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31章:争
 
  上集提到邹君在“掌门坛主候选人”的擂台挑战赛中出乎意料地赢了一场,为自己竞选“掌门坛主”的开局打下了良好基础,并赢得了赛场内外的一致好评,结果各大赌场的赌局上押邹君赢的赌注瞬间大增,就等着接下来的第二场比赛能把之前输掉的大把灵石重新赢回来。不过,其它参赛者看到火德恒变成秃顶焦炭离场时眉头紧皱起来,显然是没有料到那平日里只顾着埋头炼丹、炼器和画符的“小家伙”竟会是一个深藏不漏的“大家伙”,于是纷纷琢磨着如何破局,竟导致半天没人上场!
“雷鸣山一脉霹雳真尊门下小徒弟邹君,欢迎宗内其他五脉的师兄、师姐们上台挑战,不吝赐教!”邹君盘膝在地闭目养神,却仍旧老神在在地时不时喊一嗓子!
“呔!兀那小子,气煞我也!就让姑奶奶我来教训一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看打!”话音一落,只见一面若桃花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的红发少女立在当场。
“噢?敢问这位师姐是……?”这声晴天霹雳般一般的刺耳娇喝瞬间将邹君惊醒过来,忍不住揉了揉略显朦胧的双眼道:“呵呵,这位小师姐,我看你倒也长得标致嘛,不知年方几何?可曾许配人家?小弟我可是最懂欣赏美女的了。要不,咱俩别争来争去了,师姐只要从了我做我的‘小三’,师弟我立马认输,如何?嘿嘿。”
“呔!淫贼,死到临头还在演戏?那就让你尝尝你姑奶奶我的厉害!”娇叱一落,这黑袍红发少女便开始便便起舞,纤纤素手一阵眼花缭乱地掐诀念咒之后,檀口一张娇喝道:“碧波万劫功!”只见对方话音刚落,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黏稠起来,并让邹君明显感到有一股无形力量开正始往自己身上快速压来,且越来越大!等反应过来时,邹君却发现以自己为中心的方圆十丈内竟出现一个凸出地面如圆柱一般高大的临时“水池”,而自己恰好就在水池的底部,所以才会感觉到水压骤然增大!
邹君见状,不敢怠慢,赶紧掐诀念咒并施展出了“入水”和“履水”两门法术,瞬间便从柱状水池底部一冲而出,并稳稳当当地站在了水柱顶端,让围观群众唏嘘不已。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同样让正在施法准备把水柱冻成冰凌的水红芍大感意外,秀眉微蹙地喝问道:“没想到你这‘淫贼’竟然也懂得水系法术?很好,看招!”
娇喝一落,水红芍面色不变地继续掐诀念咒,只见原本还站在水柱顶端的邹君瞬间再次被骤然升高的水位淹没住了全身。而与此同时,那高达十几丈的柱状水池也终于变成了一根擎天柱一般的巨大冰凌。可惜邹君此刻被冰封在巨大冰凌之中,就如同琥珀中的昆虫一样,仍保持着掐诀念咒准备施法的模样,让观众看得惊呼不已!
眼前的这一幕让坐在远处贵宾区观战的水泽真君微笑着点头不已,毕竟当日她还用神识传音打算给邹君送几个女人陪睡以便借种改善家族遗传基因,其中要被送者就包括了眼前的水红芍,虽然明面上是自己的首席大弟子,但实际上却是自己的玄孙女,只因为水红芍身具水、木二行灵根即所谓“地灵根”,较家族或师门内其他人修炼较快故而早早修至真丹后期而起,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对外号称拥有“天灵根”的邹君!尤其是数年前亲眼见证邹君被“灵气灌体”而当场凝结出了“超级大丹”后,这种后悔劲儿就更大了!于是,在比赛开始之初,水泽真君便授意水红芍:必要时可尽量迫使对方屈服并同意与自己结成双修道侣,好借对方之种改善家族基因!
然而,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邹君已经将“钩端螺旋体”修炼到了大成,早已能够化实为虚和化虚为实,因此在虚实转换之间就很容易神不知鬼不觉地逃离了巨大冰凌的封印。因此,就在水红芍准备邀功领赏般正要胁迫邹君答应自己荒唐无理的要求时,却发现原本被封在冰凌中的邹君竟然不见了踪影!水红芍心中慌赶紧放出神识四下寻找,但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就连赛场内外的所有观众甚至包括那几名元婴期的老怪物都感到吃惊起来,毕竟有大境界修为差距,即便“隐身”也会失效。
“奇怪了,这小子躲到哪里去了?”就在水红芍捉摸不透之时,忽然感觉浑身一紧,竟莫名其妙地被“空气”控制住了自由,待她努力挣扎准备掐诀念咒施展“水漫金山”法术时,耳畔却传来一声“定”!之后,便没有下文,因为水红芍娇小的身躯已经像一具雕塑一般动也不动地躺倒在了邹君这个“淫贼”的怀中。此时此刻,水红芍的眼神虽然呆滞,但其思维和意识却仍旧自由运转,于是便用神识传音的方式将自己曾祖老奶奶的愿意直接告知邹君,看能否达成协议,如此一来便皆大欢喜。
不过,邹君在面部表情一阵变幻不定之后,只好用神识传音婉言拒绝道:“多谢师姐和水泽师叔的美意,不过小弟我已经有家室了,不仅在数年前飞升上界宗门时将在下界与凡人前妻所生的女儿也带在身边一并飞升,而且女儿的两位后娘在与我一起飞升至宗门后常年耳鬓厮磨恩爱有加也纷纷怀孕,故师姐和师叔所请恐怕……”
“好了,你不要多说了,我自会如实禀告师尊!这一场比试就算是我输吧,遇到你这‘淫贼’真是让我郁闷死了,哼!”水红芍以神识传音地气嘟嘟道。于是,待邹君收了法术之后,水红芍果然主动向主裁判坦言认输,并急忙离开了比赛现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瞬间惊呆了所有人,尤其是那些押错宝的人无不是大声骂娘起来!
