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71章:首次比武招亲
 
  上集提到女家乐领着自己的护卫与师父一起从“玄阴宗”返回“黑龙坛”,感觉宗门气氛不对劲儿后回到洞府,却被老爹劝说先去执事殿申请“擂台比武招亲”。
“咯咯,要说这几年的经历嘛,那可就话长了,咯咯。”女家乐一边轻抿着黑袍侍女呈上的香茶,一边若有所思地从“蓬莱岛”的经历开始说起,接着便将在“方丈岛”与“瀛洲岛”的所见所闻一语带过,最后重点讲述了扶桑列岛的情况以及“玄阴宗”的建立。特别是在提及“师公”玄阴真人时,还特意瞅了瞅老爹的表情。
见自己的老爹仍旧一副无喜无悲的平淡表情后,女家乐才接着讲述自己在“玄阴宗”所辖方圆百万里区域内的游玩经历和内心感受,最后是返程途中的各种见闻。
“丫头,你师公还好么?爹有些想他了。”原本端坐高位穆穆威严的邹君,忽然神色一缓地蹦出了一句让人始料未及的话语来:“你师公当初偷偷将为父收入门下传授了几部厉害的鬼道功法,却又不让为父公开我俩间的关系,最后还千叮嘱万嘱咐说‘鬼道’虽好但渡劫危险,硬是不许为父主修鬼道转而主修其它功法,嘿嘿。”
“噢?看来师公他老人家也还真有先见之明呢,咯咯。”女家乐听罢后补充道:“当时若非大师伯亲自出手,那山中野修‘师伯道友’在进阶真丹时恐怕早就已经陨落在‘天罚雷劫’之下了!那雷劫真是太吓人了,幸好爹你没亲眼看见,否则怕会误以为是‘金丹真人’在渡元婴雷劫呢?就连大师伯亲自出手之后都受了轻伤呢!
“什么?连你大师伯亲自出手替劫都能受轻伤?他可是元婴真君啊!而且还专门修炼了‘天罚雷劫锻体功’,按理来说,应该不会被真丹雷劫所伤呀?除非……”
“爹,除非什么?”女家乐好奇道。————“除非是惹怒了天地大道后降下一丝晋升元神时的‘五色天雷琉璃结晶’,否则断然不会让你大师伯受到伤害!”
话音一落,举座皆惊。虽然阮金玉和玛利亚也没听说过什么“五色天雷琉璃结晶”,但那四名随从却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因此,各自神情也变得骤然紧张起来!
“五色天雷琉璃结晶?很厉害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女家乐歪着脑袋略作思忖,略一回想满脸惊骇道:“那爹,我也从师公那学了不少鬼道功法,也修炼了三年,感觉也差不多要达到筑基大圆满了怎么办?这次凝结真丹会不会引来那种能够伤害到元婴真君的‘五色天雷琉璃结晶’?女儿真的很害怕,舍不得爹,呜呜。”
“哭什么?不许哭!再哭就不漂亮了!”邹君端坐高位,穆穆威严,扫视众人后忽然微笑道:“过来!让爹好好瞧瞧爹的大丫,三年多不见,到底长成啥样了?”
“嗯——爹——来了,咯咯。”原本还哭丧着脸的女家乐瞬间笑靥如花,红着一张俏脸,扭着这水蛇腰肢,很不自然地来到了邹君身旁站定,仿佛碧玉妆成一树高。不过,女家乐的一双美眸却时刻不敢离开自己的几位姨娘那满是不解的眼神,深怕被对方误解自己有深深的“恋父情结”。然而,邹君却不管不顾,一伸手便揽住了女儿的小蛮腰,将还在试图挣扎的女家乐揽入怀中后深吸了一口对方身上的体香,呵呵一笑道:“没错,是我的血脉种子,这股体香还夹杂着‘女经理’的味道。”
“爹——干嘛?老不正经!不理你了!”女家乐俏脸飞霞,死命挣脱邹君怀抱后,赶紧碎步离开,一步三回头痴痴傻笑道:“爹老不正经,姨娘们都看到了!”
“哈哈,傻孩子。刚才那种感觉是不是很奇妙?”邹君面不红耳不赤地继续笑道:“那叫‘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此乃天地大道也!是故,你的妹妹们早早就领悟到了其中之奥妙,在血脉渴求的驱使下,才会义无反顾地选择通过‘擂台比武招亲’来给自己选出心仪的夫婿。所以,你作为‘大姐大’也要做好榜样,现在就给爹去‘执事殿’申请名额出席比赛现场,接受内门所有筑基期的男弟子们轮番挑战,直到出结果为止。至于助你破境结丹之事,先不着急,为父早已做好安排,哈哈。”
“爹——嗯,女儿不想嫁人!女儿要陪着爹,直到永远!”————“糊涂!你这浑丫头真该打屁股!不嫁人也可以招赘上门呀?否则,这掌门坛主之位就得拱手让人,明白不?臭丫头,还不快去,想气死你爹?不许哭!实话告诉你,你三娘、四娘又给你添了一大堆乖巧可爱的小妹妹,正需要爹去悉心照顾呢,没空管你!”
“爹——我的亲爹欸,女儿真的不想嫁人,呜呜。”————“去去去,赶紧报名去,晚了就让你妹妹们把风头全给抢了。你们四个赶紧拉她去执事殿报名!”
“遵命!小掌门,小坛主,快走吧,别把你爹惹火了不好收场。快走吧。”四名真丹护卫见端坐高位的邹君已亲自下达了命令,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上来将她拽走。
离开了洞府之后,女家乐的心情变得很糟糕,真不知自己到底该不该回来。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局面,那索性就遂了老爷子的心愿,“比武招亲”不就是自己再次当“擂主”吗?只要自己一狠心将所有敢挑战自己的“臭男人”们全都打趴下,让他们一个个全都变成猪头,那事情不就自然而然自己解决了?太好了!
