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32章:输
 
  话说邹君在擂台上一鼓作气势如虎,接连打败火德恒与水红芍之后士气大振,目前正与神木林一脉的首席大弟子木子美酣战当中,惊险不断,观众纷纷叫好起来!
“呔!兀那‘淫贼’,你就等着乖乖受死吧!只要进了本姑奶奶的‘木笼杀’之后,一切都由不得你了,嘎嘎嘎。”木子美感觉为自己方才被轻薄出了一口恶气!
“噢?真的假的?那还得看看漂亮师姐的‘法术牢笼’够不够结实了,嘿嘿。”话音一落,邹君为保险起见,便赶紧掏出几张高阶“木遁符”,往身上一拍之后便泛起道道青色光罩,竟能将所有攻击而来的无数青色“弩箭滑到一边,然后对着那由无数水桶粗大树根编制而成的“巨型牢笼”就是一撞而去,还真做到了奇迹般顺利破墙而出!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顿时引得场外一片哗然,轰然叫好之声此起彼伏,尤其是邹君的“拉拉队员”们见状后大为兴奋,高歌狂舞,杂耍结合,忙得不亦乐乎!
“什么?他竟然能逃离本姑奶奶的‘木笼杀’?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木子美一双纤纤素手配合着那张如花娇容原本还在忙着掐诀念咒,可是当感觉到“木笼杀”中确实不见了邹君的身影之后不禁大为紧张起来。于是,当联想到邹君之前以类似手段成功偷袭过水红芍后,便索性心一横就将自己作为法术攻击对象来了,采取“杀人一万自损八千”的架势更毫不犹豫地掐诀念咒娇叱道:“乙木精气,护我神识,木灵截杀,不分彼此,敕!”娇叱一落,那原本围困住邹君的“巨木牢笼”瞬间崩溃解体,并化作漫天滚滚青色雾气狂涌而来,在即将加身自己瞬间化作漫天刀、枪、剑、戟、斧、钺、矛、戈,竟然无差别地笼罩了自己方圆千丈区域的所有范围!
正当邹君以“木遁符”逃出“木笼杀”的巨木牢笼后正准备给这个“冥顽不灵”的漂亮师姐以颜色瞧瞧时,忽然本能地感觉不对劲,原来是天地色变大祸临头即将到来!于是,邹君不敢怠慢,赶紧掐诀念咒起来,一道耀眼黄光漫过自己全身之后,竟以比危险降临更快的速度钻入地下消失不见了。等到一阵毁天灭地的巨大轰鸣响彻了整个比赛现场后,所有人都被惊呆了,因为目之所及的赛场上根本就不见一个人影,只有沟壑纵横的大地,及如同蜘蛛网状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的无数裂缝而已。
“啊!我的小哥哥呢?你不是答应过我和玛利亚小妈妈妹妹的么?为什么却要丢下我们不管了?呜呜。”阮金玉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眼前所见似证明邹君已凶多吉少!然而,与之相反的是玛利亚却双手合十且紧闭美目,将纤纤素手中夹着的银色“基督受难十字架”平放胸前,正不停地吟诵着圣经:“上帝保佑,哈利路亚!”
果不其然,待阵阵微风吹散了场地中那漫天的青色雾气之后,一个身姿挺拔黑袍青发笑靥如花的年轻少妇形象渐渐地从虚空中显现出来,满脸苍白地大口喘着粗气,经过一番神识扫描之后没有发现邹君的身影时,不禁翩翩起舞地娇笑起来,惊喜乐道:“兀那‘淫贼’,你终于死了吧?死得越透越好,这样才能使你姑奶奶我放心!只可惜了,咯咯。”————“只可惜什么?莫非师姐在可惜少了一个人可以终身托付的男人?若果真如此,那咱俩也就不必再商量了,师姐今晚就随小弟回家入洞房吧?只要把‘生米’煮成‘熟饭’,那一切就不必再谈,如何?嘿嘿。”邹君的声音突兀地凭空传来,让原本还沉浸在得胜而归美梦中的木子美如遭五雷轰顶!
“什么?不可能!你到底是人是鬼?”原本还有一股子傲气的木子美在连番施展大威力的法术之后早已将体内法力消耗一空,此时能正常站立不倒就不错了,那里还有力量反击?而与此同时,邹君却如同鬼魅一般地突然闪现在木子美面前,惊得她花容失色惊骇欲绝,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把黄色玉簪作势就要割喉自杀了。
“定!”随着邹君一声爆喝之后,那神态决绝的木子美也应声被定格。待她如同一尊雕塑一般缓缓地躺倒在了邹君怀中之后,一双眉目的边角处竟然留下了两行清泪,不过思想意识还是自由清晰的,于是便用神识传音道:“想不到呀想不到,想不到我木子美数百年来一直守身如玉,如今名声却全毁在你这‘淫贼’手中,叫我以后如何在宗门立足?既然老天如此折磨于我,还不如让我当众自行了断,以证明我的清白!兀那‘淫贼’,即便你能得到姑奶奶的尸身,却别想玷污我的灵魂,哼!”
“嘿嘿,师姐言重了!师弟我只想公开大胆地给师姐一个名分,好让师姐继续在宗门无忧无虑地修炼,为何师姐就如此嫌弃师弟呢?难道师弟长得很丑入不了师姐的法眼吗?还是说以师弟远超‘天灵根’的资质任配不上师姐的土、木两行‘地灵根’?又或者是说师姐嫌我炼丹、炼器、画符全是精品价格太贵而让师姐舍不得买?亦或是师姐对师弟这‘掌门堂主第一候选人’资格嗤之以鼻并认为是浪得虚名?还是说师姐来参加这场擂台赛目的只是搅局而不想与师弟一起共享掌控宗门之大权?”
