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14章:生财有道
 
  且说邹君自从安置了新家之后,便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之上,先是借助器灵娃娃传授口诀慢慢领悟出了一门新的融合法术——“贯通”。接着便以此法术为根据将自己从练气一重天到筑基九重天之间所掌握的18门源自“旁门左道七十二术”的法术重新仔细梳理了一遍后,竟然真的大有收获:原本一知半解的施法原理顿时了如指掌,而且这十八门法术之间视乎有一条“看不见”的主线在穿插联系着,而那条线便是截教的镇教心法之一“混元真诀”。这让邹君大有收获之余也欣喜若狂起来。
就这样,待邹君意识到了“混元真诀”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玄妙之后,便忍不住将“贯通”术用在了对“混元真诀”的理解之上,经过夜以继日地仔细琢磨和反复推演之后,邹君终于将“混元真诀”上对应真丹期修为那些口诀心法彻底掌握,于是便尝试着用刚刚修炼出来的新阶段的心灵感悟去解封“旁门左道七十二术”。
“嘿嘿,小子,这次打算解封何种法术呀?”器灵娃娃的声音有再次传到邹君心中:“若是让本大仙来选,还是觉得‘黄白’比较合适,此乃炼丹之术,嘿嘿。”
“噢?炼丹术?那敢情好,就选它了,哈哈。”话音一落,邹君便将自己真丹期的精气神凝聚成一只“橡皮擦”,对着标记“黄白”封印的一小片朦胧区域便是一阵来回摩擦,很快便将这道法术彻底解封出来,只感觉脑海中一阵嗡嗡大响后,大段大段篇幅的文字、插图和声音详解便在邹君脑海中重现出来,仿佛自己置身于一处丹道世家的炼丹室中正目不转睛地观摩着某位炼丹大师在现场操作,那感觉如同身临其境,让人欲罢不能!在这整个过程中,不仅让邹君学会了如何分辨灵材、灵药,而且还展示了炼丹步骤和对火候的控制,简直让人叹为观止!最不可思议的是,邹君竟然记下了不少从炼气期到真丹期修真者经常服食的数种丹药的单方,可赚大了!
不过,由于邹君现在手里除了一尊下品法宝级别的红铜药鼎之外,几乎没有一件可以拿来尝试的材料。于是思来想去,邹君终于想到了当初自己刚刚飞升上界时与阮金玉一起收服的那帮小喽啰。虽然这群小喽啰人数不多且全是来自下界的新人,但好在有黑袍舵主高大尚及其手下的几个原班人马统领着,应该也能发挥些许作用。
于是,邹君便掏出自己的宗门身份令牌,想看看如何才能联系到高大尚?想了半天之后,邹君觉得此时若直接选择“执事殿”的图标让其帮忙转接过去呼叫高大尚未必不行,但显得有点“以权谋私”就反而落人以口实,不如直接联系掌门坛主大师兄并让其转接呼叫高大尚,这或许操作起来就更加方便了。“就这么办,呵呵。”
“咦?小师弟?这么快就想到大师兄了?有什么需要为兄代劳的?”————“呵呵,小弟想麻烦一下掌门坛主大师兄,帮忙转接一名内门普通弟子高大尚。”
“高大尚?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在下界时那个分舵的舵主吧,没问题,请稍后。”话音一落,邹君发现原本还在显示着自己与大师兄视频通话的身份令牌,竟然闪了几闪模糊的雪花之后便转成了与黑袍舵主高大尚的视频通话来了,于是惊喜地开口问道:“舵主,是我,邹君。现在有急事想找你商量一下,不知你那边方便没?”
“哎哟,原来是我们‘飞升堂舵’的舵主呀?真是吓死老哥了,还以为是掌门坛主又打算给我派遣宗门任务来了呢。老弟,听说你飞黄腾达了,连辈分都被硬生生地拔高了一大截,若是在公共场合,我高大尚还得管你叫一声‘师叔’呢,嘿嘿。不知‘师叔小老弟’这次有何要事需要‘师侄老哥哥’去给你解决的呀?您请说。”
“不知咱‘飞升堂舵’这几日筹备得怎么样?是否有了自己专门售卖灵材、法器和丹药的店铺?”————“哎哟,我说师叔小老弟,您‘老人家’就甭操这分闲心了!该办的事情早就办妥了,嘿嘿。这么地跟您说吧:当老哥哥将您的大旗一举起来时,顿时四方响应,不光是外门那些难兄难弟,就连内门也来了不少赞助。”
“赞助?什么意思?”邹君疑惑道。————“这还不是因为‘师叔小老弟’入门那天被灵气灌体当场结成‘超级大丹’的轰动性大事儿?先别说咱们‘黑龙坛’现在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恐怕就连与咱关系比较密切的几个邻居们也知道老弟你这则爆炸性新闻了,嘿嘿。再加上‘师叔小老弟’您已经被宗门大长老收为‘关门弟子’来传承自己‘衣钵’,这种超有前景的惊天潜力股怎会缺少有战略眼光的投资人?所以,‘师叔小老弟’您一手创建的‘飞升堂舵’自然就成了香饽饽了。”
“哦,原来如此!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邹君听罢后,大为感慨道:“既然这样,咱们就索性干几票大的怎么样?老哥哥要不要听听?”
