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29章:战
 
  话说自从“掌门坛主竞选大会”在议事大殿中召开之后,宗内所有真丹以上修为的内门弟子们纷纷齐聚一堂,各抒己见滔滔不绝,然而最终参选者竟没意一名“宗内散修”,无外乎全是其余六大支脉的首席弟子,其实力之强可想而知!邹君见此与几位师兄、师姐商议后决定一起前往大师兄处寻求帮助,于是才有了团聚的一幕。
“既然大师兄发话了,那我也就勉为其难地叙说一下自己的粗浅看法吧,呵呵。”二师兄邬文化看起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并不因为自己形象丑陋就被认为是愚笨。只见他站直身来,对着大师兄恭恭敬敬地拱手一礼道:“师兄明鉴,师弟以为那火焰山一脉的首席弟子火德恒若只论修为境界已经不输于师弟我的真丹后期,再加上其主修的‘焚天烈焰决’据说乃传承自上界的高阶下等极品功法可修炼到元神后期!因此,师弟窃以为此人不好对付,至少是师弟我也无十足把握能将其击败啊!”
“二师兄说的对,师妹也曾听说那火德恒因资质上佳,已得到了火焰师叔真传,还能同时施展‘天火’、‘地火’、‘人火’三昧一体,三界之内皆无物!”
“什么?三昧真火?真的假的?这可怎么办?”邹君听罢后顿时大惊失色,因为自己还在下界时从小就看过“西游记”,知道那“三昧真火”厉害程度难以想象!
“是啊!这‘三昧真火’与‘红莲业火’、‘幽冥鬼火’、‘地煞尸火’并列为修真界里最厉害的几种常见火焰,远非普通法术、法宝所能破也!”掌门坛主大师兄见状也叹息一口气道:“若小师弟想战而胜之,难度之大无法想象,除非能以雷霆手段偷袭将其重创,否则即便是元婴期老怪物与之正面硬刚也必定会吃大亏啊!”
众人听罢后,尽皆面色一凛,谁也不再多说了。然而,掌门坛主大师兄却呵呵一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必小师弟也得到了师尊的全部真传,若是运用得当,未必会输给他,嘿嘿。接下来就由老四和老五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吧?不要有所保留,想到什么说什么,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慢慢说吧,呵呵。”
“是,小妹领命。”四师妹尉迟兰心对着大师兄嫣然一笑之后,又转过脸去对着三师姐单凤轩吐吐小香舌,那纯情的模样简直太可爱了,让一向自诩坐怀不乱的大师兄见了都免不了一阵心烦意乱,只好闭上眼睛不再多看不想也罢。然而,这诡异一幕却被众人瞅在眼里,尤其是三师姐单凤轩见状更是竖起大拇指,差点笑弯了腰。
“嗯,大师兄明鉴。小妹以为毒沼泽一脉的首席大弟子水红芍也很不简单,咯咯。”四师妹尉迟兰心眉目乱转地接着笑道:“虽然那水红芍与小妹一样也是一介女流之辈,但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真丹后期,同时还得到了水泽师叔真传,将那‘碧波万劫功’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想必师兄已不用小妹多说什么了吧?咯咯。”
“碧波万劫功?小弟从来没听说过,不知威力如何?”邹君见四师姐与大师兄似乎有眉目传情的样子时,不禁暗自疑惑问道:“还请诸位师兄、师姐不吝赐教!”
“小师弟,你入门也有好几年了,竟然真没听过‘碧波万劫功’的名头?”五师兄拓跋乌拉见状后,忽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邹君瞅了瞅,忽然又哈哈大笑道:“不好意西,小师弟请原谅。为兄一时之间竟然忘了你是宗门内外大名鼎鼎的‘大忙人’,整天不是炼丹、炼器,就是埋头画符,就连平时修炼的时间也少,呵呵。”
“师兄言重了,都是小弟交际圈子太小,才如此孤陋寡闻,还望师兄莫要见怪,呵呵。”话锋一转,邹君忍不住再次问道:“敢问师兄,那‘碧波万劫功’……”
“呵呵,那‘碧波万劫功’嘛,据说修炼到高深处后会有三重境界依次觉醒,分别是:‘水漫金山’、‘玄水凝冰’和‘水之劫’。这‘水漫金山’就是指无论你用什么法术或法宝来抵挡洪水冲击,但都将会被洪水淹没并困死在水中;这‘玄水凝冰’嘛,便是将被困在水中的一切事物统统瞬间冰冻,并且随着施法者打碎冰块的一瞬间也同时变成冰渣碎屑尸骨无存!至于这‘水之劫’,更是诡异莫测,能使中了此术者体内水分神不知鬼不觉地大量流失,最后变成一具干尸而死得不能再死!”
“卧槽!这么恶毒的法术?这还搞个屁呀?横竖都是个死,不如……”邹君听罢后,眉头紧皱地将目光转向了大师兄,似乎是想和对方商量一下能否中途退场了。
“嘿嘿,小师弟!虽然你的对手一个个都异常强大,但也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大师兄教训道:“师尊将‘五雷轰顶大挪移’传授给你,难道你忘了?”
