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28章:谋战
 
  上集提到邹君在掌门坛主大师兄事先提醒下,经过一番充分准备的拉选票之后,终于成为竞选本届掌门坛主的第一候选人,但依宗门的任免机制并结合修真界“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之惯例:第一候选人必须要接受排名靠后的其他候选人的依次主动挑战,只有最后守住擂台的候选人才有资格接受长老院的任命为新任掌门坛主。
此时,金碧辉的巍峨议事大殿中竟坐了百余人,其中端坐高位的是掌门坛主刘一手,左右两边各有三个并排的座位,正好归属长老院的六位元婴期长老。然而,由于原大长老霹雳真君还在元婴期时就不喜欢这种动辄开会的气氛,因此他的座位总是空置着,更何况他老人家现已进阶到了元神境界,按宗门惯例便再也不会公开露面了。所以,本次选拔大会就由长老院剩下的五名元婴期长老共同主持。然而,五位长老坐下的首席大弟子都对“掌门坛主”之位大感兴趣,因此公开比斗就在所难免!
“好了,诸位安静!会议现在开始!”掌门坛主刘一手端坐高温,威严穆穆,朗声说道:“奉本宗太上长老之命,令本宗长老会主持此次掌门选举,现如今根据民意调查为证可确定‘雷鸣山’一脉的同门邹君为本次掌门坛主竞选之第一候选人。按照宗门惯例,第一候选人必须无条件接受其他候选人依次上台挑战,只有在擂台上坚持到最后一刻者才有资格获得长老院认可并授权成为本宗新一届掌门坛主。因此,有意参加此次竞选的在座诸位同门请即刻报上名来,三日后演武堂大赛场比斗!”
话音一落,掌门坛主刘一手便开始闭目养神不再说话,只留下大殿之中百余名真丹修士彼此之间窃窃私语。其实,除了亲传弟子与核心弟子之外,其他的真丹期精英弟子普遍修为并不高,基本上都是真丹初期到真丹中期的样子,少数几个达到真丹后期的精英弟子也都是辛辛苦苦熬了几百年,才有幸从外门“苦哈哈”熬成了现在的“甜蜜蜜”,几乎全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宗内“散修”,除了少数追求修真大道外,基本都没什么斗志了,毕竟自己又不是那种好勇斗狠之辈,何必赶去趟那趟浑水?
于是,在大殿之中嗡嗡嗡地闹了好一阵之后,始终无人主动上前报名参加竞选时,掌门坛主刘一手才再次睁开双眼,精光爆射地朗声道:“肃静!既然无人愿意上前报名参选,那本坛主就再给诸位十息时间考虑,若十息已过仍无人主动上前报名参选,则本坛主便依惯例当场宣布第一候选人邹君当选为新任掌门坛主了,呵呵。”
话音一落,掌门坛主大师兄有意无意瞅一眼小师弟邹君以及围坐在其身旁的二师弟邬文化、三师妹单凤轩、四师妹尉迟兰心和五师弟拓跋乌拉,似笑非笑点点头。
“慢着!”一声暴喝顿时惊得殿中众人纷纷侧目,只见一名满头红发的黑袍魁梧大汉起身出列,拱手抱拳施礼道:“火焰山一脉烈火真君门下大弟子火德恒报名参选!”————“毒沼泽一脉水泽真君门下大弟子水红芍报名参选!”一声娇喝响起,只见一名面若桃花身量苗条且体格风骚的黑袍红发少女快步出列拱手抱拳道。
眼见终于有人主动报名参选,大殿中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不过还是不见有哪个敢高喊“见者有份”地冲上去报名参选,毕竟实力摆在那里,何必去自讨没趣呢?
“神木林一脉木神真君门下大弟子木之美报名参选!”一声娇喝过后,只见一名身姿挺拔黑袍青发笑颜如花的年轻少妇快步出列拱手抱拳道:“掌门师兄请了。”
“哇——嘘——又是一名美姬呃,若是能揽入怀中享受一番就舒爽了,嘿嘿。”大殿中不少真丹期的所谓精英弟子都是来“滥竽充数”,面对修为低于自己的内门普通弟子则高高在上且目空一切,可一旦看到实力强大的漂亮女修出场就会不约而同地犯起了“花痴”来。可是,当二女用杀人的目光射来时,噪音立马销声匿迹!
