炼速度最后搞得自己走火入魔啊!现在,你是我和乐乐的唯一依靠,若是你出了什么问题,那我们孤儿寡母的该怎么活呀?呜呜……”边哭边偷偷打眼瞅了瞅邹君,见对方面无表情才作罢。
“哼,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不跟你玩了。”阮金玉话音一落,便抱起小乐乐向着那帮仆从、杂役走去,扯着嗓音喊道:“收工了!收工了!天都黑了,你们先回家休息吧,等明天一早再来干活也不迟呀?”然而,那些仆从和杂役们似乎没有反应一般继续该干嘛干嘛,这便让阮金玉看得秀眉紧皱,大声吼道:“听不懂吗?”
这一声河东狮吼顿时起了作用,不过也就是仅仅让众人停下手中活儿而已,并未如阮金玉想的那样撒腿就走,而是继续眼神巴巴地望着远处的邹君,似乎是要等邹君发话才会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做?这让数十丈开外的邹君感觉莫名其妙,于是摇身一晃便来到了阮金玉身旁,面露疑惑地开口问道:“天色已晚,你们就先回家吧。”
“峰主!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赶走我们,否则我们会被罚的!”人群当中一个最年长的皓首老翁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走了出来,哭丧着老脸非常艰难地想要跪下,却被邹君一挥衣袖再次扶了起来,这才哭哭啼啼道:“我等这些人原本也是外门弟子的后代,但因全都无法诞生灵根,超期之后便被宗门贬为凡人,让我等自谋生路。然而,我等先辈既然把根留在‘黑龙坛’,那我等不肖后人就更不应该辱没了先辈之荣光,所以大伙一商量才厚颜乞活留了下来,为的是万一有一天我们当中有人的后代诞生出灵根了就能重入外门,凭借我等吃苦耐劳和同心协力,未必不能再进内门重现祖先荣光啊!所以,老朽恳请峰主留下我们吧,无论是做牛做马都行啊!”
“哦,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留下来吧。”邹君听罢后,心中大为感慨道:“以后,这里就由我的夫人说了算,你们听她的没错,先回木屋休息去吧。”
“多谢峰主!多谢夫人!哈哈,老天开眼了,我等有救了,哈哈。”众人听罢后,纷纷暂停手中活儿,收起工具往巨大平台周围的小木屋里赶去,仿佛过年一般!
“小哥哥,你太好了,咯咯。”阮金玉微笑着,纤细的腰身一倾便将螓首靠在邹君的肩头,甜甜地笑道:“走,回家歇息去吧,看看咱们的新家收拾得怎样了?”
“嗯,走吧。”邹君随即伸手揽过阮金玉的水蛇腰,神识一扫便转身朝身后几座道观般的殿宇迈步而去。神识扫描后,邹君发现此处建筑模式为“五行八卦式”,类似下界东方古国东南地区上饶境内三清山丹鼎派:总体上分为雷神庙、天一水池、龙虎殿、涵星池、天罡墓、淳风墓、演教殿、飞仙台等八大建筑,且都围绕着中间丹井和丹炉排布,周边建筑按八卦方位逐一对应排列。此处建筑群的南北中轴线较长,所有其他建筑都在这条中轴线两端逐一展开,构成一个严密的建筑体系。此乃源自玄门道教之内丹学派取人体之小宇宙对应于自然之大宇宙,反衬出“人与自然”和“道法自然”之间同步协调的机制,以实现“引气入体,炼气化神”之精神追求。
“哈哈,不错嘛,果然是一处成仙了道的好去处!确实乃修真者之最爱!哈哈。”走到近前细看才发现道观山门处紫气缭绕,上有一块巨大的金字牌匾用秦篆写着“仙居府”三个大字,熠熠生辉,更显神秘!进了道观大门之后,左右环视,眼睛一亮,果不其然。接下来,一家三口逐一参观欣赏,细细品味,一时之间大有收获。
邹君领着阮金玉来到了雷神庙,见香台上正供奉着一尊“雷公”神像:人首龙身,鸟嘴双翼,腹大如鼓,敲则雷鸣,生于“雷泽”,六月廿四,往而祭祀,显灵驱邪。邹君想到了下界东方古国齐鲁大地菏泽一代的民间传说后,不禁嘴角一笑,便顺手给雷神庙上了一炷香,对着雷神默默许愿,望保佑自己接下来能修炼雷法大成。
待全都转了一圈后,邹君对“天罡”和“淳风”二墓大感好奇,心想这两位能掐会算的“大唐国师”怎么会将自己的墓地留在这里?莫非千余年前也在此地修道?