“能赚钱的大买卖?那敢情太好了!师叔小老弟,您请说,别着急,慢慢说!”————“我自己炼丹,接着炼器,往后制符,自己找原料,开连锁专卖店。”
“啥啥啥,啥子?小师叔,你说的是啥子哟?我没听错吧?”高大尚听得差点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喘口气道:“咱们黑龙坛十几万人的一个中等门派,会炼丹和会炼器的加起来估计也不过百人,能称得上‘大师’的人物屈指可数!难道说,小师叔您又私下拜会了某位宗门长老从他们那里学到了精湛的炼丹术和炼器术了?”
“哪有如此好事?只不过在梦里遇见了一个白胡子老神仙,他自称‘葛仙翁’,不仅教会了我炼丹术、炼器术,而且以后还会教我制符,所以就这样了,呵呵。”
“我滴歌神哟,彻底服你啦!”高大尚听罢后彻底惊呆,良久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小师叔’尽管吩咐,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嘿嘿。”
“那就好。我先告诉你一些炼制筑基期之内的丹药所需之药材、原料,你且拿笔记好,然后按照我的配伍要求比例进行大量采购,不要在乎灵石,以后有的赚!”
“着了,立刻照办!您慢慢说,我仔细记。”就这样,视频通话半个时辰后,邹君将自己目前掌握的适合炼气期与筑基期服用的各种常见丹药的药方按照每一种一千副药的配比要求交给高大尚去办,反正这些低阶丹药配伍简单、材料易得、成本不高、售价不低,即便是有两成的成丹率就能保本,若有三成的成丹率就稳赚不赔,更别说邹君通过“贯通”法术在解封“黄白”的一瞬间就以身临其境之感目睹了整个炼丹过程,虽不敢说自己的成丹率有八、九成,起码六、七成没问题,足够了!
邹君这边的视频通话刚结束,高大尚那边就像是买彩票中了头奖一样赶紧前往外门召集手下进行“疯狂大采购”。当然了,自从有了各路投资者和赞助商加入之后,“飞升堂舵”的资金链稳若磐石,随便花费个十万灵石根本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所以,当这个组织刚一成立时,就已经瞄准了炼丹、炼器、制符这三样最赚灵石的大宗买卖,并且还是采取下界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加盟连锁店”的运营模式进行铺开,想不赚钱都难!至于之后是否进军封印、布阵、灵植、仙酿版块,到时再说。
完事后,邹君开始继续盘膝打坐闭目养神,看起来是在吐纳练气,实际上是与器灵娃娃在心神交流:“敢问前辈,晚辈如今已结成了‘超级大丹’,是否可以帮贼婆娘进行‘金丹异象,血脉返祖’?此处天地灵气如此浓郁,若是早日让她拥有灵根,那便能早日脱胎换骨,否则修为难进,到头来怕会惹来不少闲言细语,呵呵。”
“嘿嘿,难得你小子重情义!也罢,趁着炼丹材料还未收集到位还有点时间,本大仙就教你怎么使用这门‘妖族秘术’呗。”器灵娃娃似乎刚睡醒,有点懒洋洋。
“那晚辈就代我的贼婆娘多谢前辈了!前辈请稍等,晚辈这就去找她。”话音一落,神识一扫,瞬间发现阮金玉正牵着小乐乐在擎天巨峰之巅上闲庭信步,时而眺望远方的朝阳,时而瞅了瞅远处正在打扫小木屋的那伙“落魄凡人”,时而在想要是自己也能飞天遁地变化万千就好了。就在此时,她面前人影一闪,显出了邹君来。
“哎呀!小哥哥,你想吓死我和乐乐吗?一声不响,偷偷摸摸,干嘛呀你?”阮金玉俏脸寒霜,作势欲打,却早已抱起小乐乐靠近过来,眨着媚眼含春道:“难道说,小哥哥你自认为进阶真丹之后耐力十足又想来要我了?咯咯。”话音一落,俏脸飞霞,脖颈通红,心脏加速,耳垂发烫,等了老半天后才发现对方无动于衷,不禁恼羞成怒道:“喂,那臭不要脸的小鲜肉!你在故作矜持吗?哼!”然而,邹君还是无动于衷,只是始终保持着微笑地看着眼前的阮金玉,看得她顿时有些慌神起来。
“贼婆娘,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跟我走!”话音一落,邹君便口吐一个“定”字后,将如同雕塑一般动弹不得的阮金玉揽在怀中,感受了一下水蛇腰肢的柔弱之后,对着怀里的小乐乐笑了笑道:“乖女儿,你得给你老爹我做个见证,我可是想送给你后娘一份出其不意的‘大礼’却又怕她禁不起折腾,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