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90章:拜托
 
  话说邹君化身亡魂在幽冥地府四处乱窜,误打误撞来到一处“天师府邸”门前,不仅惊扰镇宅鬼兽,还被一名“陌生女子”警告,此事说来蹊跷,请听继续分解。
“昆仑山黑龙坛?那是何地?”话音一落,府邸大门打开了,只见一名上着黄裳下穿翠裙面若梨花的年轻少妇走出大门,瞅着邹君不禁秀眉微蹙道:“你既然说自己是来自阳间,那为何又是一副‘巨鬼’打扮?真叫人看不明白!”此女虽在阴间久待,但身上并未沾染鬼气,而是以肉身存在,却也无阳间人气,端的是诡异无比。
“前辈误会了,晚辈乃阳间一名人族鬼修,是故能施展‘鬼转真身’法术。”邹君话音一落,便收了法术,瞬间变回了人样,竟是一名黑袍罩体三缕长须中年人。
“咯咯,还真是个‘生人’?那就进屋说话呗。”话音一落,那年轻少妇便缓步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邹君,好半天之后才噗呲一笑道:“还是个修真者,不错。”
“请恕晚辈还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岂敢乱入贵府?”邹君拱手施礼道。————“咯咯,我叫钟藜,是这府君钟馗之妹。天师钟馗,你听说过吗?”少妇道。
“什么?前辈……前辈竟然是往来三界伏魔圣君天师钟馗的妹妹?晚辈有眼无珠,还请前辈恕罪!”邹君听罢后,瞬间被吓了一大跳,真是好巧不巧遇到大神了。
“咯咯,原来你也知道我大哥的威名?那就进屋说话呗。”少妇热情道。————“只是,只是晚辈修为低下,身份卑微,如何敢贸然而入?万一引起误会……”
“咯咯,没啥误会。偌大一处府邸,除了我们兄妹俩和一些手下随从,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人了。哦不,再也没有什么鬼了。我见你面善,又来自阳间,进屋吧。”
“既然前辈如此热情,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些前辈。”话音一落,邹君便在钟藜引领下,跟着亦步亦趋地跟着跨过门槛进屋了。一入府邸,感觉就像是进入了阳间的一处大户庄园,只见高墙环绕,莲池假山,屏风院墙,栈道回廊,亭台楼阁,房舍幢幢,仙气氤氲,袅袅晃晃,虽无青松绿草鸟语花香,但也别出心裁了。
入了客厅,邹君定眼一瞧发现偌大一个厅堂中竟无多少摆设,除了必要的茶几、茶具、案桌和几张胡坐外,就这剩下四周墙壁上的一些写意山水画、田园诗画、敦煌飞天、侍女箴图,竟然不见有供使唤的下人。就在邹君感觉好奇之际,只听钟藜“啪啪”两声轻微击掌后,那原本还挂在墙上的“仕女箴图”便如同活过来了一般。
只见那些侍女人们翩翩起舞,从图画中走了出来,有的跳起霓裳羽衣舞,有的犹抱琵琶半遮面,还有的乖巧至极奉上茶水……这一幕幕不可思议,让人叹为观止。
“前辈,这……她们如此乖巧美妙,到底是真人还是法术幻化?”邹君先是看呆了,忽然觉得有些失礼,赶紧转移话题道:“妙啊!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咯咯,你觉得她们美不美?喜不喜欢呀?咯咯。”钟藜虽然貌不惊人,但若有外人在此定会感觉很不适应,毕竟对于初来乍到的陌生异性,竟然敢于如此开放?
就在邹君面露尴尬,不知如何回答之际,忽然一个爽朗的笑声传进了府邸:“哈哈,小妹,为兄回来了。我家小妹在跟何人说话?家里何时来客人了?他是谁?”
话音一落,一名身穿大红状元官袍的赤面虬髯彪形大汉跨门而入,迈着大方步直奔邹君而来,边走边笑:“嘿嘿,竟是个‘生人’,果真稀客啊!请坐,上茶!”