完事后,邹君便领着阮金玉抱着孩子一起重回“龙虎殿”,看着如同皇宫大内紫禁城一般的宏伟大气,不禁展颜大笑道:“大明朝洪武皇帝喜欢大权在握,驾驭百官,统治天下,以‘龙虎卫士’震慑世人,果然名不虚传!看来,修仙问道也少不了对强大力量的永恒追求啊!既然如此,今晚就留宿于此,也让‘朕’好好宠幸一宿‘爱妃’:子嗣延绵传承万年,哈哈。”话音一落,邹君便揽着阮金玉的水蛇腰肢往主殿宝座上一搁,准备开始干坏事。然而,小乐乐却不乐意了,嚎啕抗议起来。
“咯咯,小哥哥,瞧你这‘饿狼扑食’的德性,看着凶猛无敌,实则不堪一击!”阮金玉见状没好气地数落道:“就你这‘小身板’,哪次不是被姑奶奶折腾得死去活来,还好意思以‘朕’自居来宠幸‘爱妃’?真是笑死本姑奶奶了!今儿不把你这‘小色狼’给彻底整趴下,说不定明儿又会躲着姑奶奶去偷偷找女人,接招!”
一宿酣战,身心愉快,旭日东升,再战一轮!然而,就在大人们乐此不疲的时候,被饿醒的小乐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表示严重抗议:“有你们这般做父母的吗?只管自己爽,不管孩子亡!不行,靠人不如靠己:我小不点虽然年纪小了点,可我这‘先天五行灵体’可不是吹嘘的,等我一旦开始修炼入迷,就再也不理你们了!”
二人尴尬一笑,便暂停耕种,只好扮演着各自的角色该干嘛干嘛。此时,阮金玉正忙不迭想要地给小乐乐烧开水冲奶粉顺便煮几个糖水蛋,然而在附近找了一圈也一无所获,不禁哭丧着脸道:“这鬼地方看起来不错,却用起来不行,连个做饭的地方也没有,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话音一落,便打眼瞅向邹君想寻求帮助。
“哈哈,我的贼婆娘,你就别闹了。以后咱们只能吃灵丹妙药过日子了,哪还有闲心去思考凡尘俗事?”话音一落,从怀中掏出一个新的储物袋,一把抓出十几枚练气丹,呵呵笑道:“就喂此物给闺女儿吃,保证她乖巧听话欲罢不能,不信就试试看。”随即便装模作样地将一颗练气丹塞进小乐乐的小嘴中,果然立竿见影,不仅咯咯大笑,而且还手足舞蹈起来,仿佛尝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正不停地用刚长出来的两颗新牙在奋力咀嚼着,一双小眼睛早已眯成了一条缝隙,满脸尽显陶醉!
接下来的时间里,邹君开始逐一整理从师父霹雳真君处得到的传承,经过初步解读之后,发现“霹雳光影分身术”、“霹雳金雷灭魔眼”、“五雷轰顶大挪移”和“晴天霹雳万里遁”皆为可修炼到炼虚巅峰的高阶中等极品功法,而唯一的体修功法“天罚雷劫锻体功”更是破天荒达到了顶阶下等极品,有助于合体巅峰突破大乘!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孩童声对邹君道:“嘿嘿,小子!你这小身板越来越得劲儿了,就连本大仙都感觉被你俩爽得有点吃不消咯,莫非是人老了不中用了?应该不至于吧?不过,言归正传,既然你已经凝结了超级大丹,那就可以继续解封‘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了,但在解封之前,你还得将筑基期的法术圆满一下,应该能融合出一门新法术叫‘贯通’!此法术至关重要,不仅能让你在修炼时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而且对于炼丹、炼器、制符、封印、灵植、仙酿等方面一学就会,登堂入室!”
“噢?真的假的?这么厉害?那赶紧教我呗!”————“哼!口诀只教一遍,剩下的自己琢磨去吧。不过,若能掌握此法,则可学会一切世间法门,嘿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