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69章:回家结丹
 
  话说黑龙坛使团一行在扶桑列岛东北“仙台”附近找到了玄阴真人及其徒子徒孙,并开始着手大力建设“玄阴宗”,女家乐在得到“师公”真传后鬼道修为大进。
就在众人察觉到女家乐修炼所引发的怪异现象时,而一旁的“师伯道友”山中野修却猛然惊醒过来,看到眼前女家乐那不可思议的情形后,自己不想被“师侄道友”超越,便赶紧全力运转功法,双手轮转如飞地开始掐诀念咒,顿时引发了周围的天地异象,只见原本还围绕在女家乐身旁的数十丈大小由纯粹阴气凝聚而成的超级“气球”中心,竟然被硬生生强行挪移到了山中野修自己身上,顿时将修炼中的女家乐惊醒过来,一双美眸瞪得滚圆,满脸不可思议。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接踵而来。
只见周围的天空骤然之间风起云涌,方圆二百里之内顿时铅云密布,轰隆隆的滚雷之声此起彼伏响彻天际,一道道千百丈粗大的五彩雷龙电蛇在劫云中探头探脑,似乎正在搜寻猎物,准备给猎物发动致命一击。若只是一般的真丹雷劫远远没有这么强横的架势,即便是邹君当年刚从下界返回宗门被“灵气灌体”时引发 的“九品金丹天雷劫”气势也远不及此,难道说鬼修就真的那么遭天地大道记恨?此时,所有真丹期修真者见状后眉头紧皱,因为这架势已经远超过他们自己渡劫时的几倍了。
“前辈,前辈,刘前辈!还请前辈助我徒弟渡劫,晚辈感激不尽!”玄阴真人竟然一闪身就蹿到了刘一手跟前,倒头便拜,言语恳切,仿佛是自己在渡劫一般了。
说来也怪,人族鬼修破境渡劫,就好比幽冥鬼族跑到阳间来渡劫一般,风险达到了“十死无生”的程度,毕竟在天地大道眼中,生活在阴间的幽冥鬼族乃是阳间之物死后魂魄所化,所以人族鬼修既然选择了“鬼仙”之道来修炼,就等于是被天地大道认为已经死过一次的“妖物”再次复活搞事,这必定会被天地大道认为是在挑战自己“生杀予夺”的威严而更加盛怒,所以这时的“天罚雷劫”威力至少要比正常修真者渡劫时强大两倍有余!如此一来,即便是玄阴真人也没有把握正面硬刚天劫!
“呵呵,无妨。这种程度的天劫在我辈元婴真君眼中不算什么!尔等尽管放心,让它来就是了。”刘一手呵呵一笑地根本不把这雷劫当做一回事,因为他当年渡真丹劫时虽然没有这么声势骇人,但前不久刚突破元婴天劫时的声势至少五倍与此,还不是照样硬刚过来了?再加上他原本就主修雷系法术最不怕被天打雷劈,所以很是爽快地答应下来了,算是让对方再欠下自己一个人情不好吗?于是,每当天上无数五彩雷龙电蛇狂飙而下猛轰而来时,刘一手便一道雷光护体后飞上天与之正面硬刚。
“轰隆——轰隆”惊天动地的天罚雷劫一波接一波地猛轰而下,而刘一手却始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雷光护体下直奔天上雷霆最密集处而去,似乎非常享受这种被天打雷劈的感觉。不过,很遗憾的是,刘一手并不会“吞刀”、“壶天”等“旁门左道七十二术”,否则像邹君那样直接一张嘴吞噬雷电的壮举定能吓傻众人。虽然刘一手仅靠“天罚雷劫锻体功”就一连硬刚了九波“天罚雷劫”,按理来说已经该结束了,可是天上的劫云始终轰鸣不断不肯离去,似乎对自己威严受到挑战很不满。
于是,在酝酿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所有铅云纷纷向中间聚拢,无数的五色劫雷彼此交融在了一起,最终逐渐凝聚成一颗百丈大小的惊天巨雷,其散发出来的气息之强大,仿佛是要毁天灭地一般不把挡在面前的刘一手强行轰杀决不罢休!与此同时,刘一手在感觉到了此“破例”出现的“天罚雷劫”似乎恼羞成怒一般由针对渡劫的山中野修变成针对自己时,不禁眉头一皱,赶紧将师弟邹君赠与自己的十颗“道丹分身”全部激活起来,准备再次冲上天与之硬刚。终于二者在高空相撞后天崩地裂。
