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56章:针锋相对
 
  上集提到三仙岛在请来强援“一神教”后,扶桑神教也不甘示弱地开始调兵遣将起来,并抢先对离自己最近的“瀛洲岛”发起了佯攻。三仙岛方面被迫主动应战。
在一片烟波浩渺的海面上,原本还有大小数以千计的渔船正在远离“瀛洲岛”万里之外的一处洋流渔场附近捕鱼,无数的渔民们撒开大网后看着捞上船来仍旧活蹦乱跳的各种海鱼时,不禁对自己家下半年的温饱问题再无忧愁,心想若是能再捞上几网便可满载而归,接下来的一年中即使不再出海打鱼也能够一家老小日常开支了。
然而,最近几十年来世道不太平,来自外海扶桑列岛的无数倭寇经常武装起来抢劫渔船并绑架渔民,三岛原本每年都有数以千万计的沿岸少地渔民为了解决温饱而不得不定期出海打鱼为生,但后来频频出现有去无回的怪异景象。起初,当地官府以为是海中鲨鱼、妖兽疑惑风暴所致,便花高价钱请来许多炼气期修真者驾驭法器为渔民们保驾护航。可是,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鲨鱼和海怪作祟,也不见风暴来袭,而是数以万计的扶桑神教低阶阴阳师利用法术或者式神潜入水中来到近海实施绑架。
经过一番遭遇战之后,三仙岛一方修真者因准备不足且以寡击众,除了少数逃出生天之外,大部分不是被当场击杀就是被生擒活捉,准备与那些被绑架的凡人渔民一起送回本岛供应教主的前妻道侣——怨鬼般若千美吞噬。那怨鬼每天都要吃掉十万凡人,依靠吸收海量精血、魂魄、恐惧、怨恨、愤怒、绝望等一系列负面情绪所化之怨念来修炼并重铸肉身,是为“罗刹鬼体”,与地心世界“幽冥鬼蜮”的鬼族真身不同,因为后者除了“形象”为死者“地魂”外,入地附后全靠阴气凝聚身体。
就这样,消息一传出之后,整个三仙岛联盟内外都大为震动,于是才有了联合发布“禁止远海捕鱼”的公告,并同时加速了三仙岛向外界寻求援助的进程。正因如此,就算那数以千计仅在离岛万里内近海处捕鱼的渔民们最近也频繁遭到了扶桑神教阴阳师的各种攻击和绑架。于是,三岛纷纷派出低阶修真者前往近海迎战并与之火拼,基本上都是一个“筑基真修”带上十名“练气灵徒”组成一个“行动小组”,然后再由十个“小组”组成一个“小队”,由一名“金丹真人”亲自率领前往迎战。
这时,每十个“小队”就相应组成了一个“大队”,由一名“元婴真君”坐镇指挥,平时不会主动出击,除非对方派出的阴阳师修为境界也达到元婴期才会单挑。
也正是因为这种针尖对麦芒的长期巨大消耗战,使得三仙岛上各种修真资源变得奇缺起来,尤其是各种疗伤、解毒和恢复法力的丹药最是抢手,各种威力不小的中下品法器、法宝和中低阶符箓都成了抢手货,毕竟手上的灵石再多也不如多几分保命的手段来得实在。于是,来自黑龙坛的巨量丹药、法器法宝、各种符箓大受欢迎。
“快看!那是什么?”一众近海渔民正在瞅着前方十余里外的奇怪现象不禁问道:“是水龙卷吗?不对呀,这海上多见台风,几乎没见过龙卷风,为什么会出现那种现象呢?”————“嗨呀,那铁定是扶桑神教的妖邪又来抓人了,快驾船往回逃吧,再不逃就没命了!只有逃到我方‘仙师’们布置的安全区域中才能活命……”
就在万千渔民惊恐欲绝地调转船头拼命往远处岸边划船的时候,却见头顶的天空上有数以百计密密麻麻的“人”在快速飞过,直奔船体后方十余里外的龙卷水柱而去。看到这一幕后,这些渔民哪个还不知道赶紧逃命要紧?毕竟,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只有远离是非之地,才能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否则便会像蝼蚁一般死掉了。
就在这些渔船还没划出多远的时候,便遥遥听到后方十里外传来阵阵惊天动地的巨响,紧接着从水龙卷中冲出无数的身形矫健剪纸人,竟然不怕被海水浸湿还浑身灵光乍现地向着三仙岛一方数百名御器飞行的炼气士发动攻击,只见有无数的水剑、冰锥、水刃、水鸟、水蛇、水龙……反正就是无数种水系法术铺天盖地猛攻而来。
而三仙岛这边的修真者们也似乎没有丝毫畏惧纷纷掐诀念咒地放出各自的攻击性法术或是法器符箓来,只见满天的刀光剑影、各种火球风刃甚至还有符箓放出的巨石擂木、雷霆闪电等法术,正毫不示弱地迎着对方所放各种水系法术猛攻过去,顿时惊天动地并使下方一片海浪滔天,让远在十里外偷偷观战的渔民们看得惊骇欲绝!
