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26章:“神兽宝宝”与“进阶元神”
 
  话说邹君自从炼制出“地品九纹道丹”后,便骤然成了整个“黑龙坛”宗门的“香饽饽”,不仅宗门内大小管理层领导对邹君毕恭毕敬,就连长老院那几个元婴期的老怪物也左一个“邹小友”又一个“邹小哥”的叫着,甚至还想方设法偷偷地给邹君送“宝贝”,试图贿赂邹君给他们自己也炼制一颗地品“破镜丹”来冲击元神。
然而,邹君毕竟是“大忙人”,深知各方都不可得罪,所以干脆以研究“炼器”和“制符”为由,先来个一推二五六,待自己的师尊破境重出江湖时再考虑是否帮对方炼制“地品破镜丹”,毕竟无论是凡人还是修真者,其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性”:凡是轻易弄到手的东西都不会好好珍惜,凡是得不到的东西才会一直惦记!
“小哥哥,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才回来?我都快想死你了,呜呜。”阮金玉自从上次现场观摩邹君炼制出“地品九纹道丹”之后便将自己的全部心思都寄托在对方身上了,仿佛一刻不见人影就心里慌得要命。而相比之下,玛利亚却显得淡定得多,毕竟经历过在下界的“百年等待”后,她深知邹君对她的爱如同她对邹君的爱一样真挚永恒不可篡改,于是见状后便咯咯一笑道:“刁蛮姐姐,你又想要我的飞利浦小爸爸了?怀了这么久也快生了吧?怎么还不见动静呢?噢,上帝保佑,哈利路亚!”
“噢,我亲爱的玛利亚小妈妈妹妹,看你说的,姐姐我怀孕至今肚子大得像个篮球,如何还敢强要你的飞利浦小爸爸?万一出问题就麻烦了,咯咯。”阮金玉道。
“哦,是吗?我亲爱的刁蛮姐姐,你到底怀孕多久了?感觉没多久吧,怎么这么大?何时生呢?”玛利亚虽然仍未怀孕,但也对此大感兴趣,于是便咯咯一笑道:“我最亲爱的刁蛮姐姐,请你教教你可怜的玛利亚,教她如何怀孕好吗?玛利亚也很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真的太想要了,呜呜。”玛利亚说着说着便梨花带雨起来。
“噢,是吗?我亲爱的玛利亚小妈妈妹妹,不要灰心,机会还有大把的是!请记住:坚持就是胜利!从现在开始,我把你的飞利浦小爸爸全权交给你了,咯咯。”
“噢,是真的吗?你真是太好了!我亲爱的刁蛮姐姐小妈妈!”玛利亚听罢后欣喜若狂,随即闭上眼睛开始在胸前画起十字架,口中念叨:“愿上帝保佑我最亲爱的刁蛮姐姐小妈妈生出一个健康可爱的小宝宝,哈利路亚!”话音一落,玛利亚转过脸来瞅着慢慢走近的邹君,笑颜如花地张开双臂扑将过去,小鸟依人的强行入怀。
待邹君再次将那种久违的“冲动”给强行压制下去后,才一边亲吻一下玛利亚那张吹弹可破的天使容颜,一边转过脸来仔细打量起阮金玉那高高隆起的腹部,顿时双目之中青光暴涨,继而转化成紫色光柱继续扫描,接着又化作淡金光芒反复照射,最后才化作一片灰光朦胧渗透进了阮金玉那那高高隆起腹部中,眉头紧皱道:“这就奇怪了,怎么回事?以我目前金丹中期五重天的法力驱使灵目神通竟然还看不透你肚子里怀的是什么?这怎么可能?”邹君开始后悔自己没有事先防备就直接搞大。
“小哥哥,你说什么?难道我肚子里怀着的不是你的骨肉?怎么可能?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而已,你可不能自己给自己带绿帽子呀,呜呜。”阮金玉被吓哭了。
“别哭别哭,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你怀孕不过百日,为何腹中胎儿生命气息如此强大?竟远非同期人类胎儿所能比拟!莫非是……?”邹君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忍不住猜测道:“莫非你怀的并非我的种子,而是那五方神兽的血脉和精魄?不能吧?天哪,我这是怎么了?为何会鬼使神差地想到了这一茬?”邹君郁闷道。
“嘿嘿,小子,恭喜你了,没什么不可能的!”就在邹君大感郁闷之际,忽然心头响起了器灵娃娃那调侃的声音道:“没想到那五个该死的老家伙竟然会比本大仙还要贪玩,宁愿舍弃自己的一缕精魄也要借助人类的身体来个转世重生,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也罢,想来体验人生,就让他们来吧,本大仙还嫌不够热闹呢,嘿嘿。不过,你小子也不要太担心,虽说‘五方神兽’同时转世重生但也以人类形态出现,待修炼到元神期后才会最终化形神兽本体,也可选择继续保持人形。”
“哦,是么?多谢前辈提醒,为晚辈指点迷津!”邹君听得劫后余生道:“既然如此,不知那‘神兽宝宝’何时方能孕育出生?在此期间,晚辈需要做何准备?”
