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30章:斗
 
  且说邹君和几位师兄、师姐们 一起在大师兄洞府处讨论这场“掌门坛主”争夺战时,不仅将来自其他各脉的挑战者们都摆上了明面来分析了个透透彻彻,甚至还做好了最差的准备,便是以下三种情况:第一,能打就打,打不过就逃;第二,能逃就逃,逃不掉再认输;第三,绝不能堕了自己的威风!故,接下来争斗就精彩了。
与此同时,各支脉“掌座”们洞府所在的议事大厅中,各位元婴期的老怪物都把各自门下弟子们召集到一起来探讨接下来的比斗之事,结果一直认为邹君必败……
“小哥哥,你是最棒的!我和玛利亚永远无条件坚信自己的男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咯咯。”阮金玉和玛利亚在得知比赛进入倒计时后,反而变得更加坚定起来。
“噢,我亲爱的飞利浦小爸爸,你一定能创造奇迹!因为你的一举一动和一言一行都符合上帝的期许,我以自己对主神的虔诚信仰起誓:上帝保佑,哈利路亚!”
邹君左拥右抱,看着自己的挚爱们对自己充满信心,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便对接下来的战斗也更加充满了信心,反正自己的杀手锏仍多了去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三天时间转眼便过。这日一大早,邹君便在自己“啦啦队”所有成员的簇拥下,乘坐着大师兄当年入伙时赠与的金色圆盘飞行法宝来到了内门“演武堂”大门口。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仍来晚了一步,因为到处都已经人山人海几乎连插脚的地方也没有了,看来这场依靠比斗定输赢的宗门大选影响实在太大了!
“咦?大伙快看!那不是以前掌门坛主专用的‘金光飞盘’法宝?”在人山人海的观众中突然有人仰望天空指着远处大声叫道:“主角来了!第一候选人来了!”
“哼,终于还是来了。老夫还以为这小子被吓破了胆,准备不战而弃权呢?否则,也不至于磨磨蹭蹭了这么老半天才来?太阳都快晒屁股了,哼!”老怪物们分成五个方向坐在远离比赛现场的观众席贵宾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邹君一行人从缓缓降落的“斗转星移金光盘”上逐一飞落地面,并在现场阵法师和裁判员的引导下各自入场。当然了,随着阵法师入场观众席的是邹君的“啦啦队”成员,包括自己的家人、几个贴身随从、“飞升堂舵”几大分支的主要负责人和同支脉的师兄、师姐们。
与此同时,邹君则被裁判员直接领入“演武堂”中心区域最大的比赛场地——“万亩大赛场”!在此比赛足够真丹期修士们尽情发挥,同时也能保证观众安全!
“各位同门、各位观众,数十乃是数百年一度的‘掌门大选候选人擂台挑战赛’即将开始!现在,本堂主作为此次比赛的主要裁判方,将依照门规和惯例宣布以下三条规定,无论是比赛的参赛选手还是观众都必须无条件遵守,否则一旦触犯规定,轻则直接驱逐离场并禁制参赛和观看,重则取消宗籍资格并驱离宗门贬为散修!”
在这种关系到宗门命运的大型比赛当中,主裁判的权力是最大的,按照宗门惯例和规定,即便是长老院也不能直接干预,如此才能保证了比赛的公平性与公正性。
就在这时,只见一名身材高大面相威严的黑袍老者突然摇身一晃便来到了比赛场地正中,虽然只有真丹期大圆满的修为,但浑身上下所爆发出来的气势竟然不输于掌门坛主刘一手,妥妥的“半步元婴”修士。只见这演武堂的堂主将法力灌注到嗓音中大声说道:“无论内外门弟子还是宗门管理人员,在参加与观看此类重要比赛时都必须遵以下规定:第一条规定,比赛双方必须签订‘生死状’,以免在关键时刻发生任何不可控事件时能明确各方的权利和责任并依照门规履行相应义务;第二条规定,在比斗过程中若有一方主动认输则比赛暂停,凡趁机发动致命攻击者将被直接判定违规并剥夺参赛资格同时也被立即驱离比赛现场;第三条规定,在比赛过程中,比赛双方可不受限制使用源自宗门内外的各种法术、法宝、符箓和其他大威力手段,同时为保证比赛的观赏性和影响力,此比赛将由本堂全权负责对外公开在线视频转播,并允许广大观众秉着‘各取所需’原则进行现场押注对赌:公平赌斗,愿赌服输。本堂设在宗门内外各处视频转播负责人为法定庄家,欢迎下注,大小不限!”
话音一落,全场爆鸣,尤其是随同而来观战的“孩子王”等原本在下界时就特别好赌之人,简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纷纷倾囊参赌,而演武堂作为宗门的“法定庄家”自然是安排了足够多的工作人员奔赴比赛现场各处,纷纷摊开早已经准备好的法宝级别的赌桌,来者不拒地接纳着各个赌徒们的赌注,同时赌桌上方拉出一道横幅,正准备添加第一场擂台赛的押注对象:赌邹君赢的赔率为一比一百,赌即将上场挑战的任意一名参赛者赢的赔率为一比二十!看来,演武堂的庄家也不看好邹君!
“下面,请本次‘擂台赛’的‘擂主’邹君上台接受挑战!本次比赛正式开始!需要下注的各位观众请抓紧时间,一旦比赛开始就立即停止下注!”演武堂主裁判话音一落,便摇身一晃离开了赛场中心,出现在几名阵法师组成的小团体中,面色凝重道:“一旦比赛开始,立即将法阵禁制开到最大!”————“谨遵号令!”
