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33章:赢
 
  且说邹君在“擂台挑战赛”上发挥出色,为保证自己“掌门坛主第一候选人”的宝座,先后击败了火德恒、水红芍、木子美之后正与剑无敌进行生死搏杀,期间惊险不断,精彩连连,不仅博得了满场喝彩,更是让赌徒们为了投注而趋之若鹜,但这也给最后一位还没出场的大流沙一脉吐谷浑前所未有的压力,让其不禁跃跃欲试。
“呵呵,是吗?既然阁下都这么说了,若我剑无敌还畏手畏脚,岂不堕了我剑修一脉之威名?接招!”话音一落,剑无敌双手飞快轮转,剑诀也与之前大为不同。
“嗯,不错,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了,不知是何剑招?呵呵。”邹君笑问道。————“哼,将死之人,何必知道太多?安心去死便是!”剑无敌面无表情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阁下一心想取在下性命,那在下也没必要心慈手软了,五雷轰顶大挪移!”话音一落,邹君脸色一肃,便轻车熟路地快速掐诀念咒起来。
然而才刚施法到一半,忽然感觉不对劲,因为神识之力竟然捕捉不到对方的身影了,也就是说对方不知施展了何种隐匿法术,还是动用何种能够屏蔽神识的法宝?
就在邹君惊慌失措的一瞬间,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从自己身后传来,大吼一声道:“斩仙无影剑,炼剑式——斩魂,杀!”话音一落,一道看不见的法力波动从邹君的身体中一撞而过,然后在数十丈远的前方重新凝聚出来一把巨型银色长剑的虚影来,待虚影渐渐由虚转实之后,便化作剑无敌单手执剑斜刺长空的潇洒模样来。
与此同时,远处的邹君在发出一声惨叫之后,从中间一分两半血洒长空!这血腥的一幕让擂台赛场上的剑无敌变得欣喜若狂,因为他在宗门外行走修真界时多次以此剑招对阵强敌,每每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基本上对战元婴之下者还没有失手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赛场外赌徒们一片疯狂欢腾和邹君啦啦队们绝望的哀嚎!
就在主裁判演武堂主看得惊心动魄并准备登场宣布剑无敌获胜时,一声不合时宜的轻微叹息从虚空中传来,只见那两半“残尸”旁地面上黄芒一闪,邹君便生龙活虎的从地下慢慢冒了出来,眼神怪异地瞅了瞅自己的“残尸”,并回味了一下方才被“斩魂剑”劈成两半时血洒长空的感觉后,不禁浑身打个冷战道:“果然厉害!”
“什么?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被我的‘无影剑’一剑分尸并斩掉了魂魄,为何还能毫发无损?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你施展了什么‘障眼法’所致!”剑无敌见状后心中大骇,差点情绪失控,就连主裁判演武堂主也觉得事情朴素迷离,让人完全搞不清楚其中头绪!不过,对于广大观众来说,这实在是太精彩了,欢呼!
“呵呵,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邹君反而神色休闲地转过身去对着四面八方的观众举手高呼道:“我,邹君,乃雷鸣山一脉霹雳真尊门下关门弟子,已获得了师尊他老人家冲击元神境界彻底成功的感悟,从某种意义上具有了类似‘不死不灭’的特异功能,所以是杀不死的,此战必胜!”邹君给自己造势。
“杀不死!必胜!杀不死!必胜……”邹君的啦啦队们见状,顿时合力将整个赛场气氛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就连“庄家”们见状都眉头紧皱,不得不赶紧商量着调整下一句赌注的回报率,提前将邹君胜出赢的赔率骤降到一赔三十,而将那最后上场的吐谷浑得胜赢的赔率拔高到了破天荒的一赔七十!如此一来,必定大赚一场!
“不可能!我不相信杀不死你!除非你站在那里不动,让我用最后一式‘灭仙’剑诀验证之后,我才会承认自己输得心服口服!”剑无敌话已出口,反而觉得漏洞百出,因为台上台下所有人的唏嘘声早已掩盖了整个赛场,就连远离赛场中心坐着的几位元婴老怪物在听到剑无敌的“无理取闹”后也都眉头紧皱,却不乏幸灾乐祸。
“断剑师弟,你看这……”土神真君见状后满脸惊讶地用神识向端坐赛场对面的断剑真君提问起来。————“无妨。晚辈之间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闹去吧。”
“也好!看来是我想多了,欸……”土神真君话音一落,脑海中几乎同时传来了三个男女声音:“土神师弟/师兄,看开点儿吧,我们的徒弟还不都败下阵来了?”
