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81章:下界找人
 
  话说邹君率领黑龙坛“先遣队”驰援地球途中经过月球时得知了地球的惨状后大为震惊,便匆匆拜别了自己师尊的一缕分魂,驾驭飞舟直奔地球而去,救人要紧。
“爹,我们现在去哪儿?”女家乐作为“大姐大”,最有资格代表一众妹妹们发问。当然了,此时此刻,驾驭飞舟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上门女婿剑逍遥身上了。
“先去东方古国东部沿海大都市看看我以前待过的地方还有没有人在?”邹君话音一落,便提醒女婿剑逍遥按照导航路线及时修正飞舟前进方向,目标直指东方。
“嗖”的一声,一道流星划过天际,原来是“龙凤日月梭”正以极快速度飞行在地球表面大气层中。不过,很可惜的是到处阴沉沉的一片,仿佛天降雷劫时昏暗。
既然待在飞船中无法看清远处情景,那么邹君只好一边让女婿操控飞舟减速飞行,一边放出堪比元婴中期的神识之力扫描方圆千里之地,发现到处地面到处白雪皑皑,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硫磺怪味并且还夹杂着些许干扰神识扫描的杂乱电磁波,想必这就是“核冬天”的现状吧?看来地表人类已经凶多吉少,得赶紧找了。
一刻钟之后,当“龙凤日月梭”根据导航判断并沿着地形一路找到原本的东方古国的位置时,神识探知此处的放射性浓度要远远高于别处,并且地面几乎到处焦黑一片,山峰崩塌,江河断流,原本的草地、森林、湖泊、沼泽纷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遍地焦土和玻璃体一般的各种晶石。东部沿海大都市也早已被夷成了平地!
原本应该有一些公路、桥梁、铁路、机场、高大楼房市区位置,在已经被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毁得干干净净,神识扫过后没有一只活物。众人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去“全是套路”那个老旧驾校练习场寻找原来常驻下界分舵的分支机构了,转而掉头直飞附近各省会所在分堂的分支机构。然而,经过两个时辰极速遍寻九州仍无可得。
“看来,地表世界已经完全陷落,但躲在各处防空洞里的人呢?怎么都没发现一个活的?莫非全都饿死腐烂了?还是说躲到底下去了……”邹君不禁自言自语道。
话音一落,邹君便让女婿调转方向,直奔终南山鬼修崖而去,那里曾经的师父玄阴真人留在下界的一处洞府,或许早年被他降服的那个灵智大开的游魂野鬼还在。
就这样,一行人驾驶着飞船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天际,几息之后便来到了终南山鬼修崖,好在此处偏僻得很,并未遭到核打击。待邹君将强大的神识之力扫描到半山腰上突出的那一巨大石台处时,忽然感觉到有轻微的法力波动,于是便指挥着飞舟缓缓地停靠在那处突出的石台上。待众人下了飞船之后,邹君才收了飞船转向山崖。
待神识扫过后,邹君发现当年玄阴真人留下的结界还在,只不过幻形隐匿的效果大打折扣而已,便微微一笑地将强大神魂之力慢慢渗透进了结界之中,果然发现一切照旧,而且就连当年自己一行人离开此地前往西方前坐过的几张凳子摆放方位都没有变化。随着神识继续扫描之后,发现原本属于玄阴真人的修炼室中有阴气溢出。
“鬼魂道友,多年未见,别来无恙?”邹君以强大的神识之力慢慢渗透进了玄阴真人当年的修炼室后,发现当年用来给“山中野修”疗伤的那处“六道极阴阵”的中心处正有一道三尺高的黑影盘膝而坐吐纳练气。不过,当那道黑影忽然听到邹君的神识传音后,顿时一个激灵鬼啸道:“敢问是哪位前辈造访?恕晚辈有失远迎!”
“哈哈,不要害怕,是我邹君。”邹君的神识传音回荡在这间十几方丈的修炼室中:“一万年前,我曾经带领过一支七人小队伍来邀请师尊玄阴真人西行求援。”
“什么?一万年前?你真是主人专门派来接我去上界的人?”鬼魂惊喜道。————“算是吧,呵呵。不过,我没有随身携带那开门灵符,麻烦道友开门呗。”
“你是在开玩笑吧?既然是主人专门委派,岂有不赐给灵符之理?我可不想再上当了。”那鬼魂似乎心中有怨气,说起话来不太中听:“前些年也有人来骗我。”
“前些年?什么时候?”邹君听得迷糊,不禁好奇地问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知道如此隐秘之处?”————“就在十几年前,听他们自称是黑龙坛的人。”
“什么?黑龙坛的人?他们怎么知道这里?后来又去了哪里?”————“这个嘛,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他们离开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地动山摇的声音。”
“地动山摇?难道说有人在附近斗法?”邹君好奇道。————“非也,是像洋鬼子用多门火炮密集轰炸一处的声音,从那以后就一直天昏地暗,遍地亡魂。”
“一直到延续到现在都是这样吗?那可就麻烦了。”邹君担心道。————“敢问阁下是担心那些离开的黑龙坛人的安全?还是担心那些亡魂的去处?桀桀。”
“两个都担心,有什么问题吗?”邹君好奇道。————“若只担心黑龙坛的人,那就请带我去上界,因为我知道他们现在何处。若担心亡魂,那算我白问。”
“好的,我答应带你去上界,但你得开门先让我们进去歇会儿吧?”————“桀桀,希望你说话算话,否则你将永远找不到那些人的下落,桀桀。”鬼魂道。
“没问题。我邹君对天发誓,若有戏言,天打五雷轰!”话音一落,头顶上空竟然真的“轰隆”之声不断,仿佛是这方天地在回应着邹君方才对天所发出的誓言。
就在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邹君看个不停的时候,原本像是木头人一样毫无反应的邹君忽然呵呵一笑道:“走吧,到你们师公玄阴真人当年留下的洞府里看看去?”
