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78章:差点走火入魔
 
  话说邹君领着女儿与准女婿去“执事殿”办完手续后便飞速赶来“演武堂”,正好碰上剑无敌到了,于是按照约定便开始比斗,接下来便是一幕幕惊心动魄场面。
“哈哈,师兄,你的‘斩仙无影剑’威力不过……”邹君刚把头接好后,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把擎天巨剑从中一劈两半后直接被惊天剑气湮灭于无形。至此,赛场内外无数观众们受到血腥场面的精彩刺激后,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好声和呐喊声。虽然,女家乐及其一众妹妹早有心理准备,但仍被现场的惊心动魄吓得几乎半死。
惊天一剑过后,就连赛场中心也都被剑气造成了重创,出现了一个数百丈长数十丈宽数十丈深的巨大沟壑,重击造成的冲击力使得占地方圆万亩的主赛场上空法阵护罩轰鸣不已,几乎要有崩溃之感并且仍将不少震荡余波泄露了出去,使得周围的八个分赛场周围都能感受到明显震动,这让女家乐姐妹们惊心胆颤对亲爹更担心了。
“快快快,快让人加固法阵!”演武堂主用神识传音给负责主赛场的一众阵法师们,让其不惜一切代价并尽一切可能立即加固主赛场法阵护罩,以阻挡狂暴冲击!
“哈哈,师兄这一招‘斩仙无影剑’威力却是够大了,但仍旧奈何不了我,因为我仍是当年的‘杀不死!必胜!’哈哈。”随着一阵狂笑之声过后,邹君的身影再次凭空出现,并毫发无损的轻飘飘地缓缓着陆。其实,这一招的威力之大堪比以前的三倍,竟一次就连续毁掉了邹君三颗“道丹分身”,着实让他感到一阵肉疼不已。
“噢?掌门师弟果然有些手段,不过方才一剑肯定也不好受吧?不如再吃我一剑如何?嘿嘿。”剑无敌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于是不等邹君讨价还价,便再次脚踏罡步,十指翻飞,手掐剑诀对着悬空而立的银色飞剑一指,大吼一声道:“斩仙无影剑,灭仙!”不过,这次那飞剑并没射向邹君,而是反方向射回到剑无敌面前悬停。
就在众人看得不明所以时,只见剑无敌面色一肃后咬破右手中指,对着悬停在身前的银色飞剑凭空画符,同时口中还叨叨絮絮吟诵道:“我心即我剑,我剑即我心,心在剑就在,寂灭心剑来!”话音一落,血符一闪而逝没入了银色飞剑中,将银光闪闪的飞剑瞬间染成了血红之色。紧接着,那血红飞剑如同鱼儿一般欢快地扭摆几下后,就渐渐地变得透明起来,最后慢慢地融入了虚空当中。与此同时,剑无敌身上突然爆发出惊天剑意,即便隔着老远的场外观众也有一种仿佛被刀架脖子之感。
“这……这股剑意实在太可怕了,恐怕已经超出了真丹期的境界,达到元婴期了吧?”连在赛场角落处担任主裁判的演武堂主都已被这股惊天剑意压得浑身瑟瑟发抖,那感觉不仅仅只是被刀架脖子后吓得背后凉飕飕,而且还是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抖,仿佛自己此刻就是一只待宰羔羊,无论如何挣扎与反抗,其最终结果必死无疑!
就在邹君眉头紧皱地看着对面剑无敌在施展大威力剑招时,忽然之间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只能用神识感应的无形剑影如同山峰一般陡然矗立在剑无敌身后直指苍穹。随着剑无敌双手并拢高举过头如同无形的擎天巨剑般对着邹君猛然向下一挥,“轰隆”一声听不见的“巨响”落在所有观战众人心中,仿佛自己心脏被扎个窟窿!
“寂灭心剑,斩!”剑无敌爆喝一声后,满脸狰狞地双手并拢向下一挥。与此同时,邹君感觉到一股滔天剑意加身,无论自己想采取什么手段来抵挡都是徒劳,除了自己早有准备的数十枚用来替劫的“道丹分身”早已准备好了之外,就连自己的神识都被凝固住了,那种感觉就像当初在下界东洋岛国之战时“神主”降临的威压。
然而,还没等邹君继续思考,忽然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接着便是身体如同冰晶碎裂一般洒满了周围一地,自己的视野进入了一片无助的黑暗中,没有声音也没有空气,甚至连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只有自己的意识依旧处于半睡半醒状态,就如同被“鬼压床”时难受得要死。然而,现实中的邹君身体只是从中一分为二血洒赛场而已。不过,那滔天剑意在“灭杀”邹君后却反复冲击着主赛场外的巨型法阵护罩,使得一众阵法师们忙不停地往法阵中倾倒大量灵石试图填补海量灵气消耗。
可是,这都不能保证阵法在超负荷运转下维持住护罩的威力。无奈之下,一众阵法师们只好同时咬破舌尖,纷纷将自己口中精血吐到悬浮在自己面前的阵盘上,并一边赶紧吞服丹药一边掐诀念咒操控阵盘,再通过临时“升级”的阵盘来间接操控法阵加快吸收大堆灵石中精纯的灵气,并将那些经过转化汇聚而来的精纯灵气注入到主赛场的“法阵护罩”中,从而尽可能实现成功阻挡场中斗法余波对周围法阵护罩的强烈冲击,否则法阵护罩一旦被强行撑破,则有可能会造成场外的大量观众伤亡!