“这……可那‘恨地九连环’可是我这一脉传承自上界的玄妙功法,数千年来一层不变地遇强则强还从没失过手呢!若这次失效了,岂非颜面大失?如何交代?”
“哼!如何交代?那是上宗那些元神期老怪物们该考虑的问题。只要你能突破元神入籍上宗,也就没你什么事了,何必去操那份闲心?”刚才那三个声音回应道。
“哦,呵呵,说的也是,倒是把这茬儿给忘了。不知大长老霹雳师兄,哦不,霹雳师叔现在上宗混得怎么样?”————“那肯定好了,你看人家教出来的徒弟怎能是你我这些泛泛之辈所能比的?不过,入籍上宗之后就只有一门心思修炼了,因为上宗的下院传来消息说:上院那边急需新鲜血液来对抗其他势力来蚕食地盘?”
“什么?上宗上院修为最高者据说都已达到了传说中的‘归元境界’,已是接近不死的存在了,还有谁敢到上宗地盘上捣乱?”土神真君听罢后神情大惊地问道。
“哼,土神师弟/师兄莫不是在这下界安逸的环境中待久了,都早已忘了修真界的凶险?上宗所在的‘临仙界’可不止我一家独大,比我强大的势力多了去,就好比雄霸着北俱芦洲和东胜神洲的西方‘一神教’便控制了最多的地盘!同时,在北俱芦洲与西牛贺洲交界处那‘天方教’的势力也不曾多让。除此之外,还有与我上宗共同位列南瞻部洲的‘沙门释教’、‘儒门孔教’、‘玄门道教’其它分支、脱胎于萨满教的‘神族联盟’,以及独霸西牛贺洲的‘多神教’,哪个不是实力远超我上宗的庞然大物?不过说来也怪,自从上古时期‘封神大战’之后,鸿钧老祖‘一道传三友’中的阐教和截教似乎退出了修真界,故我等道统自然而然归‘人教’了。”
“哼,‘人教’?说得好听一些是‘玄门道教’之正统,可是放眼诸天万界却越来越式微,这是为何?还不是因为太过于看重灵根、资质?否则,我黑龙坛……”
“好了好了,啥也别说了!既然周边各大小修真势力还以‘玄门道教’为道统,那对有限资源争夺就必然会产生不可调和之矛盾,除非能联合起来一致对外才能转移这种矛盾,让大家彼此之间互惠互利长期发展共同登仙,然而最好的征讨对象便是南瞻部洲东北角号称‘海外仙山’之蓬莱、方丈、瀛洲和扶桑四岛了。如今,那扶桑大岛正式被所谓的‘扶桑神教’控制,并且还有逐步向外扩张吞并‘三仙岛’的趋势。因此,我等‘玄门道教’道统各大小势力绝不会坐视来自‘神族联盟’萨满教的侵袭。‘神族联盟’虽然在某些方面也借鉴了我‘玄门道教’的不少修真法门,但从本质上来看还是以‘修罗界’那一套杀伐、征战和暴力掠夺为主的邪魔外道!”
“说得对,大伙既然已经心中有数,那就不要计较太多了,待此次比赛结束后该干嘛干嘛去。管理宗门日常事务毕竟会耗费你我太多时间和精力,还不如全权交于晚辈们去自己折腾得了,只要不整出什么大的幺蛾子来让上宗管理层手忙脚乱就行。至于那些能辅助破镜进阶元神之‘地品九纹道丹’才值得我等最为关切,嘿嘿。”
“哈哈,既然如此,我土神就彻底看开了,也不在乎那些所谓虚名了,待他日与诸位师兄弟、师姐妹一起入籍上宗,那才是大步迈向仙途之不二佳选,哈哈……”
“既然阁下认为在下应该站在这里让你来杀以证明阁下的实力,那在下就只好给阁下提一个折中的提议了,嘿嘿。”邹君见对方神情即将变得歇斯底里,只好趁机下套尽量疏导对方的不良情绪,于是笑道:“在下想与阁下打个赌,若阁下杀不死我就把你主修的‘斩仙无影剑’功法交出来,若能真能杀死我就算我倒霉,如何?”
