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52章:三仙岛
 
  且说在邹君的贴心护法下,阮金玉与玛利亚终于如愿以偿成功凝结出“九品金丹”,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金丹真人”,让亲眼见证的小三、小四心中酸溜溜一片。
然而,就在黑龙坛这边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南瞻部洲却骤然风云变幻。先是那九转仙丹堂前往三仙岛大量“低价”倾销自己的丹药赚得盆满钵满,接着又介绍自己的友宗玄符妙箓阁前往三仙岛大肆“低价”倾销自己宗门的符箓,再次收割了一波“快钱”后,便用同样的方法前往外海扶桑列岛故技重施,结果后来弄巧成拙。
这事还得从九年前开始说起,也就是邹君刚开始大量炼制入品丹药供应黑龙坛的时候,便由于业务需要开始向周边的中小修真势力的坊市进军,以平价销售。刚开始时有很多二道贩子用平价收购黑龙坛出产的各类入品丹药贩卖到幻真界各处获取暴利,但也间接地为黑龙坛打响了招牌,结果让九转仙丹堂遭遇了有史以来大滞销!
无奈之下,九转仙丹堂只好想尽办法扩大销路但又却始终不肯降价,因为他们炼丹的成本远高于邹君,导致受益也远低于邹君,最关键的就是成丹率和入品率的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最后,不得不舍近求远地将目光投入到正在与扶桑列岛发生冲突的三仙岛上,并且那里除了海中妖兽资源极其丰富导致价格极其低廉之外,其他所有修炼资源都售价奇高,即便九转仙丹堂以原价去那里售卖丹药也被疯狂抢购一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玄符妙箓阁身上,并有意加剧双方冲突以便从中牟利。
原因是数千年来,三仙岛上大量渔民每隔十年才会聚合来一次大陆贩卖自己丰富的海洋干货产品,同时购买大量生活物资返回海岛继续高价售卖赚取暴利。然而,三仙岛与大陆海岸线之间最近处也有百万里之遥,而最远处已接近千万里了。如此远的距离除非有修真者用法器搭载远航,否则凡人终其一生也无法横渡。不过,想要请动修真者出手相助,每次每人来回的路费一共两块灵石,相当于凡俗世界中约莫万两黄金!但是修真者要求的起步价是两千灵石,所以凡人只能共同筹钱请来请了。
其实,即便上千凡人共同筹够了一次巨额路费也不一定能找到愿意“接单”的修真者,因为在茫茫大海中除了风暴与鲨鱼外,还会有各种海怪出没,实力强大的甚至能与真丹期修真者一较高下,因此除了极少数极度缺乏灵石的筑基期修真者会冒险一试之外,真丹期的修真者根本看不上这种费时费力不讨好的“业务”,而修为境界太低的炼气期修真者在茫茫大海中经常自身难保,所以就算羡慕那两千块灵石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就是这些随行护送的修真者无意中得知黑龙坛的情况。
等到消息传开之后,三座彼此相隔百万里的岛屿修真者瞬间沸腾了,一方面以“欺诈经营”为由联合抵制九转仙丹堂与玄符妙箓阁,另一方面纷纷派出多名真丹期以上修真者一起组团乘坐特制飞行法宝亲自前往大陆取证。于是,现在黑龙坛议事大殿中正有来自三仙岛的商业联盟代表成员在与邹君的“飞升堂舵”忙着洽谈合作。
“哈哈,圣人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今有三仙岛之贵客亲临黑龙坛,让我黑龙坛蓬荜生辉!在下作为坛主,理应尽地主之谊,诸位请!”邹君笑道。
