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58章:缘
 
  且说扶桑神教教主伙同自己两名手下埋伏在“方丈岛”附近海域准备偷袭三个“鸟人”,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不仅使自己被反偷袭,而且还留下一段“孽缘”。
自从路边老色鬼、鬼塚龙太郎和百目鬼君被小天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烙下灵魂烙印后就已经被命中注定,再加上丘比特喜欢乱点“鸳鸯谱”,所以很轻松也很自然就把昔日的仇敌变成神仙眷侣,接下来就等着让双方完美配合地去收拾残局。结果不用多说,扶桑神教不仅“坦然”宣布投降,而且还主动要求签订条约并承担战争赔款。与之相对应的是,“一神教”不仅占据了三仙岛的凡俗世界,而且还独霸了扶桑列岛凡人信仰,直接让人将“扶桑神教”的根基——“神族圣殿”全部搬空!
“扶桑神教”世代供奉的“神族圣殿”也简称“神社”,里面供奉着与上界“神族联盟”主要成员有血脉传承的“修罗武神”,如今惨遭遗弃,必将震动幻真界!
“哈哈,这次能够反败为胜,还多亏了‘一神教’的两位盟友。”方丈真尊发现外面围攻大阵的扶桑神教大军突然偃旗息鼓之后,神识一扫便面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于是赶紧现身当场表示感谢。此时,路边老色鬼、鬼塚龙太郎和百目鬼君三个元神中后期的老家伙早已经团团围在了蓬莱真尊的石榴裙下。对此,方丈真尊虽然感觉大有蹊跷却又一时不得其解,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就是这事情一定与“一神教”两位天使有关。不过,这也并不影响众人押解着“俘虏”赶往“瀛洲岛”。
“咯咯,方丈同行,不必客气。这一切都是蓬莱同行的功劳,和我们可没有关系!”天使安琪儿不好说破,随即转移话题道:“还是先赶去东瀛岛看看战况吧。”
“呵呵,那倒也是。”方丈真尊偷偷瞟了一眼安琪儿的绝美面容后,转脸对着蓬莱真尊拱手一礼道:“敢问蓬莱道友,这是什么情况?是否马上赶往东瀛岛呢?”
“去去去,你小子没见本仙子正忙着吗?现在没空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话音一落,那三男一女便又开始不分彼此欢天喜地拥抱在了一起,敢情就是把对方当成了空气,让原本就曾觊觎过“蓬莱仙子”美貌的方丈真尊顿时郁闷了一番,不禁恨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似乎正要暗中施展什么法术来刺激对方打破这僵局。
“方丈同行,切莫生气。蓬莱同行之所以如此,也是大有苦衷,不得不得化干戈为玉帛。”天使安琪儿见状,便提醒道:“我们还是先赶往东瀛岛一探究竟吧。”
“呵呵,既然两位‘一神教’的盟友都这么说了,在下自然不会多生事端。”方丈真尊愤愤不平地瞪了一眼那三男一女,随即笑道:“那就出发吧,越快越好。”
待众人即将到达“瀛洲岛”海域时,早已经被那惨烈的气氛给震惊了,在血腥弥漫的空气中,只见到处都是成堆成堆的干尸,不仅有人类的,还有禽畜的,甚至还发现许多身穿扶桑神教阴阳师袍服的干尸在临死前脸上露出了极端恐惧和绝望的表情。这让一向自诩见多识广的方丈真尊也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事情很快便有了答案,因为远处正有三人向这他们这里飞遁而来,准确地说应是东瀛真尊赢无悔与大天使阿克安琪儿一起正押送着桃谷绘梨衣赶了过来,但三人表情截然相反。
此时的桃谷绘梨衣造有没有了开战之初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而是像一名被迫沦落青楼的凡俗弱女一般无奈与无助,因为作为扶桑神教最后一名元神境界的阴阳师被敌人当场擒获,便已经宣布了自己一方彻底战败,只等着被胜利者宣判自己命运归属而已。就在大家聚在一起互相交流这次大战经的详细过时,丘比特又不安分了。
只见小家伙冷不丁的一掏出那具有神奇魔力的黄金弩箭后,就一连两发直接命中了桃谷绘梨衣和方丈真尊两人的心口处,顿时惊得众人全都目瞪口呆,尤其是东瀛真尊赢无悔竟情不自禁地将一只手掌按在了太阿长剑上以防不测。然而,待中箭双方皆握住胸口发出一声惨叫之后,接下来的情形却让众人大感不解起来,因为原本就是敌对双方且彼此恨之入骨的一男一女,竟像是失散了多年的恋人一样当着众人面紧紧相拥在了一起,还彼此互倾衷肠大谈相思,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简直荒诞离奇!