就在现场气氛变得异常火爆时,早已迫不及待的火德恒哈哈大笑着一闪而逝便出现在了赛场中,在浑身雄浑法力的鼓荡下,身上法袍骤然鼓胀,一头火红的长发竟然像燃烧的火焰一样蒸腾而起,再配合着他原本就魁梧的身躯,给人的感觉就好比火神降世一般煞气凌人,而其释放出来的股股法力波动已无限接近了元婴期修真者!
“兀那小子,赶紧下跪认输,大爷我或许一时高兴还能直接将你安全送出赛场,否则一旦动起手来,可就由不得你了!哈哈。”如此嚣张跋扈者,足可堪称一绝!
“哼!阁下就是那‘火焰山’一脉烈火师叔门下大弟子火德恒?果然名不虚传!虽说阁下修为境界远胜于我,但真要动起其手来却也未必就能赢得了我,呵呵。”
“什么?小兔崽子!当年老子突破到真丹期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恐怕都还没出生呢?原本还想让你当着众人面下跪求饶并心甘情愿叫老子一声‘师兄’便放你走,只可惜你小子只知呈口舌之快!也罢,就先让你尝尝苦头再教你怎么做人吧,哈哈!”狂笑之声一落,那火德恒便开始掐诀念咒起来,随即大吼一声“焚天烈焰决”之后,那张憋得通红的猪肝脸便张口一吐,一条长达百余丈的赤炎蛟龙就从这厮的阔口中一冲而出,龙吟一声后带着扭曲空间的高温直奔对面的邹君猛扑而去。
邹君见状不敢怠慢,赶紧掐诀念咒,也同样满脸通红地憋足了一口气,狂擂几拳肚皮之后,猛然张口就是一喷,数十道丈许长的各色雷霆闪电一涌而出便化作漫天雷矛纷纷迎头扎进了对方的火焰巨龙体内,只见那百丈火龙似乎疼得难受在空中不停打滚哀嚎。就在火德恒正忙着掐诀念咒准备稳住火龙身形炼化雷矛的时候,忽然一声惊天炸响,只见那百丈火龙身形骤然膨胀到极限后,终于化作漫天火焰纷纷消散在擂台上空,而那漫天雷矛则逐渐向空中聚拢后便化作一杆方天画戟直奔对方射去。
“嘿嘿,小子,倒还真有两下子,正合老子的口味!”话音一落,那火德恒脚踏罡步,双手轮转如飞,一阵掐诀念咒之后大吼一声:“人火,来!”只见其眉心处一道豆大的淡黄色火苗微微亮起,在逐渐升空的过程中迎风便涨并开始摇曳不停起来,待飞到离地面丈许高之时又化作人头大小而且还在不停地继续往上升去,终于在涨到丈许大小时忽然变形化作一面十丈大的人脸盾牌,迎着刺破长空而来的巨型雷矛狠狠撞去。就在众人都以为会发生剧烈的法术碰撞时,却见那火焰巨脸竟然阔口一张便将数十丈长的方天画戟整个吞了下去,并且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雷电化作的长戟炼化得一干二净,并如同打了一个饱嗝般地再次轻飘飘地飞回到了火德恒头顶。
所有观众见状后不禁惊呼起来纷纷喝彩,唯有邹君一众“啦啦队员”们各个神色凝重,开始有点焦躁不安起来!当然了,掌门坛主大师兄他们见状却是一笑而过。
“哈哈,小子,看到了吧?老子光是凭借‘人火’便能破了你的法术,更何况还有‘地火’和‘天火’没有召唤出来呢,否则即便你是元婴老怪也得乖乖认输!”
“哼,废话少说,吃我一招‘五雷轰顶大挪移’!”话音一落,邹君便干脆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起来,然而双手却始终在掐诀念咒,甚至轮转如飞,显然是在施展大威力攻击类型的法术。果然,还没等火德恒明白过来是什么情况时,却发现自己头顶上空不知何时飘来一团漆黑如墨的乌云,并且随着滚滚滚雷声的不断叠加,那厚厚的乌云之中金、银、铜、铁、锡五色雷电互相叠加,迅速化作一个巨大的“雷池”,一锁定火德恒的位置后就倾覆而下,顿时将以火德恒为中心方圆百丈空间全部淹没在雷电海洋中,噼啪之声此起彼伏,眼花缭乱的各色电光更是夺人心弦,伴随着强烈焦糊味,声声闷哼逐渐从雷电海洋中传出,最后竟然化作惊骇至极的阵阵惨叫。
“阁下到底服是不服?若不服就让你灰飞烟灭!”邹君也不再顾忌周围观众们纷纷投来惊恐不安的目光,只是在瞟了一眼主裁判演武堂堂主之后,继续重复警告。
“服服服,我认输,认输……”终于在被五雷轰顶了一刻钟之后,饶是强横如火德恒者也由于被电得浑身麻痹而提不起半点法力来,只能依靠肉身长时间硬抗这种人造的“天罚雷劫”,结果浑身上下一片焦糊,就连法袍都不知何时化作灰烬,最后在主裁判演武堂主的默许下被工作人员进场抬走。面对此情此景,现场一片唏嘘!
邹君初战告捷,顿时信心大增,于是在收起法术后便昂首朗声道:“雷鸣山一脉霹雳真尊门下关门弟子邹君,欢迎宗内其他各路支脉的师兄、师姐们前来挑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