就这样,斗法的余波如同海浪般反复扫荡着主赛场,除了施法者剑无敌毫无影响之外,邹君的那两半尸体在滔天剑意所激起周围灵气转化的剑气的反复冲刷下瞬间“风化”完全消失,就连方圆万亩的整个赛场地面都被无数的“剑影”扎刺劈砍并划出了无数伤痕!这种级别的伤害,完全堪比元婴期老怪们物施展的“神通域”了。
强横的剑意驾驭着肆虐的剑气在足足咆哮了两刻钟之后才堪堪结束,而原本矗立在剑无敌身后那看不见也摸不着只能用神识感应的擎天巨剑虚影也消失不见了,重新化作一把银色长剑乖巧地躺回到剑无敌的手中。幸好主裁判演武堂主随身带有两张“紫薇天甲符”,情急之下同时取出来后一张贴前胸一张贴后背,然后一边猛磕丹药一边将全身法力输送到两张高阶符箓中,在两层厚厚金色光罩“防守反击”下,终于惊骇欲绝地熬过了这要人命的“惊魂两刻钟”。还好有惊无险,否则就冤枉了。
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所有围观众人无不心惊胆战地将目光投向了主赛场,经过神识反复扫描之后竟然没发现掌门坛主邹君的气息。这一幕让所有原本对邹君抱有极大信心的赌徒们和女家乐众姐妹都开始心中忐忑不安起来,担心邹君或许真的没能逃过这一劫,毕竟刚才那一击“斩仙无影剑”威力实在太大了,想想都让人害怕!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剑无敌胜券在握的时候,虚空之中忽然传来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一花一草一世界,一人一梦一千年!没想到啊,没想到,经此一战之后,竟然让我在生与死之间提前领悟到了元婴期修真者才能领悟的‘道’,看来可以尝试着突破‘元婴瓶颈’了,哈哈。”待邹君的身形慢慢地从虚空中显出后,众人打眼一瞧,发现邹君竟然毫发无损,这简直就颠覆了围观众人对生与死的理解。不过,最开心的当属邹君的一众女儿们了,各个欢呼雀跃,简直把自己老爹当做神明崇拜。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么厉害的剑招怎么可能还杀不死你?就算是元婴老怪在此受我这一击,不死也要重伤!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剑无敌似乎已陷入慌乱之中,由于自信心受到强烈刺激,神志也开始变得有些神神叨叨起来,不只是对自己所修功法的怀疑,还是对自己道心的背叛,终于在惨叫一声后开始抱头痛哭,接着满地打滚,最后变得两眼通红披头散发,手持长剑一指邹君,桀桀怪笑道:“杀不死?必胜?桀桀……诸天仙佛,万界神魔,谁敢阻我?统统杀死!杀!杀!杀!”
此时此刻,剑无敌再也不是十几年前与邹君初次擂台相见时的黑袍银发刚毅青年,而是变成了一个银袍披发红眼嗜血的疯子,心中只有一个执念,那就是“杀”!若任由他如此发展下去,必将成为杀人狂魔而坠入“阿修罗道”,彼时将会万劫不复!这一不可思议的突变也瞬间惊呆了赛场外所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因为他们从剑无敌那双通红的眼眸中看到了滔天的杀意,再结合方才在斗法中其所散发出来的滔天剑意,丝毫不怀疑眼前的“疯子”会对赛场外的围观众人来一场大屠杀!
然而,邹君却绝不会允许事情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于是摇身一晃就来到了剑无敌身前,趁他还来不及挥剑砍杀自己时便赶紧口吐一个“定”字。接着,邹君便双眼紫光爆射,直接对剑无敌施展“摄魄”法术,待完全控制了对方那躁动不安的魂魄之后,便以自己堪比元婴期修真者的强大神识继续施展“嫁梦”法术,终于进入了剑无敌的“白日梦”当中。原来呈现在自己眼前的一番情景竟然让人无语,全都是剑无敌在与自己争斗的各种场面,虽然输赢各半,但总是不能将那邹君彻底杀死。
看到这种场面之后,邹君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仰天一声大吼:“无敌师兄,你已经走火入魔了,还不速速醒来,更待何时?”这是用神识将法力融合后产生的一种精神秘术,来自于“通天神法录”中对神识的各种巧妙运用,有点类似下界地球凡间武林中失传已久的“河东狮吼”,也有点类似于沙门释教佛宗的“雷音咒术”!
随着邹君一声怒吼过后,所有的混乱不堪的争斗场面立刻定格下来,与此同时,邹君摇身一晃便化出无数分身纷纷纵身一跃地扑向了所有还在保持着与剑无敌对战的无数“邹君”,待双方重合后便瞬间退出争斗现场,最后如同倦鸟归林一般纷纷飞回到体内,让邹君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之力又有了明显增长,已堪比元婴中期!
完事后,邹君的魂魄退出了剑无敌的“白日梦”并停止了“嫁梦”法术,同时再次采取同样的方法对着剑无敌爆喝一声:“师兄,你已走火入魔!还不快醒来?”
随着法力与神识的双重震荡过后,剑无敌原本血红的一双眼睛逐渐恢复清明,并且隔着披头散发看到站在身前微笑的邹君后,脸上表情一阵变幻不定,最终还是拱手抱拳躬身施礼道:“多谢师弟及时伸以援手,否则愚兄我必将走火入魔,永坠阿修罗道!师弟于我有再造之恩,恨无所报,请收愚兄三拜!”话音一落,倒头便拜。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早已一目了然,此战仍以邹君胜出,至于“杀不死!必胜!”仍旧像一个金字招牌一样被场外的广大看客们真相疯传,最后成为了一个传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