“呃……这……敢问三位‘一神教’的盟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东瀛真尊被这无厘头的狗血一幕弄得思维完全反应不过来,只好面色凝重地尴尬道:“为何前一刻还是生死仇敌的两人,竟然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相亲相爱的情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早在蓬莱真尊与路边老色鬼三人刚被“押解”到来时就感觉有蹊跷。
“呵呵,东瀛同行不必多虑。”大天使阿克安琪儿见对方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嫣然一笑,顿时倾国倾城,莞尔解释道:“用你们东方修真界沙门释教的说法来解释,那就是万般都讲究一个‘缘’字,正所谓‘花开花谢花似梦,缘生缘灭缘自在’。既然他们彼此有‘缘’,为何不能在化干戈为玉帛后结为一家亲呢?咯咯。”
“呃……这……这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东瀛真尊情无悔最是小心谨慎了,毕竟此次大战的主战场之一,“瀛洲岛”损失极其惨重,先不说方圆十余万里大小的岛屿已经有大半区域毁于战火,就连原有的亿兆臣民也十室九空,至于修真者的损失更是不计其数,除了多数元婴期修真者躲过灾难之外,真丹期及以下修为修真者几乎全灭。此时,东瀛真尊现在几乎就是“光杆司令”一条,虽然贵为一岛之尊,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千年时间休养生息,“瀛洲岛”是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繁盛了。
“咯咯,东瀛同行尽管放心好了。”除了小天使丘比特之外,两位天使相视一笑道:“既然在此次大战中‘东瀛岛’损失最为惨重,那我们几个就商量一下,决定将扶桑神教战败赔款的八成交给‘东瀛岛’恢复战后秩序如何?”话音一落,众人哗然,尤其是方丈真尊和蓬莱真尊虽仍沉醉在“热恋”当中,但在利益分配上还是头脑清醒的,相视一眼后正准备提些建议时,却被小天使丘比特恶狠狠瞪了回去,并警告道:“在我的两位漂亮姐姐面前,没有你们说话的份,乖乖听从安排就对了。”
“是!我们两家愿意听从三位天使的安排。”蓬莱真尊与方丈真尊相视一眼后,虽然心中一百个不情愿,却又鬼使神差地罕见达成一致,竟让原本就忐忑不安的东瀛真尊瞬间放下了心中的巨石,于是赶紧拱手一礼道:“多谢三位天使的厚爱!朕,哦不,赢无悔愿以三位天使马首是瞻!”话音一落,便恭敬地退到一旁静候指令。
“咯咯,东瀛同行,不必如此,以后经营扶桑列岛还得多多仰仗你呢,走吧。”就这样,一行人在主战场周围快速转了一圈后,将那些为了避战而施法躲藏起来的元婴期修士和少数幸免于难的真丹后期修士统统集合起来,细数之下竟然不到千人,顿时让东瀛真尊心如刀绞,仿佛在滴血一般对即将到来处理扶桑神教一事上多了几分恨意。于是,赶紧将战胜强敌的消息告知这些惶恐不安的劫后余生者,并命令其赶紧处理尸体,修缮建筑,安置凡人,恢复秩序,待战争赔款下来后皆有相应赏赐。
就这样,一行人驾驭着“诺亚方舟”以远超流星无数倍的极限速度,迎着满天星斗和皎洁的月光,朝着东方外海千万里之外的扶桑列岛飞遁而去。仅仅一刻钟之后,“诺亚方舟”便悬停在了扶桑列岛神教大殿门口的巨大广场上。待.众人便纷纷走下飞舟后,望着昔日金碧辉煌的巍峨宫殿如今已是为他人做嫁衣时,路边老色鬼等一众神教高层不禁感慨万千且心中充满了懊恼。懊悔自不必说,恼恨则是因为自己还是太低估“一神教”的实力了,结果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连自己都沦为阶下囚。
通过遥控路边老色鬼、鬼塚龙太郎、百目鬼君和桃谷绘梨衣等一众原”扶桑神教“的超级元老来逐级控制土御门阴阳寮与走民间大众化的阴阳道之后,扶桑列岛的大小阴阳师世家纷纷归附。起初那安培家、贺茂家、吉田家、草壁家和开花院还打算与外来占领军”若即若离“,但得知就连强大如般若千美那样的怨灵女鬼也当场战败被灭杀后,顿时就失去了任何反抗之心,只好乖乖地服从并服务于西方”一神教“的统治。至于真言宗等”密教“分支自愿脱离红尘且并未参战,故不在清算之内。
数日后的一天中午,待所有战利品和战争赔款都清算干净后,当蓬莱真尊、方丈真尊和东瀛真尊看到“神社圣殿”门口原本方圆千亩之大的青石广场上分类堆满了大小无数堆灵材、灵石、法器、丹药、典籍功法、符箓与式神剪纸之后,顿时叹为观止,简直就是破天荒的豪华,真不愧是幻真界一流的顶尖大势力啊!不过,这些东西实在太多了,远非一般控件法器比如乾坤袋等能存储,怎么才能全部装下带走呢?虽各自心中都有一把小算盘打得叮当响,但“一神教”却当然不让地做出了决定。
“诸位,既然这些东西实在太多且不易携带,那就先由我‘一神教’勉为其难,将这些东西一并收下再运回三岛后按照约定酌情分配吧。咯咯。”话音一落,大天使阿克安琪儿便玉手一挥,一艘遮天蔽日的巨大宝船凭空出现悬浮天际,接着只见三位天使纷纷将胸前挂着的十字架圣像取出来虔心祷告并开始祝圣起来。随着一声声若影若现的天籁之音穿越时空降临此地后,顿时整个千亩广场都被一层糅合的浓浓白光笼罩其中持续了约一刻钟,待白光逐渐消散后,巨大广场上的财富也消失不见。
众人见状,无不深感震惊,待逐一飞上悬停天际的“诺亚方舟”后,才发现巨大宝船的船舱内在已经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宝物灵材、灵丹妙药等修炼资源,而宝船也轰鸣一声后化作一道耀眼遁光,闪电般直奔三仙岛而去,准备实兑现承诺。然而,仰视战胜者大肆掠夺一番后便耀武扬威满载而去,扶桑神教众人面上神情万分复杂,看不出是喜是忧,或许正是因为被小天使丘比乱搭“鸳鸯谱”并强行配对后才会如此吧?故以扶桑列岛“真言宗”三大“密教”住持说法:“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