三仙岛商业联盟代表共十五人,从外形上看可分成三大修真势力,即花衣妖族的蓬莱阁、白袍人族的方丈阁、黑袍衮冕的人族东瀛阁,三阁主皆真丹大圆满修为。
“在下蓬莱阁炼气士鹏万里,暂时添为一阁之主,见过昆仑山黑龙道友。”待众人入座后,只见那身着五彩羽衣黄脸鹰鼻目光如炬且颇有仙风道骨的蓬莱山代表领队站起身来拱手一礼道:“昔日曾闻海西大陆南瞻部洲昆仑山黑龙坛出了一名擅长炼丹、炼器与制符的大宗师,贫道原本不信,但今日亲眼所见,不得不信,呵呵。”
“呵呵,蓬莱道友过奖了。就在下这点微末道行能入阁主法眼,实乃在下之三生有幸也!诸位请坐,先品尝一下本宗的‘高原青稞酒’,看看味道如何?呵呵。”
“好!那就多谢黑龙道友了。”蓬莱阁主随即转身介绍道:“坐在贫道身旁左右二位分别是方丈阁阁主方文山道友和东瀛阁阁主赢秦裔道友。”话音一落,二人纷纷起身见礼。只见那方文山乃一白袍中年道人,一只拂尘三缕长须,容貌清隽目光如炬,谈笑间挥洒自如,倒也有一丝仙风道骨的样子。再看那黑袍罩体头戴冠冕的东瀛阁主赢秦裔,浓眉大眼,鼻梁高准,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颇有王侯将相穆穆威严,莫非是当年秦始皇派遣徐福东渡仙山寻找长生不死药所带走三千童男童女之后裔?
“诸位来者皆是客,不必如此多礼。”邹君一边微笑应酬,一边随口问道:“不知三仙岛近来局势如何?在下曾听说有人在三仙岛低价倾销丹药和符箓,呵呵。”
“哈哈,黑龙道友果然消息灵通。”蓬莱阁主与方丈、瀛洲二位阁主相视一眼后,略一沉吟道:“实不相瞒,距离扶桑列岛最近的东瀛岛正在遭受扶桑神教威胁,原因在于大量的扶桑狼人海盗频繁出没东瀛岛附近海域抢劫渔船,杀掠渔民,掠夺人口与财富。东瀛岛地方武装虽屡屡组织反击,但迫于对方人多势众反遭到惨败!”
“噢?这只是凡人之间的争斗,与修真界有什么关系呢?”邹君听罢后,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于是将目光转向东瀛阁主,呵呵一笑道“敢问东瀛道友,这……”
“呵呵,黑龙道友即使不问,本王也会配合蓬莱阁主据实相告。”东瀛阁主忽然改成“本王”,更是加深了邹君心中的猜测。只见黑袍衮冕的东瀛阁主略一闭目沉思后,便猛然睁眼道:“昔日我大秦帝国毁于农民起义,但徐福率领的东渡一脉却找到了不死仙药。后来俆仙师羽化飞升便将其悟道之修真法门交于我等仅存之赢氏一族子孙,遂有我瀛洲岛东瀛阁一脉修真传承,至今已有数千年矣!虽有一名元神修士与多名元婴修士坐镇,奈何无法抗衡东方遥远外海扶桑神教,故只能听之任之。”
“哦,原来如此!不是东瀛岛修真界无所作为,而是两者之间实力悬殊过大,不宜与之正面冲突啊!”邹君听罢后,略微叹息道:“东瀛阁主接下来有何打算?”
“打算?呵呵。我三仙岛自古以来同体连枝,虽然偶有龃龉,但仍能团结一致共同拒敌。不过,蓬莱与方丈也各仅有一名元神坐镇而已,使我三岛联盟总体上弱于对方,因此不宜直接与扶桑列岛之所谓‘狗屁神教’开战。”东瀛阁主满脸愤愤不平道:“不过,若是能争取到强有力外援,即便不与之开战,亦能长期对峙下去。”
“哈哈,所以三位便想到了我‘平价商盟’?”邹君听罢后,不禁开心一笑道:“既然是生意往来,那就一切都好说,直接与我的全权助理高副舵主洽谈即可。”
“黑龙道友且满!”趁着邹君话音刚落,那东瀛阁主却站起身来拱手一礼道:“本王除了欲大量订购贵宗产品之外,还想直接入股贵盟,却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这话音一落,顿时将蓬莱阁与方丈阁的两位阁主惊得双目圆瞪,不禁面面相觑道:“我说东瀛道友,有事为何不与我等两家先商议一下,就如此草率下决定了?”