五人御器飞行,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执事殿”办理了申请演武堂主赛场使用权的手续后,接着又御器飞行了一会儿就来到了比赛现场,将申请手续交给了演武堂备案之后,一场别开生面的“擂台赛”终于时隔多年以后再次降临到了女家乐身上。此时她早已不是当年在外门演武堂应聘“专职擂主”的“小人浑丫头”,而是一名貌若天仙惊艳全场人气爆棚的大美女!随着女家乐强势登场,原本还在周围八个分赛场上做“擂主”的小妹妹们全都转过脸来紧盯着女家乐,娇声惊呼“大姐大来了!”
“现在,我宣布,主赛场的主角女家乐到场担任本场比赛的‘擂主’!”演武堂堂主领着女家乐到场后便朗声宣布道:“申请规则与比赛流程,此乃‘比武招亲擂台赛’,所有内门普通男弟子和修为境界不到真丹期的内门亲传男弟子都可以自告奋勇上台挑战,只要能当场战胜擂主就能抱得美人归,若是战败了就得心甘情愿接受擂主定下的不平等条约。比赛点到为止,不得伤害性命!另外,赌擂主赢胜出的赔率是一赔十,赌擂主输战败的赔率是一赔五十,公平赌斗,愿赌服输,开始下注!”
“娃哈!好呀!我赌擂主赢……我赌擂主输……我,我,老子我两边同时下注!”就这样,整个赛场气氛瞬间点燃,成千上万人跑来围观,不仅连数以百计的内门女弟子们在妒忌心的驱使下前来围观,甚至就连很多前来各殿办理事务的外门弟子们也闻讯赶来凑热闹,用自己近年来傍上“飞升堂舵”大腿挣来的灵石狠狠下注了!
“嘿嘿,小妞儿,本公子看上你了,桀桀。”就在演武堂主话音刚落的瞬间,忽然一名白衣飘飘风流倜傥的俊男美少年如同大鹏鸟一般从天而降,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狠狠盯着女家乐那张绝美的容颜,一边摇着折扇,一边摇头晃脑地吟诵着诗经里的句子:“关关雉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仿佛在欣赏稀世珍品。
“哟哟,大家快看,那不是‘毒沼泽’一脉水泽真君,哦不,水泽真尊嫡系玄长孙水无情吗?听说是个最善于玩弄低阶女弟子的花花公子哥,不仅风流倜傥长得俊俏,而且修为境界也达到了筑基期大圆满,听说他的‘碧波万劫功’也修炼到相当火候了,几乎能够横扫真丹之下无敌手,这下有好戏看了……”围观众人议论纷纷。
“彩!咱正好是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众人一边起哄,一边互相提醒:“欸,我说这位师兄/师弟,你下注了没?到底赌哪边赢?这赌注得加码才行!”
“噢?你是谁?竟然敢打本大小姐的主意?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十几年前横扫外门演武堂的‘小人浑丫头’?”女家乐俏脸寒霜道:“你不是本大小姐的对手,赶紧将自己身上的储物袋和值钱的宝贝全都留下,滚到一边待着或许还能少受些皮肉之后,否则一旦动起手来定让你后悔莫及!”女家乐并没有如何发怒,而是善意提醒。
“哎哟!我的美人儿呀,你真是太合本公子的口味了,桀桀。”风流倜傥的水无情一边摇着折扇,一边用色眯眯地眼神继续打量着女家乐,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绕着女家乐使劲儿转圈,仿佛不把对方上上下下每一寸肌肤看透,就决不罢休一般,接着便用轻薄言语道:“不错,丰胸翘臀,细腰一握,正是繁衍子嗣的理想人选……手若柔夷,肤若凝脂,玉腿修长,媚眼迷离,加上那樱桃小嘴,想必床上功夫也相当了得!本公子十分满意,若你现在就从了我,本公子定让你做长房大太太,如何?”
“呔!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阁下执意如此,那就让本大小姐先断了你的命根,再消除你的邪念!”话音一落,俏脸寒霜的女家乐便开始掐诀念咒,准备施法。
“比斗开始!停止下注!”洪亮的话音一落,担任主裁判的演武堂主便如同松手的弹簧一般瞬间避开冲突现场,来到了赛场边沿处静静观战,脸上表情变幻不定。
看到女家乐已开始掐诀念咒准备施展法术时,那公子哥水无情才逐渐收敛起了自己嬉皮笑脸的表情,俊俏的脸庞也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折扇一收也开始掐诀念咒。
随着女家乐一双柔夷轮转不停上下翻飞,精巧的红唇微微一张便吐出了一股灰蒙蒙的寒冷雾气,随着那股寒冷灰雾迎风便涨后,瞬间笼罩住了周围方圆数百丈区域,使得区域内的光线骤然暗淡下来仿佛夜幕降临一般诡异。然而,更加诡异的是在这一大片灰蒙蒙的诡异灰雾中竟然无中生有地冒出来一大堆狰狞的骷髅僵尸和飘忽不定的游魂野鬼,在阵阵鬼哭狼嚎中冲着深陷灰雾的花花公子层层包围而去,令其身陷囹圄。此时,那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早已顾不上掐诀念咒开始猛然挥扇狂扇起来。
“咯咯,挣扎没有用的。阁下现在已经被本大小姐送上了‘阴阳路’,在那‘阴阳界’里由本大小姐说了算,阁下就只管等着法术失灵后乖乖求饶好了,咯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