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88章:通幽
 
  且说邹君结成元婴后继续留在宗内一边巩固修为一边陪伴家人,同时还大量炼制丹药地品丹药以备不时之需,期间还助俩蜥蜴人随从凝结真丹并让其回地球探亲。
时间如流水,眨眼过五年。在其此间,邹君不仅彻底巩固了修为,而且境界也有明显提升,堪堪达到了元婴期一重天。于是,在征求了“器灵娃娃”的意见后,果断解封了“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之“通幽”,就是神魂出窍前往九幽地府拜访“十殿阎罗”的神通。然而,幽冥鬼蜮从广义上来说却包含了多个彼此比邻的阴暗世界。
“通幽”原本是修真者修炼到“元神”境界后,在晚间施展“元神出窍”神通才可打开“两界通道”,绕开“鬼门关”直奔“阴阳界”,并造访“九幽地府”的一种“天赋神通”。不过,由于“通幽”乃来自“天道圣人”通天教主所创的“旁门左道七十二术”,再加上“混元真诀”为截教镇教心法之故,故能提前造访幽冥了。
上界大能在创建“幻真界”天球之初,便将地底的幽冥鬼蜮对应地表世界的设计划分出了“阴阳界”、“地狱界”、“恶鬼界”、“三魂界”,这就好比地表世界的四大部洲一样。但“恶鬼界”也叫“罗刹界”,主要为来自异域西方异能者死后所化恶灵之归属;“三魂界”也叫“鬼蜮修真界”,主要为修真者死后魂魄回归处。
“阴阳界”与“地狱界”目前依旧归于上界天庭直属管辖,并且九幽地府的“十殿阎罗”便是天庭在幽冥鬼蜮的主要代言人。而幽冥鬼蜮原本为太古时期女娲大神所制造的第一批“人”中“十二巫祖”之一的女巫“后土娘娘”设立,更将自己的身躯化作整个地下世界,并以自己所掌握之天地大道化作“六道轮回”,功莫大焉!
因此,“后土娘娘”以自己收容时间亡灵往生轮回之功可与天庭玉帝比肩,地位之高远在玄门道教的酆都大帝、沙门释教的地藏菩萨、天庭的十殿阎罗之上,不过后三者都彼此相互合作共同管理“阴间”,也就是幽冥鬼蜮。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邹君打算利用“通幽”法术之便利去专程拜访一下地藏王菩萨坐骑谛听。
毕竟“通天神法录”乃谛听神兽当年随意所创流传外界的,既然“扶桑神教”已经被“一神教”所灭,而且功法残本也不知所踪,那还不如想办法去找原始版本。此外,邹君也从长女家乐处得知当年自己认不出来历的那本造型古怪的“鬼书”竟然是来自幽冥鬼蜮“恶鬼界”罗刹鬼族的一门顶阶中等极品功法,可修至大乘后期。
此外,由于邹君已经成功进阶元婴,按照“器灵娃娃”之前所言,可以在总结自己在真丹期掌握的多门法术基础上,依靠“贯通”之术来融合创造出一门新法术。
“敢问前辈,新融合的法术会是什么呢?晚辈还真是期待啊!”————“哼,小子,你在真丹期掌握的法术多以借助外力、神通、收纳、炼体为主,因此这次融合的新法术便是‘生长’了。简单来说就是可是身体变得无比高大,同时力量与速度成倍增长,受伤后恢复能力也会变强,类似于‘法天象地’与‘大小如意’。”
“什么?‘法天象地’?‘大小如意’?那不是‘封神密录’下篇‘玄门正宗三十六法’里仙人才能使用的高深法术吗?真大假的?”邹君听罢后,顿时惊呆了。
“哼,本大仙乃上界大罗金仙,会那么无聊地去哄骗你一个区区下界元婴真君?”器灵娃娃没好气道:“此法术可使你身体变大变小,但也不是没有限度,其变化倍数与你自身修为境界与法力深厚成正比,每进阶‘一重天’对应一个数量级,由此可知你目前最多只能变化为本体三十倍之大或三十分之一小,怎么样?好玩吧?”
