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75章:赘婿
 
  话说,女家乐在“比武招亲擂台赛”进行到第五场时终于遇到了一个与自己看对眼的人,不过那小子有些腼腆不主动。因此,女家乐不得不谆谆善诱连带激将法。
“哈哈,大伙快看,那小妞儿没死……哎哟,没死太好了,老子还有机会……咦,那小子剑招如此猛烈竟然没起作用?……起作用就坏事了……”观众们胡侃海谈。
“咯咯,阁下这一招‘破法’果真厉害无比,硬是将本大小姐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三昧真火’给破了。”女家乐的身形忽然凭空出现在剑逍遥身后,咯咯笑道。
“什么?姑娘竟然没事?这……”剑逍遥见状后不禁大惊,忽然有种很受伤的挫败感,因为自己修为低微,目前也就只能将“斩仙无影剑”施展到这种程度了。于是讪讪一笑道:“看来,在下与姑娘是无缘了。姑娘神通广大,法力高强,在下班门弄斧,甘拜下风。”话音一落,剑逍遥便满脸不甘地解下了自己腰间的储物袋,顺便还附上自己的极品法器银色飞剑,一起捧在手中,表情万分痛苦但又不得不低头走向女家乐,以示自己技不如人甘愿服输。这一幕让周围观众们看得热血沸腾起来。
场外观众看到这一幕后叫得更欢了,甚至连围在外场比赛的妹妹们也都被吸引过来,纷纷睁大美眸,很是好奇地紧盯着发生在主赛场上的一切尤其是自己的“大姐大”与她的挑战者之间的一举一动。不过,就在场外吃瓜群众们叫得更欢的时候,让他们意想不到的的“意外”发生了。只见女家乐并没有伸手去接对方恭敬呈过来的“战利品”,而是咯咯笑道:“阁下为何不肯抬起头来看本姑娘一眼,莫非是放不下颜面,还是说……?”话音一落,一步跨出便闪身上前,伸手握住立刻对方手腕。
“姑娘,你这是何意?”剑逍遥被女家乐这冷不丁地抓住了左手腕后,浑身立刻颤抖起来,仿佛触电一般艰难地抬起头来,惊慌失措的正好对上女家乐那张绝美脸庞,见她笑靥如花地盯着自己上下打量个不停时,心中不禁有种很是怪异的感觉。于是,在好奇心驱使下,剑逍遥忍不住问道:“敢问姑娘,你这是何意?在下……”
“小哥哥,不必惊慌。本大小姐只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从今往后只忠诚于我女家乐一人?若是愿意,你就是我的夫婿!若是不愿意,那我就把你打成残废去!”
“夫婿?可是姑娘我……?”剑逍遥话还没说完,立刻就被女家乐打断。——“愿还是不愿?没有其他理由和答案!”女家乐强势回应着,并伸出一只晶莹如雪的纤纤素手将对方的下巴勾了起来,瞅了瞅那上下滑动的突兀喉结,咯咯一笑道:“小哥哥的模样倒也长得俊俏,身上的男子汉气息也挺十足,就是不知能否过得了家中‘老爷子’那一关,咯咯。”话音一落,女家乐也不多说什么,跟演武堂主打了个招呼后便向自己的妹妹们大声喊话:“妹妹们继续玩,姐姐我先回家了,咯咯。”
“什么?这……这是作弊!……不行,已经认输了怎还能被相中?……太假了,比斗结果这不公平!……我不相信这是真的!美人呀,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呜呜……”
亲眼见证此幕后,场外所有围观者都懵了,以为自己被人狠狠玩弄了一把,于是各种委屈、愤怒、抱怨、谩骂的声音逐渐汇聚成了一首羡慕嫉妒恨的交响曲,令整个比斗现场的观看秩序变得一团糟,直到一个威严的声音凭空炸响后才得以平静下来:“诸位且听老夫一言:‘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若是在座诸位能有上场挑战擂主之勇气,又何必在此唉声叹气;若敢于上场挑战擂主的诸位弟子都与擂主无缘,那擂主为何又会偏偏选中这位小哥?尔等啥也别说了!”演武堂主道。
就这样,女家乐旁若无人的一手拽着剑逍遥,一边掩嘴轻笑,心情愉悦至极,仿佛一只蝴蝶般带着对方翩翩起舞,最后化作一道两色遁光消失在了围观众人的视野中,让这些广大“痴男”们捶胸顿足郁闷不已,也同样使在场广大“怨女”们心生嫉妒暗自诅咒。虽然主赛场的比都结束了,但各分赛场仍旧如火如荼地继续进行着。
女家乐一只拽着剑逍遥化作遁光直奔议事大殿而去,目的就是想趁着早会即将结束的时间让自己的老爹和宗门的一众高层管理们见证一下自己的眼光和决定,若实在不行就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只要蒙混过关就行,至于自己是否会与剑逍遥结成双修道侣,那还得看自己的心情,若是自己觉得有必要,到时再将就一下又如何?
“如今我黑龙坛与三仙岛重订盟约之事已办妥,至于新成立之‘玄阴宗’与我如何确立关系,还请诸位审时度势,多做谋划为宜。若无其他要事,那就散会吧。”
“慢着!本大小姐还有要事处理!”端坐高位的邹君话音一落,没想到议事大殿中人影一闪便显出了女家乐和剑逍遥两人,并且看其样子拉拉扯扯,似乎还很不一般,顿时引得大殿之上各大执事、殿主、堂主、阁主们一顿哄然大笑。与之相反的是,端坐高位的邹君却脸色尴尬至极,最后不得不板起一张脸来训斥道:“你们两个晚辈未经掌门许可擅闯议事大殿可知罪?”————“爹!都啥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本场‘比武招亲擂台赛’结束,本大小姐看上他了,决定招他做赘婿如何?”