“嘎嘎,三仙岛的修真者,让你们看看我扶桑神教阴阳师的厉害!”只见数以百计的阴阳师在远离水龙卷的多艘大型飞船上盘膝而坐,一边不停地掐诀念咒,一边不停地随手掏一把剪纸式神漫天狂撒,仿佛中元节给逝去的先人撒纸钱一般轻松。不过,这些剪纸式神都是以“鬼画符”的方式封印了大量毒蛇、猛兽、猛禽、鲨鱼甚至敌方被俘修真者的魂魄后,被用“秘法”祭炼成“式神”的,虽然威力并不算太强大,但用来对付炼气期修真者已绰绰有余,甚至还能依靠数量优势威胁筑基真修。
这些阴阳师中厉害的甚至能依靠“祀神”法术将自己家族已经逝的祖先以灵魂体方式召唤出来参与战斗,这便是具有“鬼族”血统的“草壁家”阴阳师们的专长,比如其家主草碧小月就是一名很厉害的“亡灵召唤师”。此外,草碧辽善于将西方异能世界魔法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跟自己家族的“祀神”和“式神”法术相结合,制造出各种有自我意识的强大变异“式神”来为我助战。而草碧操作为草壁家族最强大的女阴阳师,更是实力卓绝不输于草碧辽,故在与对方元婴真君对战中能轻松取胜。
“不好,快撤!”坐镇大队中心的那名元婴真君,忽然感应到百里开外有三股威压远强于自己修为境界的诡异气息正在靠近时,不禁惊骇欲绝地大喊一声后便赶紧放出自己的飞行法宝,大袖一笼便将自己的嫡系后辈罩住之后化作遁光逃之夭夭,至于剩下那些与自己关系并不熟的真丹、筑基、练气期手下们,谁还管得了其死活?
眨眼之间,这些剩下的所有人便被三股滔天灵压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除了眼睛能看和耳朵能听之外,就连平时习惯放出体外做探查的神识都被硬生生地压缩回了自己体内,整个人除了在惊骇欲绝中等死外就再也无法求生了。等到那三股惊天威压来到近前时,一众三仙岛的修真者才看清对方竟然是一男两女三个头戴笼冠白衣飘飘的年轻人,也就是扶桑列岛修真界的所谓“阴阳师”。只不过他们此刻完全没有打招呼的意思,而是抛出一个口袋法宝发出惊天吸力后,便将所有俘虏吸入袋中了。
这些人被吸进特殊法宝“乾坤袋”中后,铁定地将会成为般若千美这个女鬼的血食,否则那些扶桑神教阴阳师们也不至于采用以多打少的雷霆手段来大量杀伤三仙岛的低阶修士了。这里所说的“低阶修士”,在修真界中多指练气、筑基、真丹境界的修真者,中阶修士便是元婴、元神、炼虚境界的修真者,高阶修士则是归元、合体、大乘境界的修真者。大乘之后渡劫成仙的修真者中散仙、真仙、金仙则为低阶仙人,太乙、大罗、混元则为中阶仙人,准圣、大觉、法则圣人可认为是高阶仙人。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三仙岛附近海域各处,这让原本还想将计就计互相消耗的三仙岛一方顿时处于劣势。不过,自从有了西方“一神教”的“异能者”大军在后面“围点打援”之后,三仙岛一方在某些局部战场上也取得了不小的战果,比如“方丈岛”海域的拉锯战便是如此,因为扶桑神教想要拦腰切断三仙岛的战时互助通道。
为了配合此次“拦腰行动”,扶桑大军的主力正在全力佯攻“瀛洲岛”,其中便由元神初期的桃谷绘梨衣暗中坐镇,并由草壁家三名元婴后期阴阳师明面上所率领的所有阴阳师组成的大部队,而土御门阴阳寮一派的阴阳师大军正好在其中,进攻得最猛烈也终于牵动了三仙岛方面极大的注意力。这情形,迫使三仙岛一方不得不留下两名元神坐镇和绝大部分兵力防守。包括“一神教”的三位天使在内,剩下四名元神以及少部分兵力就成了与对方各自实施“围点打援”捉对死磕到底的主力军了。
此时,“蓬莱岛“与”方丈岛“之间近海忽然天地色变,狂风骤起,无数巨大水龙卷正声势骇人地直奔”方丈岛“而去,此时的”方丈岛“有方丈真尊在亲自指挥防守反击,并不惜代价地将数十堆小山一般高的灵石提前埋入了护岛大阵各处阵盘和阵枢中,终于及时开启了一个笼罩方圆十余万里大小由天地元气所化的透明护罩,硬是挡住了开花院秀元、袖罗两名元婴后期阴阳师所率领的扶桑大军剩余力量铺天盖地的猛攻,让躲在暗处准备偷袭的路边老色鬼、百目鬼君和鬼塚龙太郎未能得逞。
双方就这样展开了拉锯战,“方丈岛”上的修真者们可以透过护岛大阵将自己的各种法术、法器法宝、各种符箓产生的攻击效果毫无保留释放出去,与铺天盖地而下的那些各类式神所放出来的各类攻击对轰在一起相互溟灭。这种在幻真界里极少发生的“灭门之战”正悄无声息地上演着,就看双方储备战略的资源是谁家先被消耗光。不过,也有特殊情况,就像“瀛洲岛”那样先期被“奸商”套走大量灵石导致维护法阵正常运转都不够用,因此不得不调集一切力量破釜沉舟与入侵者死磕到底。
由于“东瀛岛”上有东瀛真尊赢无悔与大天使阿克安琪儿率领的所有斗士们共同镇守合力迎敌,因此一时之间倒也不用担心会被敌人攻破,但是死伤惨重肯定是在所难免。不过,这时候躲在暗处一直没有出手扶桑神教三个元神期的老妖怪显然是在等待时机,就看“瀛洲岛”与“方丈岛”那个先撑不住了被强行攻破最好。实在不行的话,再依葫芦画瓢挤出一队人马前去攻打“蓬莱岛”,便能逼迫蓬莱真尊那个女妖精现身,到时三仙岛与“一神教”一方就只剩下两名元神:三比二可以群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