“什么?真的假的?可这赌注也未免太大了!我得先问问师尊他老人家才行!”原本还杀气腾腾的剑无敌竟然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竟然连说话都没有底气了。
“怎么样?敢不敢赌?若是不敢赌,那就请阁下认输尽快离场,在下还要赶时间继续下一场擂台赛呢!若是决定要赌,就把你的主修功法先交与主裁判帮忙保管以示公平,嘿嘿。”话音一落,邹君便不管不顾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起来,目的是要进一步将对方逼到死角。当然了,邹君也借机用“替劫分身”换掉了盘坐地上的本尊。
“好!赌就赌,谁怕谁?等我一剑灭仙将你送入轮回之后,不就彻底解脱了?嘿嘿,这是你小子自找的,哼!”剑无敌刚毅的面容上表情一阵变换不定后,终于忍不住伸手从衣兜里储物袋中取出一枚银光闪闪的尺许长玉简,并满脸疼惜地将其双手递给了站在一旁观战的主裁判演武堂主,并用法力将自己此刻的一言一行灌注到嗓音中告知观众,待所有观众惊呼连连欢呼雀跃后,才转过头去遥遥对着自己师尊稽首一礼,并在得到师尊点头答应后才终于转过身来对邹君的分身说道:“请接招!”
邹君的“道丹分身”缓缓睁开眼睛向对方露出了一个邪邪的微笑,接着朗声道:“你个大男人做事就该利利索索!我都等你老半天了你还磨磨唧唧,好意思吗?”
“什么?你小子竟敢如此羞辱我?那就赶紧去死吧!”剑无敌听罢后气得火冒三丈两眼通红,张口一喷便吐出了一口老血来,接着顾不上浑身气息紊乱和难受之感便立即手掐剑诀吟诵咒语,终于将方才吐出的那口老血化作一道尺许长的血光剑影,正散发出惊人的灵力波动并缓缓地向着自己手中长剑慢慢靠近,最后竟然慢慢融入其中。待血剑与银剑合二为一后,剑无敌手中银色飞剑法宝顿时气息大变,散发出了一种若有若无股的蛮荒气息,似乎是来自上界般对下界生灵具有生杀予夺之权利!
“不好!散灵法剑——灭仙!小师弟他可能会有危险 了!”掌门坛主刘一手原本坐在啦啦队的居中位置,待看清这一幕后不禁惊呼一声猛然站了起来,让周围不明所以者纷纷侧目。尤其是阮金玉和玛利亚,作为邹君最心爱的女人也在此刻受到气氛渲染变得紧张万分起来,而坐在贵宾区的五位元婴老怪则纷纷眯起眼睛在凝视。
“血祭噬灵,灭仙法剑,斩!”随着剑无敌大声一吼之后剑诀一指,一道丈许长的血芒带着无比强大的威亚瞬间将邹君的身体撕成碎片,就连一丝神魂波动都来不及逃离就连着残尸一起凭空消失不见了!待那丈许血芒彻底击杀了邹君的“道丹分身”后似乎仍不满足,竟然在赛场内到处乱飞并疯狂地扎向大地深处似乎实在寻找新的目标,在引发了阵阵轰隆之声使万丈赛场地面连续震动一刻钟之后,那血芒才耗尽能量地再次飞回到了剑无敌手中,欢快扭摆舞动一阵后才渐渐退掉血红换成银白。
“哈哈,那小子这次终于死翘翘了吧?谁还敢藐视我剑修一脉?这,就是下场!”剑无敌将手中长剑用力掷出扎在地面上大吼道:“剑修无敌!挡者必死!杀!”
“嘿嘿,我看未必!这不是又回来了吗?”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凭空响起,只见邹君身形正慢慢显化出来。————“不!不可能!你到底是人是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