众人目不转睛地紧盯着浑身雷光护体的刘一手,看他像弩箭一般抢在百丈雷球下落之际狠狠地洞穿而入,无数道耀眼至极的金光从雷球表面迸射而出刺向了四面八方,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远比之前所有雷声更加响亮数倍的怒吼狠狠地震荡天际,将方圆千里之内的所有云层震碎,甚至连空中的飞鸟也被震死坠落下来。与此同时,地面上方圆百里之内很多地势奇险的山峰、悬崖、凸石甚至一些生长在半山腰的巨木树林先后纷纷崩塌、滚落甚至拦腰折断后还冒起了熊熊烈火,让人目瞪口呆!
天上的劫云纷纷散去,地面上的山林也停止了轰鸣,但方圆百里内的天地灵气迅速汇聚而来,开始对山中野修强行倒灌和洗筋伐髓,迫使其立刻凝聚出真丹,否则将爆体而亡!这是外力所不能干预的,只能靠渡劫者自己硬撑过去了。虽然众人很为山中野修的情况着急,但全都却束手无策,唯有玄阴真人满脸疑惑不解地仰视着天空,仿佛是在寻找刘一手那若有若无的古怪气息,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不祥的念头:“莫非刘前辈在刚才那道‘反常’的雷球中陨落了?不会吧,他可是元婴真君!”
“呵呵,在想什么呢?在下这不是好好的么?”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凭空冒了出来,原来正是刘一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但只要细心观察便能发现其气息不稳,似乎刚才经历了一场惨烈搏杀或是渡劫成功一般。不过,更让玄阴真人感到吃惊的是,刘一手垂落的双手中似乎紧紧地拽着两股毁天灭地的能量,却又无烟无火无色无味,很让人迷惑不解。看着对方迷惑不解的古怪神情,刘一手便缓缓地张开一只手,呵呵笑道“可曾见过天罚雷劫凝聚出的琉璃晶体?此物威力大得很啊!”
“什么?天罚雷劫凝聚出的琉璃晶体?应该不会吧,听说只有修炼到元婴期大圆满巅峰后进阶元神境界时才会出现的呀?可是刘前辈您目前的修为境界仅有……”
“呵呵,也许是巧合吧,但无论如何还是顺利度过雷劫了。”刘一手不想多说,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正在被灵气强行灌体洗筋伐髓的山中野修,见他七窍流血浑身颤抖逐渐鼓胀起来时,眉头一皱地闪身来到近前伸手搭在了他头顶百会穴上,开始将自身发力缓缓注入山中野修体内,化作内真元强行控制着山中野修浑身上下乱作一团的内循环,将仍在灌体而入的海量天地灵气纷纷导入全身各处经脉中按照其所修炼的鬼道功法路线飞速运转起来,经过一个大周天后纷纷注入体内丹田快速凝聚结晶。
就这样,在刘一手的亲自“监护”下,山中野修被海量天地灵气强行“灌体”,经过足足半个时辰的洗筋伐髓之后,气息终于稳定下来,浑身上下肌肤光泽如新,筋脉韧如丝带,骨骼如钢铁铸造,更关键的是丹田之中正悬浮着一颗鸡子大小飞速旋转的青铜色“真丹”,虽然只是“三窍下品”,远不如自己的‘六窍中品白银真丹’,但好歹也是真丹其修真者了,在练气与筑基小辈面前自称“金丹真人”也无可厚非。刘一手见状便收回了自己伸出的手掌,因为他还要研究手中的琉璃雷晶呢。
“晚辈多谢前辈护法!”山中野修慢慢睁开眼睛之后,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什么,于是赶紧起身,对着站在身前的沉吟不语的刘一手躬身下拜,与此同时还不忘说上一大堆恭维之语。不过,刘一手此刻全部心思都集中在了方才巨大雷球中心处突然出现的两块琉璃雷晶上,对山中野修的恭敬也还是点头微笑而已。就这样,众人亲眼目睹了鬼修进阶渡劫的巨大风险后,心中感慨不已,纷纷对其充满了怜悯之情,心中也暗自庆幸自己幸亏没修炼鬼道,否则必将陨落在威力十足的“天罚雷劫”之下!