“嘿嘿,五方神兽乃天地孕育,其残魂精魄转世重生原本也不需特意关注,但由于你那贼婆娘修为境界太低,恐难以胜任长期孕育之天职。因此,只有每月服食一枚‘黄品五纹道丹’方可夺天地之造化以弥补先天之不足,待怀孕期满三年零六个月之后,便可顺利分娩喜迎贵子。好了,本大仙言尽于此,也该回去休息了,最近老是被你们这些年轻人通宵达旦地折腾来折腾去,差点都将本大仙这把老骨头给弄散架咯。嘿嘿,先睡会儿。”器灵娃娃话音一落,便果断地掐断了与邹君的心神联系。
待邹君回过神来后,却见阮金玉也像玛利亚一般将螓首靠在自己的肩头上不停地抽泣着,似乎对邹君刚才的话语感到害怕而无颜面对枕边人了!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弄明白之后,邹君便将器灵娃娃所言如实相告,终于好不容易才止住了阮金玉那哭哭啼啼般地抽泣。邹君双手揽住二女的腰肢后,摇身一晃就凭空消失不见,等到再次显出身形时已经回到了“仙居府”的“龙虎殿”之中。将二女轻轻放倒在宽大的龙床上后,邹君便按照器灵娃娃提示给阮金玉服食“黄品五纹道丹”以补先天不足。
待安置好了阮金玉之后,邹君便开始例行惯例地宠幸起玛利亚来,让身处一旁看热闹的阮金玉大感郁闷,因不能“见者有份”而当场提出了强烈抗议。邹君无奈之下只好施展“定身”法术让阮金玉乖乖安静下来,要么默默欣赏以作参考,要么关闭神识安心养胎。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工作生活两不误,真乃天上人间!
就在邹君忙得不亦乐乎时,忽然听到搁在床边的身份令牌上发出了“嗡嗡”之声,让正在兴头上的邹君不得不暂停耕耘放弃收获,心中郁闷至极地嘟囔道:“怎么回事?这大半夜地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有什么情不能等到天亮了再说吗?”虽然邹君很不情愿,但也不得不认真对待,于是在玛利亚的帮助下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才堪堪穿好了一身黑色法袍,随手拽过身份令牌后便接通了掌门坛主大师兄发过来的视频通话链接道:“大师兄别来无恙,这么晚来找小弟不知所谓何事?还请师兄言明。”
“哈哈,对不起。打扰小师弟深夜休息,实乃为兄之过也!”掌门坛主大师兄客套一番后便抛出了一个惊天炸弹:“方才接到师尊他老人家传讯说借助‘地品九纹道丹’之力已经破境成功进阶元神了!哈哈,此消息震惊吧?不过,师尊他老人家说先要巩固一下修为,待时机成熟亲自出关后再好好谢谢你这位关门弟子,哈哈。”
“什么?师兄你说师尊他老人家……已成功进阶元神?那真是太好了!从此以后,我们师兄弟几人就能在宗门内外横着走了,哈哈。”邹君听罢后,心中感慨道。
“嘿嘿,横着走?那是必须的!但宗门自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本宗进阶到元神的修真者必须明面上以‘太上长老’的名义退居幕后不再公开露面,暗地里则需要到上宗——‘黑龙宗下院’去登记入籍,以待接下来继续修炼到元神期大圆满后破碎虚空飞升上界的‘黑龙宗上院’。与此同时,黑龙坛权力机构须重组。”
“本宗权力机构要重组?什么意思?还请师兄言明!”————“重组嘛,就是一方面从五名元婴期长老中挑选出一名修为最高者为宗门‘大长老’,另一方面便是我等修为已臻至真丹其大圆满的领导层管理者必须全部闭关冲击元婴,以此弥补本宗近期高阶战力之不足,以防有宵小之辈乘机捣乱。不过,师弟你是个例外!”
“我是例外?敢问师兄,此作何解?”————“待师尊出关之日起,全宗上下便举行‘掌门坛主’大选,而小师弟你已经被师尊钦点为最佳候选人!嘿嘿。”
“我?竞选掌门?开玩笑吧?师弟我才仅有真丹中期修为而已,如何……”————“师弟,请听师兄一言!竞选掌门乃众望所归,成与不成皆由不得你,除非你能拿出令宗门内外所有人心悦诚服的依据,否则还是乖乖地像为兄一样在这座位上先坐个几十年再说吧,嘿嘿。不过,话又说回来,做掌门可大权在握威风凛凛啊!”
“可是……可是这与小弟我的修真初衷不一样啊!这……?”————“师弟呀,你心中所想,为兄知道。但若一个宗门里没有杰出英才来长期把持,则必定会迅速衰落。然而,修真界从古至今皆是弱肉强食,若是被饿狼盯上了就会群起扑食,到时候宗门若是不存在了,那么大家安稳修炼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师弟三思啊!”
“这……那好吧。不过,几位师兄、师姐还有长老院其他支脉的同门呢?若是选出几位修为境界明显高过我的应该不难吧?真丹后期就可以了,嘿嘿。”邹君道。
“师弟此言差矣!想当初为兄以雷、火两行双灵根的所谓‘地灵根’资质早在三百年前便已凝结真丹,直到百余年后才进阶真丹后期勉强够资格参选掌门坛主之位,直到数十年前才竞选成功!由此可见,要竞选这掌门之位并不容易,不仅要看修为境界、自身资质,还要看竞选者为宗门的生存和发展做出了多大的贡献才行!”
“哦,小弟明白了,看来这‘掌门坛主’之竞选是铁定跑不掉了。只是可惜了小弟这一身炼丹、炼器和制符的本事罢了,呵呵。”邹君也不含糊,实话实说道。
“嘿嘿,其实也不尽然。若是师弟能放得开手,找几个信得过的帮手来处理日常要务未必不可,关键就是不出幺蛾子不把事情办砸就行!师弟你懂的呀?嘿嘿。”
“哦,原来如此,那敢情好!多谢师兄指点迷津!”————“呵呵,师弟,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为兄深夜扰你休息,实在过意不去,就此赔罪,告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