“你……哼,真是个浑丫头!”邹君见状,气得三缕胡须连抖,好一阵之后,才反应过来,细细打量了剑逍遥一眼后,见其长得也不赖,神识一探才发现对方虽已修炼到了筑基期大圆满,但灵根资质中等偏上,仅为金、土二灵根而已,幸好修炼剑道,若修炼其他功法则未必能入自己法眼,于是闭目养神道:“好了,知道了。”
“咯咯,多谢爹!还不跟着一起说声‘谢谢爹’?”既然得到了邹君的认可,女家乐自然是高兴坏了,便也现场“引导”着剑逍遥跟着自己喊“爹”,顿时引得哄堂大笑。然而,性格大咧又特立独行的女家乐对此毫不在意,又一手拽着剑逍遥就往地下洞府而去,同时还不忘记提醒一声道:“妹妹们的擂台赛还没完呢,咯咯。”
话音一落,议事大殿中再次引发一阵哄堂大笑。不过,这些都已经与女家乐无关了,她要做的便是带上自己的准夫婿回家见自己四位姨娘和一众三四岁小妹妹们。
两人刚到家门口,剑逍遥正要欣赏一下地下洞府景色与众不同时,便被一众“小不点”们围了上来,一边有模有样地喊着“大姐大给丹药”,一边围着新来的陌生人剑逍遥不停地转圈,还怯生生地问道:“你是谁?来我们家干嘛?我们又不认识你,不许进屋,快走开!”孩子们的叫喊声很快便引来了三娘水红芍与四娘木子美。
“见过三娘、四娘。”女家乐见一众小妹妹们的母亲跟了出来,便赶紧上前见礼。女家乐虽然这次没有再强行拽着剑逍遥跟上自己的“节奏”,但心中充满渴望。
只见两名昔日里在宗门内声名赫赫的真丹后期长辈们如今却甘愿“沦落”为一众小娃娃们的母亲时,剑逍遥不禁大为震惊,但也仍不失礼数地赶紧上前拜见起来。
“晚辈葬剑冢一脉剑无敌真人门下弟子剑逍遥见过二位前辈!”话音一落,躬身施礼。————“咯咯,不必客气。既然你已被我家‘大丫’选为夫婿,那以后都是自家人了,何必如此拘束?快随我等进屋,去见过另外两位前辈吧,咯咯。”话音一落,两位真丹后期的中年美妇便领着一帮孩子和俩大人一起往屋内欢快走去。
“二人边走边笑着扯起嗓子喊道:“大姐、二姐,家中来客人了,是稀客,咯咯。”————“哦?稀客?真的假的?快带上来让姐姐们好好瞅一瞅,看看这客到底是如何个‘稀’法?咯咯。”一行人很快便走到了三进院落中间的大殿处,只见厅堂两边各自端坐着一位容貌秀美的名真丹期炼气士,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剑逍遥。
“见过大娘、二娘。”女家乐对着二位长辈分别盈盈一礼,随即便介绍道:“咯咯,他叫剑逍遥,是家乐在‘比武招亲擂台赛’上相中的后生,想招赘与他,便领来与各位长辈们见上一面,也算是打过招呼了。咯咯。”————“咯咯,既然是我家‘大丫’看上的夫婿,便是自家人了。这事儿,你爹应该知道了吧?咯咯。”
“知——道,我爹他们刚散会,我就领着他进去见岳父大人了,咯咯。”————“哎哟!你这丫头也忒心急了点,难道不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咯咯。”
“晚辈葬剑冢一脉剑无敌真人门下弟子剑逍遥拜见二位前辈。”剑逍遥对于自己被众女晾在一边观赏甚感无语,好不容易才逮到机会赶紧上前见礼:“晚辈久居宗内闭关苦修,却从未得见二位长辈尊荣,不知二位长辈如何称呼?”剑无敌心想虽然自己刚入别家,还未正式拜堂成亲就跟着女方喊“这娘那娘”,也显得太唐突了。
“咯咯,剑师侄无须多礼,跟着我家‘大丫’一起叫便是,咯咯。”阮金玉话音一落,玛利亚继续补充道:“亲爱的小伙子,愿上帝保佑你们幸福,哈利路亚!”
剑逍遥听罢后赶紧躬身回礼表示感谢,但在听到玛利亚那古怪的口吻后,便忍不住好奇地试探道:“敢问这位前辈,可是来自西方‘一神教’?晚辈仰慕已久。”
“咯咯,剑师侄,你猜的没错。我这位玛利亚小妈妈妹妹确实是来自西方‘一神教’,不过她从一开始就放弃了西方异能界精神类之‘灵修’,转向我东方修真界之‘金丹大道’了。因此,你俩才会有缘在此相见,咯咯。”————“看刁蛮姐姐又来取笑我了!无论是在西方异能界还是在东方修真界,只要坚信上帝就能得永生。上帝保佑,哈利路亚。”就在二女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时候,一阵哈哈大笑声瞬间传遍了地下洞府每个角落:“终于,终于等到今天了!女经理,你可以安息了。”
“咦?这是……?掌门坛主的声音?掌门大人回来了!”剑逍遥被这声音惊得一愣忍不住道。————“呆子!还‘掌门坛主’?该叫‘岳父大人’了,咯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