“噢?师兄的意思是……?”邹君听罢后,眼睛一亮道:“莫非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只要机会成熟就死磕,或狠狠偷袭一下,打不过就逃?嘿嘿。”
“不错,小师弟悟性挺高的嘛,诸位师弟、师妹以为如何?”大师兄似乎心情开始好转起来,又接着道:“现在轮到谁说了? 继续,别让小师弟等得干着急。”
“若是让我说神木林一脉的木子美嘛,我倒是觉得那小娘儿们挺给力的,嘿嘿。”二师兄邬文化没有来由的阔口一张,怪笑一声道:“想当初在西方异能界闯荡历练时,我还曾无意之中救了她一命。那时候,她才刚结丹不久,没有想到才区区百年就修炼到了与我境界相当的真丹后期,真是大出我意料之外。不过,她主修的功法‘先天乙木造化诀’倒是给了我深刻印象,不仅能解毒疗伤恢复生机,还能克制普通金、火两系有法术,其杀招有:‘落叶杀’、‘花开杀’和‘木笼杀’呵呵。”
“哈哈,多谢二师兄坦诚相告,小弟我感激不尽!”邹君赶紧起立,对着邬文化躬身一礼,随即环顾四周又道:“如今五已知三,不知那剩下两脉者战力如何?”
“剑无敌那葬剑冢一脉的首席大弟子,虽说其修为境界只在真丹中期,但得到了断剑师叔真传,早已将‘斩仙无影剑’修炼到了极高境界,因此绝不可以常理度之!”大师兄刘一手似笑非笑地继续道:“据说那‘斩仙无影剑’又称‘斩仙剑法’,分‘破法’、‘斩魂’、‘灭仙’三重境界,而剑无敌也才熟练第一重而已。”
“什么?熟练第一重就能修炼到真丹中期?那照此类推,熟练掌握剩下两重是否能修炼到元婴和元神呢?”邹君听得大为好奇,因为“剑修”一脉本来就进阶很慢,除非是首先具有“金灵根”并且对“剑道”有天赋异禀者,方能像其他修真者一般自然进阶,而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对心中“剑意”的理解和对“剑气”的把控了。
“好了,既然只剩下最后一脉‘大流沙’,那就请诸位师弟、师妹对其首席大弟子吐谷浑做个分析和总结归纳吧,呵呵。”掌门坛主大师兄刘一手,见状后笑道。
“要说对吐谷浑的了解,可能在座诸位都不如我邬某吧?呵呵。”————“咯咯,是吗,二师兄?说说你的高论,让大伙一起参考呗?”三师姐单凤轩笑道。
“呵呵,师妹过奖了。实不相瞒,我邬文化在拜入‘雷鸣山’一脉之前,也曾在外门和那吐谷浑一起被其师尊‘土神尊君’看重了,只可惜我乃雷、火、土三行杂灵根,故而资质中下而不能入其法眼,但那吐谷浑却以火、土双灵根的所谓‘地灵根’资质被挑选入了‘大流沙’一脉,并且得到了彼脉真传,即‘恨地九连环’!”
“什么?‘恨地九连环’?”众人一听顿时大惊失色!除了邹君之外,老三、老四、老五都用一种惊慌失措的目光看着二师兄邬文化,即便是大师兄也紧皱眉头。
“怎么了?‘恨地九连环’很厉害吗?”邹君一脸懵逼地环视众人,最后将目光再次停留在二师兄邬文化身上,想从这位西方魔龙族后裔的身上了解到更多信息。
“太厉害了,小师弟!哦不,我说是‘恨地九连环’这么功法太厉害了,呵呵。”二师兄邬文化尴尬之余,终于及时纠正过来免生歧义,于是接着道:“所谓‘恨地九连环’,其实是一种源自上界的顶尖土属性功法,施法者在发动攻击时,通常会突然从地下深处一钻而出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高空向下方拍出第一掌。此时,若是被偷袭者能成功反击并将其击退,那么偷袭者便会再次从高空向下俯冲而至拍出第二掌,但这时的第二掌会将前面所拍出的第一掌力道加倍从大地中吸取出来。”
说到这里,邬文化突然闭口不言了,似乎意有所指。不过,邹君却也不笨,于是就开始掰起手指慢慢计算起来,一刻钟之后便被吓得精神失常一般大叫道:“不可能吧?若是被他连拍几下,那我不是粉身碎骨了?就好比第一掌力道一万斤力气,第二掌接下来就有三万斤力气,接第三掌就得承受七万斤力气,那么第四掌就……”
“呵呵,小师弟算得不错!一般真丹巅峰的强者很难接得住第四掌,除非是像你二师兄这样天赋异禀的异族修士,否则在接下第三掌时便已经筋脉尽断,五脏六腑破裂,以至于因浑身承受不住重压而粉身碎骨了!”许久之后,大师兄与诸位师弟师妹们对视一眼后才忍不住叹息道:“除非有强大精神攻击,否则对上此人必败!”
“强大精神攻击?呵呵,小弟不才,经过多年炼丹之后,精神力水平有了长足进步,目前已经堪比真丹大圆满,不知……”邹君见众人表情变幻不定,似乎不妙。
“小师弟,请恕我们直言,就以你现在的精神力水平对付‘恨地九连环’还是很悬,除非你能一开场就阻止他继续施法,否则连元婴期高手也得乖乖败下阵来。”
话音一落,众人尽皆沉默,最后还是邹君想通了,哈哈一笑道:“无论如何,先打上一架再说!能打得过就打,实在打不过就逃,实在逃不掉就干脆认输,总比不敢还手就丢了性命的好!”————“小师弟说得对,先打一架再说!狭路相逢勇者胜,说不定还会发生奇迹,哈哈,战!”众人彼此对视一眼后,大呼:“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