就这样,邹君在连赢两场后,骤然名声大噪,同时庄家给出邹君胜出赢的赔率也大为下调,竟然调到了一比八十,而剩下三人胜出赢的赔率暂时调整到一比四十。这一幕让邹君看得哭笑不得,却是让邹君的“啦啦队员们”大受鼓舞,至少在他们心目中一直在不断创造“神话”的那根“精神支柱”还不会倾斜,也就更不会倒下!
“雷鸣山一脉霹雳真尊门下小徒弟邹君,欢迎宗内其他五脉的师兄、师姐们上台挑战,不吝赐教!”邹君盘膝在地闭目养神,却仍旧老神在在地时不时吼一嗓子!
这样的情形让赛场内外的观众们看得有些无语了,不过,对于广大赌徒来说却是求之不得,因为越是如此便越能激发其他五脉参赛者的愤怒情绪,从而增加比赛的观赏性!这不?就在邹君屡屡故意挑衅的时候,那东西两端遥遥相对的剑无敌跟吐谷浑,虽隔着赛场却并不妨碍他们彼此之间在神识交流:“敢问剑师兄/吐师弟,你我二人是否得要出场了?否则,任由雷鸣山那小子胡闹下去,咱五脉的脸都快丢尽了,不如你我抓个阄,看看到底谁先上场?另外,那小子颇为古怪,切莫大意了。”
然而,就在二人刚商量出了可行方案正准备付诸实施之际,一声娇叱再次响彻了整个赛场的上空:“呔!兀那小子,休得猖狂!姑奶奶木子美来治你了,看招!”
娇叱一落,只见一身姿挺拔黑袍青发笑靥如花的年轻少妇如同另类天使一般从赛场上空徐徐落下,与之相伴的是漫天花瓣和夹杂其中的无数落叶,端的诡异无比!
“哟嚯,又来了一位漂亮师姐?模样倒是长不错嘛,嘿嘿。”邹君双眼一睁,原本盘膝打坐闭目养神的姿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却是一站起身就开始对这位新上场的师姐品头论足起来:“啧啧,不错!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丰胸肥臀,细腰一握,与刚才那位还没发育好的小个子师姐相比,你倒正合我的品味,嘿嘿。”
“呔!兀那淫贼,休得胡言乱语!先吃我一击再说,看招!”木子美早已被邹君的轻薄言语激得面红耳赤,甚至连自爆师门这一比赛礼仪都省去了,嗔怒之下柳眉倒立,杏眼圆睁,一双柔夷轮转如飞,原来是在掐诀念咒准备施展大威力攻击型法术了!邹君见状也不敢怠慢,于是同样地开始掐诀念咒起来,一时之间赛场内外的气氛变得轰鸣火爆,无数观众们摇旗呐喊,大呼过瘾!只见随着木子美一阵翩翩起舞过后,漫天的花瓣和落叶就如同无数飞刀一样朝着邹君铺天盖地使劲绞杀,大有不将对方千刀万剐碎尸万就实在难解自己被轻薄的心头之恨!然而,邹君有备而来早已雷光护体,任它万千刀剑加身电光火花不断,我自岿然不动,却念念不忘那双柔夷!
“敢问师姐,年方几何?可曾许配人家?小弟我向来爱美,最喜欢金屋藏娇了,嘿嘿。不如这样,你我二人打个商量,别再争来争去了,只要小姐姐你从了我,做我的‘小四’,那我就立刻当众宣布投降认输,让你来当这个‘掌门坛主’如何?如此一来,各取所需且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哉?”邹君故意言语挑逗对方!
“呔!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你这‘淫贼’执意找死?那本姑奶奶我就如你所愿,去死吧!”木子美早已被激怒而且还怒不可遏,便决定给对方来个狠的杀招!
“先天乙木造化诀之‘木笼杀’,敕!”娇叱一落,原本还在轮转如飞的一双柔夷却戛然而止,瑶瑶对准邹君娇叱一指过后,以邹君为中心的方圆十余丈范围内的地面上顿时轰隆之声大起,无数的巨型树根如同蟒蛇一般争先恐后地纷纷窜出,瞬间化作一个牢笼将邹君牢牢困在其中,让邹君立刻生出了一种久违的插翅难飞之感!
“兀那‘淫贼’,你去死吧!”俏脸寒霜的木子美见邹君被她施法控制之后,不禁加快了施法过程,于是腾空而起,偏偏狂舞起来,最后娇叱一声道:“万箭穿心,碎尸万段,‘木灵杀’!”叱咤一落,只见那困住邹君的巨型木笼子内四面八方地开泛起涟漪一般的重重青光,紧接着那些青光就化作数不清的灵气弩箭,正如同雨打芭蕉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地轰击在邹君身上,仿佛有十万斤力道骤然加身,饶是邹君雷光护体也大感吃不消了!于是,邹君心念一动,赶紧掏出几张高阶符箓往身上连拍,顿时一道道金光护体之后压力骤减,但仍未解除危机。此时,赛场内外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喧闹声,显然是因比赛激烈十足,观赏性大增所致,观众叫好不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