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43章:全是母的
 
  且说邹君在离开议事大殿门口广场后,便直接乘坐“传送阵”回到地下洞府,在与小三水红芍讨价还价后终于可以静心修炼了,也正好赶上蜥蜴人兄弟突破筑基。
“呵呵,你俩表现也还不错,终于突破到筑基境界了。”邹君及其分身刚睁开眼睛的瞬间,便看到俩蜥蜴人依靠妖族皮糙肉厚的身体正硬刚着最后一道天雷轰击。
“噼啪,吱吱……呃,好险呀,差点被天雷炸成焦炭了……多谢主人为我俩护法!”那俩蜥蜴人终于满身焦黑地先后睁开竖瞳裂开阔口伸出长芯子吐着青烟谢道。
“无妨,丹药先拿着。你俩想好好恢复一下,待伤口愈合洗换过后再来见我。”话音一落,邹君及其分身便衣袖一甩,两瓶入品“回春丹”便各自飞入对方手中。
完事后,邹君及其分身摇身一晃便消失不见,等再次同时出现时,便已重新回到最初那块大石头上,于是本尊与分身相视一笑后互相重合在一起,继续打坐练气。
一天清闲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邹君的活动轨迹就变成了“四边形”四个顶点,分别是炼丹堂、炼器堂、制符堂和议事大殿。因为随着黑龙坛主导的“商业联盟”在缔约各方势力范围内快速运转起来后,巨量的入品丹药、各类法宝、高阶符箓都以远比之前更快几倍的速度再往外输送着,换回海量灵石。
与此同时,“飞升堂舵”设立在黑龙坛外院的六大分支已经人气爆满,无数苦哈哈们要么将自己祖上几辈人攒下的灵石拿去交给“飞升堂舵”作定金换取加盟连锁资格,要么就向亲戚朋友以“九进十三出”借贷巨量灵石去“飞升堂舵”争取连锁专卖资格,更有不少低阶漂亮女修竞相以“卖身契”方式傍大款入盟“飞升堂舵”。
就这样,“翻身农奴把歌唱”,在修真界数千年来一层不变的历史长河中,黑龙坛宗门内外苦哈哈们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不过,这些苦哈哈们的加盟连锁店大多是安排在本宗内外以及周边区域的坊市中,尤其是与其他中小修真势力接壤处的坊市里几乎每条街道都能找到几家黑龙坛苦哈哈们开的店,售卖丹药、法器、符箓。
这些都是在“商盟”范围内小打小闹的“小本生意”,对于那些胆大包天的人来说,最好的赚钱模式就是去“商盟”以外的区域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比如,以水红芍家族为代表的家族势力、许多完全由内门普通修士组成的筑基真修小团体、少数由金丹真人精英弟子坐镇组成的“大团体”,纷纷前往幻真界大市场博取高额利润。
幻真界之广大远超地球人之想象,好比地球放大百万倍后形成的“天球”,是一个盘踞在太阳系“黄道面”另一处“焦点”位置之所在,光是从黑龙坛所在的南瞻部洲西南部到扶桑列岛所在的南瞻部洲东北部就有数千万里之遥,从黑龙坛往西穿越亿里之遥的西牛贺洲再转展西北亿里之后才能到达北俱芦洲外西海岛国。若是按照“山海经”上叙说从南瞻部洲向东跨越东海直达传说中的“大东荒”即东胜神洲本土则至少有四亿里之遥,即便是驾驭黑龙坛“龙凤日月梭”日行千万里也要飞上差不多一个半月!因此,幻真界中地表各大修真势力、异能势力若想快速往返于其所在的各大部洲与黑龙坛之间,除了联合设立超远距离传送阵进行时空跨越,基本无望!
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邹君将黑龙坛的“名声”打响之后,整个幻真界似乎在一瞬间就变得沸腾起来,无数各类修真或异能势力纷纷组团前往黑龙坛拜访,想要垄断与黑龙坛在丹药、法器、符箓方面的业务,但是经过艰苦的谈判之后,大家各取所需,决定参照下界地球凡间普遍实施的“资本入股”模式运营。也就是黑龙坛宗门官方势力永远占最大股份,剩下各方势力根据各自出资占股份比例多少来享受多少等额的利润回报,同时“商盟”范围之外全部实行市场定价模式。
如此一来,在不违背“盟友”核心利益前提下,还能照顾幻真界各方利益诉求,使得幻真界财货运转亨通,很多原本有利益冲突的各方被“一带一路”彻底融合。此乃大好事一件,很受各方底层修真者和异能者欢迎并不惜为之歌功颂德,让邹君头上的“黑龙金冠”在不知不觉中聚集了大量气运,使黑龙坛的发展历程再次腾飞!
有了“九转丹炉”、“乾坤八卦炉”和中品法宝符笔之后,邹君无论是在炼丹、炼器还是在制符方面的产能效应都远超从前数倍,因此也能勉强供应得上如此庞大的基础销量。但是,光靠邹君一人不行,所以宗门在赚取足够多灵石后,便能等价换来更多修炼资源投入到炼丹堂、炼器堂和制符堂日常运转当中,并鼓励多收学徒。
由于作为掌门坛主的邹君都亲自前往各堂亲自示范鼓励观摩,因此在接下来的三年里黑龙坛的炼丹师、炼器师和制符师人数呈爆炸性增长,尤其是原本就有一定基础和实力的不入品中下等炼丹师、中低品炼器师、中低阶制符师,在邹君不厌其烦手把手指导下,经过不惜血本供应海量灵材练手之后实操技能大为提高,可堪大用!
