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70章:赶上比武招亲
 
  且说在刘一手的帮助下,山中野修度过“天罚雷劫”并顺利进阶到了真丹境界,但亲眼目睹了鬼修渡劫的巨大风险之后,女家乐决定回家渡劫,让老爹协助结丹。
时间如流水,转眼又三年。起初,女家乐在“师公”玄阴真人与自己的四名真丹保镖看护下,花了三年时间才将“玄阴宗”所在方圆百万里区域内仔细转了一圈,虽不至于每条小溪都趟过,每个山洞都钻过,但是看起来稍微还过得去的景致一处也没落下,至少在景区附近“试剑石”上都随处可见“女家乐到此一游”,以聊表惬意。不过,在此期间,这一行游人也拜访了宗门所属区域的不少凡人城市和乡村小镇,重温了一下凡人生活之简单,对比了民生之多艰后,方才感觉还是修真更自在。
三年后,当一行六人逛了一大圈再次回到那座擎天巨峰之巅巨大平台时,才发现原本方圆万亩一片平坦的山巅,如今已根据地形按照阴阳五行八卦方位建好了八处似曾相识的宏伟殿宇,正好组成一座规模庞大的“道观”,仿佛把自己带回到儿时生活多年的“仙居府”一般,顿时心情大好地到处蹦跳叫喊起来,发泄心中的兴奋!
“桀桀。如何,这宗门建筑还能入小徒孙的法眼吧?桀桀。”玄阴真人道。————“啧啧,不错,有种似曾相识之感,让本‘小人’看着心里舒坦,咯咯。”
“桀桀,似曾相识?此当何解?”玄阴真人好奇道。————“咯咯,这阴阳太极五行八卦格局,很像我小时候住过的‘仙居府’……咦?莫非这是有意而为?”
“桀桀,小徒孙想多了,只要住得舒服就行。桀桀。”玄阴真人领着众人向着高墙大院的道观走去,来到近前一看,有一块巨大的鎏金牌匾上用钟鼎文大篆写着“玄阴宗”三字,笔画扭曲,尽显古朴端庄大气。大门两边有一副鎏金大篆对联,上联是:“修仙得道,长生不老”。下联是“沉溺红尘,永坠轮回”!横批是:“入我门下”。看了这副对联后,众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玄阴真人忍不住叹息道:“多少年了,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修真势力,从此不再是卑微散修!桀桀。”
“咦?师公,你怎么了?都一千二百岁的老人啊,为什么突然哭了?”女家乐看着众人表情古怪地盯着自己,于是讪讪一笑道:“师公别哭,咱们进屋,咯咯。”
进屋后,整个道观里人声鼎沸,原来除了原本那十几个炼气期弟子以外,前段时间终于再次招收了一百名弟子,虽然灵根资质不怎么样,但只要愿意苦修就会给他们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比如五行杂灵根与四行杂灵根的绝大多数弟子暂时归为外门弟子,只有三行杂灵根以上弟子才暂时算是内门弟子。不过,这百名弟子皆来自“玄阴宗”所辖方圆百万里内的各大、小城市、乡镇与民间散户,是靠着山中野修率领自己的一帮徒弟风餐露宿披星戴月才寻访到的,但遗憾的是没有“地灵根”者。
由于之前山中野修已经成功进阶为“金丹真人”,因此在他的些努力帮助下,其手下十几名徒弟中竟有两人成功破境成为“筑基真修”,剩下的虽然仍是“练气灵徒”,但由于都是三行杂灵根者且修为境界都已经达到了炼气九重天甚至大圆满,所以只要不出意外,要不了多久便很可能会筑基成功,便可直接出师也能收徒弟了。
看着山中野修领着一众徒子徒孙们在做早课,游玩归来的几人瞬间变得心情舒畅起来,尤其是玄阴真人桀桀怪笑道:“老夫的徒子徒孙们,凡是能来到这里,尔等就是好样的!只要尔等一心向道,追求超脱,他日必定会有所成就!”看着众人纷纷投过来吃惊的眼神时,玄阴真人更是忍不住想要表现一下自己,于是便干脆伸展出被自己夺舍而来的吸血鬼身体的一对宽大肉翅,扑腾像鸟儿一样在空中扑腾来回飞了一圈后,重新落回原位,桀桀怪笑道:“都看到了吧,若修炼好就能飞!桀桀。”
“咯咯,师公真厉害,连这个办法都能想得出来,咯咯。”女家乐一边帮忙吹嘘,一边咯咯大笑道:“你们这些新来的弟子,不要因为自己的灵根资质太差就妄自菲薄不思修炼,其实本‘小人’跟你们一样都是最差的‘五行杂灵根’,经过坚持努力之后,还不同样也修炼到了筑基期大圆满,只要一直苦修就有机会凝结真丹!”