“什么?三十倍?那岂不是能身高达到十几丈了?这也太夸张了吧?我太喜欢了!呵呵。”邹君听罢后两眼直冒金星,终于不再因女儿们是分身之事埋怨对方了。
“桀桀,喜欢就好,没事别来打扰本大仙作乐,这‘擂台比武招亲大赛’还得继续举办下去。太好玩!”器灵娃娃又补充道:“还有,你那四个婆娘的肚子不是又开始闲得慌了么?所以你赶紧生娃去,有多大力气就使多大劲儿!只要你娃娃生得够多,让本大仙和那五个该死的老家伙一起玩得开心,以后有你好果子吃,桀桀。”
“啥子?还要生娃?那我不成种猪了?不行,生娃太累!养娃更累!”————“哼,小子。没想到你才养几天娃就嫌累?修真路漫漫,好好适应吧,桀桀。”
话音一落,器灵娃娃便掐断了与邹君的心神联系,让邹君心中郁闷不已。不过,想想也是,此次渡元婴雷劫,若非“五方神兽”显灵护法,自己恐怕早已陨落了,又何谈继续修真问道觅长生?反正按部就班得了,该来的总会来。一想到这里,邹君便趁着与家人团聚之际,便宣布自己打算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准备领悟一门新法术。
是夜,邹君端坐在床,盘膝而坐吐纳练气,看起来是在入定修炼,实则在运转“通幽”法术,只见浑身上下冒出一阵黑气翻滚之后,便在头顶处形成了一个深邃的幽深通道,里面阴风阵阵鬼哭狼嚎,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乃连同地狱之门。不过,邹君此时却面无表情,仿佛一尊木偶般动也不动,除了胸部微微起伏之外如同植物人。
然而,此此时此刻,邹君的神识空间里早已空空如也,因为那神魂小人已经通过黝黑通道前往幽冥鬼蜮去了。不过,盘膝在黄庭处的元婴小人却依旧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吐纳练气,仿佛对本体识海中那神魂小人的一举一动漠不关心,但却又彼此心心相通,好像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呈现在自己眼前一样,完全是一副阴间鬼蜮画面。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天空没有月亮和星辰,到处一片灰蒙蒙。”邹君刚踏足阴阳路时,感觉很不一般,但放开神识一扫过后,才发现方圆千里之内到处都是游魂野鬼和骷髅僵尸,并且地面全是黑土、碎骨、石屑和一滩滩黑黝黝且臭气熏天的水洼,仿佛被漫天尸水侵染过一样,不仅寸草不生而且还时不时有气泡冒出来。
此时,周围响起了呼呼风声,原来是鬼蜮幽风刮到阴阳界了。不过,那寒冷刺骨的鬼蜮幽风似乎被一层无边无际的结界挡住了,无法继续向前肆虐。这时,邹君赶紧将神识的探察力度加大,毕竟在突破元婴的过程中,自己的识海空间也被神魂小人撑得继续暴涨五成以上,因此其对应的神识覆盖范围已经达到了方圆一千五百里。
此神识强度完全可以比肩元婴后期修真者,因此经过一番反复扫描之后,邹君终于发现那处结界其实是沿着一条长长的河流而设立,在河流对岸便有许多气息强大的鬼物,而在河流靠近阴阳路这边则仅有一些实力极其弱小的鬼物而已。不过,此次最大的发现是一千二百里外有一座古怪的拱形石桥,桥上正有密集人影挨个而过。
只见那石桥就如同一道弯曲彩虹般仅能容纳一人通行,而行走在石桥上的那些“人”全都半实半虚,摇摇晃晃着离地三尺悬浮飘走。这让邹君瞬间响起了一个民间传说,莫非那座桥就是“奈何桥”?难道那些“人”都是来自阳间的“亡灵”?想到这里,邹君心中更感兴趣了,便掐诀念咒将自己也化成一个亡魂野鬼,想去插队。
“去去去,哪里来的小鬼?竟然敢插队?哪凉快哪儿待着去?”就在邹君化身亡魂野鬼想去一探虚实之际,竟然被几个手持荆棘皮鞭的鬼卒撵来撵去。不过,那些身穿“地府”字样制服的鬼卒们修为境界太低,仅相当于练气灵徒而已,因此邹君并没与之较真,而是与对方玩起了“躲猫猫”。不过,他很快就被“人”给盯上了。
“兀那泼皮小鬼,有没有鬼蜮通行证?赶紧拿出来给你鬼爷爷一看?若干私自偷渡,决不轻饶!”话音一落,一名领队模样的牙擦鬼满脸黑气地迎了过来,将手中缚魂锁一甩便缠绕在了邹君的脖子上,用力一拽就将邹君这只新鬼拉到近前。紧接着,这鬼一双蒲扇大小的鬼手便如同巨钳一般狠狠地将邹君握住,让邹君动弹不得。
“哼,你这小鬼,到处乱串,想必就是一只没有‘通行证’的‘偷渡鬼’,桀桀。”牙擦鬼领头见其他鬼卒都忙着驱赶凡人的亡魂没注意这边时,便露出了一个邪邪的笑容道:“小家伙,你鬼爷爷我最近忙里忙外累坏了,正好借用你的魂力来补补身子,所以为避免你乱跑,还是让你乖乖地躲到你爷爷我的肚子中去吧,桀桀。”
话音一落,这鬼张口欲吞,却不料被邹君似笑非笑地悄悄口吐一个“定”字完事,接着再双眼一瞪,开始施展“摄魄”、“嫁梦”法术,将这只相当于筑基真修境界的牙擦鬼领队的记忆翻来捣去,终于知道了此处有条“奈何川”,是“阴阳界”与幽冥鬼蜮的实际分界线。在桥的这头有“三生石”,亡魂可查看自己的前世今生。
若是对阳间前世的挚爱恋恋不舍不想错过下辈子“情缘”,亦可从桥上跳下去自愿沉沦于“奈何川”中,等待千年后再转世轮回与自己的挚爱再续前缘。不过,只有等到彼岸花开之时才能看见自己前世的挚爱走过“奈何桥”,而对方却无法看见沉沦在河水中的自己,只能一厢情愿地希望对方因对自己的“深爱”也从桥上跳下。
但即便侥幸如此,二人在“奈何川”中相遇后也无法脱离煎熬,只能继续沉沦,等到彼岸花开满十次后,方可携手重入轮回再续前缘,正所谓“一花一草一世界,一人一梦一千年”!等过了此桥后,众亡魂还得登上“望乡台”,回忆自己一生经历的喜怒哀乐与爱恨情仇,待悔恨之泪流干后才能前往下一站喝孟婆汤,忘却前尘。
待忘却前尘往事后,没有了七情六欲便是“干净鬼”,可以送往九幽地府十殿阎罗处让判官判处前往“六道”转世轮回。到了这里,邹君终于明白了其整个过程,心想若要去找地藏王菩萨,估计还得过罗阎王那一关,跟阴曹地府发生点什么关系,最后难免不会惹来麻烦。若不用那么麻烦就好了,不知能否从孟婆处得到突破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