就这样,当邹君把自己炼制入品丹药、各类法宝和高阶符箓的手法、技巧、感悟纷纷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宗内各堂高级技师后,终于迎来了一次“生产力大飞跃”。虽还不能说可完全代替邹君在黑龙坛炼丹、炼器和制符方面的主导性地位,但经过邹君自己严格把控质量关口后,觉得在很大程度上几乎能“以假乱真”,可出师了!
经过三年辛苦布局之后,邹君终于比以前轻松了不少,因此在修炼上也终于突破到了真丹七重天,并成功解封了“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之“萌头”,即预感能力。在不麻烦器灵娃娃“掐指一算”的情况下,邹君通过“萌头”法术便能将具体某件事物在将来特定时间段内的发展趋势提前知晓,从而做好应有防范准备并化解危机。
虽说进阶真丹七重天之后便属于真丹后期境界了,但是想依靠丹药堆砌来继续加快进阶步伐也不是不行,关键是大量服食入品丹药就等同于大堆烧钱的明显表现,更何况邹君现在不仅要负担“左拥右抱”与“前呼后应”的修炼资源,还有即将出生的十一个孩子哪个不是厉害的“吞金兽”?再加上现在的“长女”小乐乐已经满五岁,懂得自己安排自己的修炼计划了,那入品丹药吃起来就像磕糖丸一样眼都不眨一下呢!这就让邹君这个“万能老爹”一个头两个大,根本舍不得偷偷吞服丹药了。
幸亏解封了“萌头”法术,让邹君只要闭目凝神暗中施法就能看到自己以后每隔三五年左右即便不服食丹药也能顺利进阶下一个小境界,于是才安下心来继续修炼了。不过,“萌头”法术却给邹君带来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那便是即将出生的十一个孩子全是母的。在百思不得其解后,邹君便主动向器灵娃娃询问缘由来。
“敢问前辈,为何我那即将出生的孩子全是女娃儿?就不能有一个儿子吗?”————“嘿嘿,你小子能生娃就不错了,还嫌弃母的,挑三拣四?哼!实话告诉你吧,但凡修真皆逆天而行,必遭天谴!而所谓‘天谴’最常见的便是‘天罚雷劫’,再就是突破元神后每次破镜都会被心魔侵扰,尤其是修到大乘期后‘心魔劫’更甚!此外,待修士成仙之后到太乙金仙巅峰之间还得面临每隔五百年降临一次的‘三灾五难’,而想要做个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快活神仙’起码得修至大罗散仙!”
“大罗散仙?我的天哪!那实在是太遥远了!简直难以想象!”邹君哭丧着脸道:“我现在只想生一个儿子,为何就这么难?难道我邹君命主注定生不出儿子?”
“不错!小子,你确实再也没有机会生儿子了!嘿嘿,想知道原因吗?”器灵娃娃老气横秋道:“方才本大仙掐指一算便知你原本在下界做凡人时在陇西山区老家还有一个原配,若是你俩未曾离婚还能有机会生一个公的。可是,自从你与本大仙结缘后踏上了修真之路的那一刻起,你命格就已彻底改变了,有意思的是,嘿嘿。”
“有意思的是什么?还请前辈言明!”邹君好奇道。————“有意思的是,嘿嘿。你成了修真者后却被那名叫‘女经理’的老女人长期霸占肉体,沦为她泄欲的‘小鲜肉’,若按照六道轮回中‘愿力’与‘业力’此消彼长的关系,你俩命格始终纠缠不清,于是便有‘女乐乐’这一没娘的苦孩子,但你与她娘‘业力’不消且‘愿力’尤在,因此只能按照天道宏愿一直继续生女下去成为‘生女专业户’,除非你将来修炼到‘天道圣人’境界能左右甚至改变天道时方可再生儿子,嘿嘿。”
“卧槽!这是什么世道呀?不是说修真者‘我命由我不由天’吗?怎么会这样?”————“嘿嘿,那是你悟道境界还远远不够,等你神游诸天万界,见识到宇宙洪荒之后,你才会真正理解什么叫‘我命由我不由天’!到那时,说不定你已突破‘天道’境界而成为‘先天圣人’了,本大仙正盼着那一天赶快到来呢,嘿嘿。”
邹君听得一阵无语,正想再问却被器灵娃娃呵斥道:“小子别偷懒,赶紧修炼去!本大仙还盼着你快点修到混元金仙,将本大仙解救出来呢。困了,先睡会儿。”
半年之后的某个时间点,三年零六个月怀孕期限已满,随着一阵“呜哇——呜哇”此起彼伏,原本满脸幸福的阮金玉正双眼紧闭,表情极度痛苦地横躺在床榻上,一双纤纤素手正化作两把金刚铁骨般的钳夹使劲地拽着邹君的两条胳膊死都不放,疼得邹君咧嘴不已,但看到那鼓胀吓人的大肚皮仿佛被扎破的气球一样时,内心终于充满了丰收的喜悦:只见一个个尺许长红彤彤的小娃儿仿佛灵智初开的“人参果”一样一个接一个按顺序从阮金玉胯下大哭着钻出来,落地便涨,转眼三四岁大。
“噢?我的天哪!上帝保佑,哈利路亚!”玛利亚同样挺着一个规模更大的肚子趟在对面床榻上目不转睛,忍不住惊奇道:“这是什么怪物?为什么一出生后就会趴地而且长得飞快?”话音一落没多久,玛利亚突然惊叫一声,感觉自己的肚子同样不安分起来,仿佛像是“赶趟儿”一样也要马上生了,吓得邹君混浑身直冒冷汗!
“嘿嘿,兀那小子,本大仙来赶趟儿了!”器灵娃娃贪玩的天性再加上兴奋的童声瞬间浇灭了邹君最后一丝侥幸:“本大仙早就说过要比她们人多势众,嘿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