话音一落,顿时引来了满堂喝彩,再加上刚才玄阴真人所展示的“飞行特技”,顿时让所有新招收来的弟子们信心大增,朗诵早课道家经书的声音也响亮了不少。
这时,刘一手、高大尚二人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相视一眼后呵呵笑道:“丫头,如今你师公的‘玄阴宗’已经开始步入正轨了,你是想继续留下来在这里修炼等你爹来看你,还是想跟你师父一起会黑龙坛?毕竟从未出过远门的你一次离家三年多,也是够让你爹牵挂的了。当然了,要走还是要留,都是由你自己决定,呵呵。”
刘一手话音一落,玄阴真人瞬间紧张起来,因为他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美女徒孙不辞而别,竟差点影响到了自己此刻的心境,担心对自己破境进阶到真丹后期会不利。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毕竟人家也是要回去结丹的,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就耽误了人家的前程,那样做未免显得太卑鄙了,将来如何面对自己的徒子徒孙?
就这样,在彼此之间依依不舍的道别中,女家乐怀着复杂的心情领着自己的四名真丹保镖与师父高大尚一起,乘坐一艘“龙凤日月梭”离开了刚创建三年的“玄阴宗”,向西直奔三仙岛而去。众人先是到了“瀛洲岛”并拜访了东瀛阁主赢秦裔及众执事殿主,再去黑龙坛常驻东瀛阁的“办事点”处看望了长期驻留此处的30名专员,通过抽签之法带走一半成员欲返回黑龙坛。同样操作也发生在“方丈岛”与“蓬莱岛”。期间,众人走走停停,仔细考察,终于在一个月后才堪堪回到了黑龙坛。
待众人驾驭飞舟回到宗门时,明显感觉到一股“异样气氛”,原来是演武堂在内门中的九个赛场上举行“擂台比赛”。众人一时好奇,便前去凑了一下热闹,发现站在外围八个分赛场上的“擂主”竟然都是清一色的大美女,虽然都是黑袍罩体,但身量苗条,体格风骚,肤若凝脂,手若柔夷,晶莹玉足翩翩起舞,盈盈一握细腰劲儿足,红唇轻启吹弹可破,明眸善睐魅惑众生……这些容貌绝美舞蹈偏偏的妙龄女子,在内门广大普通男弟子们眼中简直有毒,用“勾魂艳魔”来形容之亦毫不为过!
远方归来的六人一刚开始还看得津津有味,可是看着看着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了,因为男人们通过对场中擂台上一众女弟子的绝美容颜进行比较之后,忽然发现他们长得实在太像了,竟然分不出谁是谁来,真让人感觉奇怪不已。而女家乐见状后心中顿时一惊,那些不都是自己的一众妹妹们吗?怎么会组团出来打擂台了呢?
带着疑问,女家乐与师父高大尚告别一声后便带着奇怪的心情与四名随从一起回到了议事大殿地下深处的洞府,先回家看看再说呗。就这样,当五人方一出现在地下洞府“神仙居”门口时,不禁感慨万千。再看看那洞府大面两边的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对比“玄阴宗”后,让众人顿时有种穿越时空感!