“进去看看?可是那只是一面悬崖绝壁呀爹?”众女也是感觉很奇怪,不过仍旧亦步亦趋地跟着邹君朝着对面的悬崖绝壁大步而去。然而,令人感觉奇怪的是,就在众人即将走到近前时,那面紧贴山崖百丈之高的绝壁上竟然突然泛起一道白光之后,一道扇形的“光门”凭空出现,就仿佛是一处结界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样怪异。
“恭迎前辈们大驾光临,老小鬼有失远迎,还请前辈们赎罪!”一团漆黑如墨的气体顿时幻化出人形后,由内而外轻飘飘地来到了大厅入口处对着众人躬身下拜。
“鬼?还真是个鬼呀?咦?修为境界怎么只有筑基其大圆满?”众女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着那只鬼魂,似乎只要对方敢有所不敬,必定会出手将其灭杀以除后患!
“诸位前辈好眼力!若非从十年前开始出现‘天地大劫’导致数不尽的亡魂慌不择路送上门来让老小鬼我敞开肚皮吞噬,老小鬼也不会有这番修为境界,桀桀。只可惜最后吞魂摄魄吃得太多了导致修为境界迅速飙升后引来天罚雷劫,死里逃生才挨了过去,结果修为境界从真丹期直接掉落回了筑基大圆满,但也捡回了一条命。”
众人听罢后,不仅噗嗤一笑,尤其是女家乐更是好奇道:“喂,老小鬼,你能吞魂摄魄?是谁教你的?修炼的又是什么功法呀?你若说出来或许我知道,咯咯。”
“桀桀,小丫头,你在看玩笑吧?老小鬼我师承大名鼎鼎的鬼修‘玄阴真人’!五千年前,主人‘玄阴真人’重新找到了返回上界之法,原本想带我一起离开这里,奈何我当时境界太低只有练气九重天且还没有肉身,无法长时间离开极阴之地,便破例传给我一部‘万魂不灭功’,让我在下界继续修炼,说以后有人来接我。”
“万魂不灭功?真的假的?我怎么从来没听见那老头提起过?”女家乐瞬间不淡定了,转过脸来瞅了瞅自己的老爹后,再满脸怒气未消地嘟囔道:“这老家伙欠我那么多钱,说要当面传法给我,竟然还敢藏着掖着,真是太不像话了。你说,那糟老头子教你的功法教‘万魂不灭功’?有没有玉简为证?实在没有就背口诀来听。”
“桀桀,小丫头,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为什么要背口诀给你听?”鬼魂似乎也被激怒了,忍不住一声鬼啸起来,顿时震得室内空气泛起阵阵涟漪,除了剑逍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外,其他所有人都若无其事。鬼魂发泄完后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他的修为境界在勉强度过天罚雷劫被暂时压制到筑基大圆满,但神识强度仍在真丹期。
女家乐与一众妹妹们彼此对视一眼后笑而不答,反而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鬼魂道:“老小鬼,你若听话就不会受苦,否则把你一口吃掉,连渣渣都不剩,咯咯。”
“桀桀,你敢吃我?怕你没那个本事吧?除非……”话音还没落,便被女家乐轻启红唇后,口喷灰雾一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待老小鬼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处陌生的空间,那里天昏地暗,阴气弥漫,到处都是游魂野鬼和僵尸骷髅,正以为到了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之处时,忽然一个声音道:“阴阳界欢迎你。”
“阴阳界?难道是通往十八层地狱的那个阴间?”鬼魂吃惊道。————“不错,想必你也知道一旦被这里的阴司抓走后会是什么下场吧?桀桀。”厉鬼笑道。
“啊——不——不要!我修炼万年只想成为鬼仙,不想投胎!”老小鬼哭丧着一张鬼脸,半晌后才回过神来道:“只要你能送我离开这里,我什么都答应你!”
“桀桀,真的假的?我要你奉我为主,从今往后听我调遣,如何?”女家乐化作罗刹鬼体后,阴恻恻地笑道:“你若答应,送你离开。若不答应,就下地狱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