“呵呵,二位心里有数。尔等从九转仙丹堂与玄符妙箓阁处平价收购货物转运我处高价抛售,使我岛资源大量外流,如今已无力供养下层体修大军,又做何解?”
“这……呵呵,道友误会了。此乃奸商所为,实与我等无关。”二人听罢后不禁讪讪一笑,随即闭口不谈,各自盘算着心中的小九九。这反而让东瀛阁主更火大。
“哼,既然如此。那我瀛洲岛加入黑龙坛主导之‘平价商盟’又未尝不可?二位若是眼馋,亦可一并加入,到时候大家拿到的紧缺资源价格一样,可少起争端!”
“这……嗯,说的有道理,就这么定了,哈哈。”原本蓬莱阁主还有些疑虑,但方丈阁主却哈哈一笑道:“本阁主代二位道友向黑龙道友郑重承诺:愿意主动加入贵宗主导之‘平价商盟’,并且愿意派遣专员开辟航线来专门接送双方往来贸易人员,不知黑龙道友以为如何?”话音一落,方丈阁主便分别向另外两阁主点头示意。
邹君见状,呵呵一笑,反而并不急着回应,而是以闭目养神之势默默运转起“萌头”法术,将预测时间逐渐往后推移:半年,一年,两年……直到五年后,航线开始遭到扶桑神教的蓄意破坏,再加上九转仙丹堂与玄符妙箓阁也在暗中收买海盗势力不断袭击,导致航线中断和贸易停止,接下来便是双方修真界开始爆发正面冲突。
就在众人都莫名其妙地紧盯着端坐高位的邹君眼睛都不眨一下时,邹君忽然哈哈大笑道:“既然三位诚意十足,那就请三位阁主与我歃血为盟,另立盟约如何?”
“歃血为盟,另立盟约?”三位阁主听罢后面面相觑,不禁问道:“敢问黑龙道友,我等要加入‘平价商盟’不是直接签约后缴纳灵石定金便算入股了?为何还要另立盟约?”————“哈哈,三位莫急。实不相瞒,在下冥冥之中有预感:十年内,彼之‘三岛联盟’与那扶桑神教必有一战!若是让尔等三家直接入我‘平价商盟’,难免会给大陆引来刀兵之灾,造成生灵涂炭!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防患于未然,在下以为另立盟约可使即将到来的损失降到最低。诸位以为如何?”
“这……莫不是黑龙道友危言耸听吧?虽说扶桑神教有四名元神期修士坐镇,比我‘三岛联盟’多上一人,但也并不具备压倒性优势,况且我三岛同仇敌忾……”
“三位阁主莫非想说彼之‘三岛联盟’未必会输?”邹君似笑非笑道:“请恕在下直言,在下有种身临其境之预感:十年后,当敌我双方交战到白热化时,那扶桑神教不仅会有五名元神出战,而且还有大量煞鬼助战,最终完全占据战争主动权!因此,在下以为另立盟约乃势在必行之策略。此外,尔等当遍访幻真界各大势力。”
“多谢黑龙道友提醒!”三人顿时被吓得浑身直冒冷汗,不禁相视一眼道:“既然如此,那就另立盟约吧,不知我等三岛势力能否享受到‘平价商盟’之待遇?”
“呵呵,既然是做生意,那么买卖必须公平!尔等皆可独自从我黑龙坛拿到一手批发价。不过,我黑龙坛绝不会派遣一人去贵盟三岛开辟连锁经营专卖店,而是将彼之市场定价权分别完全交与三位道友,不知三位意下如何?若是觉得合适,那便请与我助理即刻歃血为盟,若是仍有异议就请自便。本坛主还有要事处理,失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