相比于众人那怜悯的神情,女家乐却一张俏脸上表情变幻不定,忽然弱弱地开口道:“敢问师公,是不是只要去了‘阴阳界’就不会有这么厉害的天罚雷劫了?”
“桀桀,这个……这个问题嘛,你师公我也是从那本‘鬼书’上看到的,你自己不是也已读过那本‘鬼书’了,上面全是‘鬼话连篇’,信不信由你咯,桀桀。”
“不是吧?你是‘师公’,比我多活了1200年,怎么说起话来还没个准信呢?这可不像您老人家平日里自吹自擂!看来不能在此渡劫了,我得回家找我爹去。”
“诶诶诶,别别别,这才重逢几日?面都还没混熟,怎么说走就要走了呢?好歹老夫也是你亲亲的‘师公’,就是爹见了老夫也得磕头下跪叫我一声‘师父’,怎么轮到了你这丫头竟然连一点面子都不恳给你‘师公’呢?照这么说来,你这丫头也确实太浑了点?再这样下去,还有谁敢娶你?就你浑丫头臭脾气,除非让你爹搞个‘擂台比武招亲’,否则没人愿意上门入赘你家!桀桀。所以呢,你还是乖乖听你师公的话,在这里好好修炼,等你爹来看你吧,桀桀。”玄阴真人心中大为郁闷。
“好吧,那就再待一段时间看看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若是没有,那我就只好回家结丹了,咯咯。”女家乐没好气埋怨道:“我说‘师公’呀,你看这雷劫威力这么大,光凭您老人家估计是很难替我挡下那么多劫雷的。所以呢,我还是回家结丹吧,至少我爹就能帮我顺利渡劫,咯咯。走吧,先带我到处溜溜,看哪儿最好玩?”
“欸,你……我……桀桀。走吧,就让师公待你到处溜溜吧,桀桀。”话音一落,玄阴真人便转过脸来对着自己的徒子徒孙道:“你们都留下,建设宗门要紧!”
话音一落,玄阴真人便转过身来对着刘一手拱手一礼道:“还请刘前辈帮忙镇守此地,以免被其他宵小之辈找上门来,到时难免又惹来一番争斗,拜托。桀桀。”
刘一手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点头后就地盘膝打坐,看起来是在吐纳练气,实际上在揣摩与感悟方才替人渡劫硬刚百丈雷球时所意外得到的“琉璃雷晶”。若自己没猜错的话,这“琉璃雷晶”便是元婴巅峰突破元神时的最大障碍,因为不仅能伤害肉身,而且主要是伤害神魂,会在元婴巅峰修真者碎婴化神的一瞬间突然暴起伤人,将好不容易才凝聚起来的元神崩裂掉。不过,若是元婴真君能想方设法提前得到一丝“琉璃雷晶”加以炼化,就能大大增强神魂抗雷击的能力,有助于将来碎婴化神!
就在刘一手正忙着感悟“琉璃雷晶”时,女家乐却在玄阴真人引领下,与自己的四名真丹保镖一起化作六道遁光到附近四处游山玩水去了,先图个新鲜好玩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