大殿之中经过一阵喧闹之后,似乎又安静了下来,等了老半天都没有人说话,就在掌门坛主显得有些不耐烦之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了,原来是葬剑冢一脉的元婴长老断剑真君发话了,那声音听起来就像两块金属片在相互磨察一样刺耳难听至极:“剑无敌,你作为老夫的首席弟子,可不能堕了我剑修的威名,还不赶紧报名参选,更待何时?”虽然那断剑真君声音难听且略显苍老,可他本人却是黑发黑袍,面若敷粉的一名少年郎,真是奇哉怪也!随着他话音一落,一名腰背宝剑面容刚毅的黑袍银发青年跨步而出,拱手抱拳施礼道:“葬剑冢断剑真君门下大弟子剑无敌报名参选,掌门师兄请了。”话音一落,斩钉截铁地退回原位。至此,五脉仅剩一脉。
就在这时,一阵如同沙尘暴一般的气息突然毫无征兆地充斥在了大殿之中,让那些修为较低的真丹初期所谓“精英弟子”全都感觉浑身骨骼被挤压得嘎吱作响,仿佛置身于大漠流沙之中一般难受。只听到一阵夹杂着流沙的苍老声音道:“吐谷浑,老夫门下数你修为境界最高,为何不主动参选?莫非是想堕了老夫的名头?哼!”
“弟子不敢,只是弟子修为境界不及其他支脉的师兄、师姐,所以……”————“没有所以!大流沙一脉吐谷浑参选!”土神真君毫不客气命令道:“散会!”
话音一落,五位元婴期的老怪物们不知施展了何种遁法,几乎瞬间同时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只留下一众真丹修士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最后全都将目光转移到那名叫“吐谷浑”的真丹中期亲传弟子身上,见其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尤其是一双蒲扇大的手掌轻轻晃荡之间便产生了阵阵沙暴的声音,令人叹为观止!
“诸位同门,如今参选人员名单已经确认,不知是否还有人要参选?若是十息之后再无人参选,便以此为准公之于众!三日后,演武堂大赛场不见不散,散会!”
话音一落,掌门坛主刘一手便如同人间帝王退朝时一般威严穆穆地在扈从们的簇拥下从侧门直接离开了议事大殿,徒留一众真丹其同门面面相觑,彼此之间大眼瞪小眼,最后又是一阵七嘴八舌的喧闹过后也各自纷纷离场。说起演武堂,其实便是宗门内专供弟子们彼此切磋功法、斗技的地方,也是方便那些彼此之间有深仇大恨的弟子互相搏杀解决矛盾的地方。不过,像这种生死比斗非常罕见,宗门规定每年最多三起,并且还得提前在在宗门执事殿报备缴纳数额不等的定金才能允许公之于众。
演武堂又分为外门演武堂与内门演武堂。外门演武堂只向外门弟子苦哈哈们开放,服务对象超过十万人,共有60处场地分属六部传承支脉,每处场地占地面积300亩,四周有阵法堂的人用特殊法阵加以层层坚固,远看像一个个透明的玻璃罩一般安全可靠,尤其是在比斗开始后阵法运转之时,除了声音能正常传播外,不可进出。
光是外门演武堂在法阵完全运转的情况下便能让修为境界在练气大圆满的外门弟子苦哈哈们尽情发泄,那么相比之下内门的演武堂就显得更加稀缺和重要了,因为内门演武堂一共只有九处场地而已。此场地呈现出“阴阳五行八卦”排列形式,外围八个卦象所在分别由八个面积均是千亩的外围“武斗场”组成,专门供给筑基期的内门普通弟子苦哈哈们使用,只有八卦中间太极阴阳所在处的万亩中心地带为内门真丹期弟子们专用“武斗场”。这些场地全都有层层阵法保护,可供弟子尽情发挥。
散会后,邹君随着几位师兄、师姐们一同前往大师兄的私人洞府而去。由于大师兄刘一手现在仍是掌门坛主,因此其私人洞府并不像邹君等“亲传弟子”与“核心弟子”私人洞府仙居府一样,位于执事殿周围千里之外的那处大小擎天巨峰群组成的山脉之中,而是就在议事大殿所在的另一处灵脉之地下深处,进出都得依靠法阵传送,这也是为了保护宗门重要人物而明文规定:只有掌门坛主才有资格独享议事大殿地下深处那三进三出庞大院落的灵脉洞府,所以掌门坛主之位才会变得炙手可热。