“咯咯……咦?你们是谁呀?跑来我家干什么?我们又不认识你!”就在五人望着洞府大门深陷沉思之际,忽然几声稚嫩的童音便怯生生地从大院中传了出来,接着又是几声几乎一模一样童音也依次传了出来,让女家乐不禁瞬间回过神来,打眼一瞧,不禁惊呼道:“哇塞!好可爱的小娃娃哟,就像绘满了花鸟虫鱼的珍贵瓷器瓶一般让人爱不释手,咯咯。你们的爹娘是谁呀?”话音一落,女家乐瞬间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因为这十几个孩童竟然又是清一色的女童,而且还长得非常像某一个人…
“不会有真有那么巧合吧?难道说又是我爹播撒的种子发芽了?这……这也太能生了吧?我不相信事情会真的有那么巧合,定得当面问问‘老爷子’以辨真伪!”
“咦?这不是‘大丫’吗?刚才还在念叨着你,没想到转眼就到家了,真是太好了!快进屋呗。”三娘水红芍与四娘木子美正有说有笑地跨步而出恰好与女家乐碰上面了,顿时忍不住夸赞起这“大丫”长得如何如何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又如何如何窈窕女子君子好逑,不禁让女家乐心里乐开了花,也更让四名护卫浑身别扭难耐。
“咯咯,晚辈家乐,见过三娘、四娘。二位姨娘别来无恙?咯咯。”————“哎哟!都是一家人,何必在乎俗礼?快进屋吧,你爹有话要对你说呢,咯咯。”
“我爹?三年多不见了,不知他可好?”女家乐听罢后,顿时俏脸一肃道:“敢问二位姨娘,最近家中发生了什么事?我刚回宗门就看到那演武堂处热闹非凡。”
“哎哟,还能发生何事?还不都是你那一帮如花似玉的妹妹们给整出来的,让你老爹都快要愁死啦!”二位姨娘领着女家乐边说边走,很快便也跟着跨入家门了。
女家乐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仍旧领着护卫在一帮孩子们万分好奇的小眼神中,亦步亦趋紧跟二位姨娘往洞府深处三进院落大殿处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感受气氛。
“呵呵,浑丫头,你可终于舍得回来了?”忽然之间一个略显威严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到了女家乐的脑海中,令其忍不住驻足观望,却见前方百丈之外的大殿上方正端坐着一位黑袍罩体头戴金冠且留着三缕长须的中年男人,瞧那样貌正是自己魂牵梦绕的父亲形象,不过比起当年那奶油俊俏风流倜傥的邹君,如今的父亲更显得威严穆穆!坐在大殿下方左、右手的分别是大娘阮金玉和二娘玛利亚,同时在二人身旁还静候着两排黑衣侍女,二八年华模样俊俏,修为境界竟然全都达到了筑基初期。
“大丫回来了?快进屋坐吧,你爹有话要跟你说呢,咯咯。”这边大娘阮金玉的话音刚落,那边又响起了二娘玛利亚的声音:“哇——呜——天哪!我们家长得最美的‘大姐大’小乐乐平安回来了,上帝保佑,哈利路亚!小乐乐,先喝口茶休息一会儿,稍后再给大家讲述一番你这几年所到之处的见闻,大家都想听,咯咯。”
“咯咯,二位姨娘放心,本‘小人’一定详细道来,咯咯。”————“呵呵,浑丫头。你今年虚岁24,已经不是‘小人’了,得替你老爹我‘分忧’一下,像你妹妹们一样自告奋勇去执事殿申请‘擂台比武招亲’多省事呀?你回宗门时应该也看到了吧?那演武堂的‘主赛场’还一直给你留着呢,我的‘大姐大’!嘿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