“够了!别再说了!本姑奶奶服你了!”木子美以神识传音道:“本姑奶奶虽然很欣赏你,并且在你飞升上界来到宗门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你小子不简单了,只可惜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跟那么多女人发生性关系,更有甚至还在下界与凡间女子生育了一个女儿?你这不是自贬身价么?自古仙凡有别,请恕本姑奶奶难以从命!”
邹君听罢后,脸色一阵变幻不停,昂首长呼一口气之后,终于忍住心中的无奈与叹息,随手掐个法诀便收了法术。待楚楚可怜的木子美恢复行动之后,第一时间便恶狠狠地瞪了邹君一眼,恨不得能食其肉且啖其心!不过,既然自己技不如人,那就干脆早点认输,离开现场的好,于是便主动向主裁判禀明缘由,摇摇晃晃离开了。
“雷鸣山一脉霹雳真尊门下小徒弟邹君,欢迎宗内葬剑冢和大流沙两脉的师兄们上台挑战,不吝赐教!”邹君盘膝在地闭目养神,继续老神在在时不时吼一嗓子!
现在邹君连胜三场,气势如虹,让剩下两脉的参赛选手大感压力,尤其是在被木子美以出神入化的木属性功法反复轰杀之后竟然还能满血复活,这就让剑无敌和吐谷浑大感郁闷起来,彼此心中琢磨道:“莫非这小子掌握了某种能够‘起死回生’的秘术?还是说这小子身上带有什么能够‘替劫’的宝物?否则为何就杀不死呢?”
与此同时,邹君在所有赌徒们心目中的形象也骤然变得高大起来,就连接下来的取胜赔率也被“法定庄家”再次强行下调到了一赔六十!与之相反的是,那剑无敌和吐谷浑胜出赔率却被进一步提升到了一比五十!这貌似无关紧要的赔率变化,却硬生生地刺激到了剑无敌作为一名资深“剑修”的自信,于是爆喝一声率先登场了!
“在下剑无敌,见过邹君阁下!”话音一落,只见一名腰背宝剑的黑袍银发青年,正面容刚毅地对着邹君拱手抱拳施礼道:“阁下神威无敌,却是我辈当中之翘楚!若今日能彻底击败阁下,则可大展我葬剑冢一脉剑修之神威,亦可大涨我其余五脉之士气!因此,还请阁下不必有所保留,就让在下来领教阁下的高招吧,哼!”
话音一落,这位面容刚毅的银发青年丝毫没有多余的动作,仅仅是双手轮转一掐剑诀之后,对着邹君遥遥一指地大喝一声道:“斩仙无影剑——破法,敕!”只听一声金属交击的铿锵声响起,一道耀眼银光从剑无敌背上的剑鞘中冲天而起,山发出强烈的剑气波动,原来是一把法宝级银色飞剑,并且剑意冲天,似乎无坚不摧。
邹君见状不敢怠慢,于是赶紧掐诀念咒起来,立刻就有道道雷光护体,同时还迎着飞速射来的银色飞剑便是张口一吐,只见数道丈许长的金色雷电如同标枪一般一闪而逝,先后与那银色飞剑迎头相撞,一阵阵密集的吱声中夹杂着噼啪之声四起,电光雷火乱串,待一阵阵焦味随着青烟被微风吹散之后,那口疾飞而来的银色飞剑似乎除了表面光芒有所黯淡之外,速度并没有下降多少,仍旧迅疾无比地对着邹君的胸口猛扎而来!这一击若是扎实了,邹君即便有雷光光护体也要被妥妥扎个透心凉!
就在所有人惊呼不已的时候,只见邹君的身体忽然变得透明起来,然后化作烟雾被微风一吹便消散与无形,让原本还打算出奇制胜的剑无敌大吃一惊,因为凭借他与自己本命法宝飞剑的心神联系,竟然没有感到击中目标的任何回应,这就确实很诡异了!原本这一式剑招“破法”就能破处各种“隐身术”或是“隐身符”这类的常见手段,奈何邹君刚才施展的是“钩端螺旋体”修炼至大成之后身体能在虚实之间互相转换的变异之能,并不需要运任何转法力就能办到,因此才会让剑无敌扑个空。
“呵呵,阁下果然有些本!不过,刚才那一招‘破法’奈何不了阁下但并不代表阁下就能逃过在下接下来正要施展的这一招!还请阁下好自为之吧!”剑无敌道。
邹君心中一凛,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赶紧启用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大堆“道丹替劫分身”,反正此“秘法”目前并未向外公布,即便是同床共枕的阮金玉和玛利亚也不知道,目的就是想试试看那效果到底如何?邹君虽然如此准备,但是手上掐诀念咒的动作并没有停顿,反而比之前更快了三分,于是一道道霹雳光影闪过之后,邹君便以一化十又以十化百地变出了众多分身来回穿梭不定,同时所有分身也不停地向剑无敌发出了致命攻击:或出拳,或踢腿,或吐电,或御雷……逼得正要施展厉害剑诀的剑无敌一阵手忙脚轮,不得不狼狈地东躲西藏,抓紧时间重新施展了一遍刚才那招所谓的“破法”剑诀,终于横扫千军如卷席,涤荡虚实眼不见,解围成功了!
“呵呵,阁下这招‘破法’果然名不虚传!”邹君随着声音飘忽不定却出现在了百丈开外,并似笑非笑地意有所指道:“若无其他手段,阁下还是要输,呵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