邹君自从飞升上界宗门之后还是第一次踏足“传送阵”,感觉就像当初“龙凤日月梭”在短途穿梭宇宙虚空一样刺激好玩。经过短暂的传送过后,五人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世界中,石笋倒立水珠晶莹滴答作响美轮美奂,内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地下暗河通过并绕向远方。众人神识一扫才发现此地下溶洞的空间足有方圆十里之广,就连穹顶也有数里之高,真正称得上是鬼斧神工了!从远处看去,在地下溶洞中间位置方圆万丈的一处“高台”上,正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不少亭台楼阁和道观殿宇。众人走进了才发现那些建筑的外围有一处处被单独隔离出来的各种稀缺“灵药园”,彼此之间被亭台楼阁相连,而那些更加高大的道观殿宇则组成三进三出院落。
众人结伴一路飞行,转眼之间来便到那庞大院落门口缓缓降落了下来,面对红墙绿瓦,举头一瞅,好家伙——神仙居!上联是:福如东海长流水;下联是“寿比南山不老松!”众人彼此点头,微微一笑后正欲上前敲门,不料那大门自动打开后,只见掌门坛主大师兄正笑眯眯亲自出迎,稽首一礼道:“诸位师弟、师妹请进。”
“咦?大师兄!竟然是您亲自相迎?真是少见啊!咯咯。”两位师妹性格活泼且快人快语,于是又道:“您大忙人一个,为何不收纳几个侍女、仆从打理家务?”
“嘿嘿,为兄我一心向道,再加上宗门大小事务缠身,早已习惯把贪图享乐置之脑后了,倒是各位师弟、师妹们无事一身轻,还乐得个逍遥自在,羡煞为兄了。”
“哼,大师兄,瞧您说的?只要您恳公开点点头,我和四师妹就立马搬到您的洞府来居住,让您也能逍遥快活,享受齐人之福!你说是不是呀,四师妹?咯咯。”
“好你个三师姐!暗恋不行吗?非得说出来?让师妹一起跟你背黑锅,简直坏透了,看打!咯咯。”两女性格活泼,毫不顾忌周围几位师兄弟的怪异神情。不过,除了小师弟邹君之外,大师兄、二师兄和五师兄都是知根知底的明白人,只管嘿嘿一笑便啥也不说了。只留下小师弟邹君与大师兄刘一手彼此间眼神怪异,颇显无奈。
进门之后,邹君神识一扫,才发现此处“神仙居”虽然建筑面积比自己的“仙居府”大得多,但是排布简单也无太多讲究,然而灵气之充盈远胜过自己新家数倍不止,唯一的缺陷便是深处地下不见阳光,除了每间居室中屋顶处安置着几颗月光石用以照明之外,整个环境的气氛更显得阴深压抑,不知大师兄如何住得惯这种地方?
“呵呵,师弟、师妹光临寒舍,为兄甚感蓬荜生辉!”掌门坛主大师兄话音一落,便将众人邀请到了客厅上座,竟还破天荒地亲自为诸位师弟、师妹们逐一上茶,于是笑道:“敢问诸位师弟、师妹此来,莫非是为了候选人竞赛比斗之事?”掌门坛主大师兄似乎能未卜先知,但话锋一转又道:“按照以往惯例,三天准备足矣!”
“大师兄,您既然什么都知道了,为何还不许我们多说?”四师妹嘟嘟红唇问道。————“停停停!大师兄所想,岂是你这小师妹该过问?”三师姐笑骂道。
“敢问大师兄,那几名参赛的别脉同门战力如何?”邹君见状忍不住要解围便问:“他们既然都是各支脉首席弟子,想必都会有压箱底的手段,还请师兄明鉴!”
“哈哈,小师弟莫急,且听师兄、师姐们为你慢慢道来。”掌门坛主大师兄并未继续补充,而是似笑非笑地左右瞄了一眼分座自己左右的老二、老三,意在提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