邹君早就感知有一股惊人威压急速靠近,便赶紧收敛心神,假装诚惶诚恐地躬身施礼道:“晚辈昆仑山黑龙坛炼气士邹君,拜见伏魔圣君钟天师!晚辈不请自来,打扰前辈清修,还请前辈恕罪!”————“哈哈,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个元婴期修真者?不错,正和我意。小妹,你觉得如何?不如就这小子得了,嘿嘿。”
看着眼前这一对兄妹没头没尾又莫名其妙地互相暗示这什么,邹君顿时感觉不妙,于是赶紧起身施礼道:“敢问二位前辈,不知有何事需要晚辈效劳的?晚辈一定竭尽所能帮二位前辈办到!”————“哈哈,邹君是吧?你小子无需紧张。先说说你的来意吧。”话音一落,钟馗便将腰间的三尺宝剑解下往案桌上一放“啪”。
邹君神识一扫,发现那看似普通的三尺宝剑虽未出剑鞘,但却有一股惊天灵压散发出来,给人感觉远超后天灵宝“小棺材”不知多少倍,真不知是何种等阶飞剑?
“回二位前辈的话,晚辈此番前来阴间地府,原本只想拜访一下地藏王菩萨,顺便向他的坐骑谛听兽求取‘通天神法录’的完整版,完事后在顺便去一趟‘恶鬼界’罗刹鬼族领地,将‘罗刹阴阳功’的完本也寻找到手后,便立即返回阳间,毕竟晚辈以元婴修为强行元神之事,时间一长恐怕魂魄难以附体,毁了道基就晚了!”
“噢?原来是寻找功法。不过以你目前低得可怜的修为境界,别说去拜见地藏王菩萨,就是去了罗刹鬼那儿也没‘鬼’理你,到时候指不定还白跑一趟,嘿嘿。”
“什么?这……既然如此,晚辈该如何是好?还请钟天师看在晚辈与前辈同属修真者的份上,给晚辈指条明路。晚辈感激不尽!”邹君话音一落,赶紧一躬到底。
“哈哈,小子呀,此事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全凭你自己决定。”红脸虬髯的天师钟馗话音一落,便再也不说话了,而是似笑非笑地转过脸去瞅了瞅自己的妹妹。
“大——哥——这……你叫小妹如何开口呢?哼,真坏,坏哥哥,坏透了!不理你了,咯咯。”话音一落,原本满脸苍白的钟藜竟然一脸异样潮红地碎步跑开了。
“敢问钟天师,这……钟藜前辈这是怎么了?”邹君见状,感觉莫名其妙。————“嘿嘿,还能怎样?还不是少女怀春?你小子莫非连这都看不出来?嘿嘿。”
“少女怀春?可是……可是晚辈从钟藜前辈身上感应不到丝毫活人的气息呀?”邹君话音一落,忽然发现对面钟馗的眼神瞬间变得不善起来,赶紧又改口道:“当然也没有感觉到死鬼的气息,呵呵。”————“哼,小子?莫非你想说我家小妹不是人?只不过是像这些‘侍女箴图’上的‘画中仙’一样中看不中用?哼哼。”
“不不不,晚辈绝无此意!还请钟天师千万不要误会。”邹君汗颜道。————“哼,小子,别装了。本君知道你一直好奇我家小妹,那本君告诉你又何妨?”
在邹君惊讶的眼神中,钟馗开始从头说起。原来钟馗自幼父母双亡,只留下年幼的小妹与自己相依为命。兄妹俩长大成人后,才华横溢且武功高绝的大哥赴京赶考中了状元就是未来的“驸马爷”了,这原本应该是喜庆之事,但因钟馗相貌奇丑而被皇帝嫌弃,只得愤怒抗争,最后无力回天便当庭撞死在大殿龙柱上,让皇帝难堪。
皇帝为了挽回天下士子之心,下令以状元礼遇厚葬钟馗。与此同时,钟馗魂魄进入地府后,由于放心不下自己年幼的妹妹,于是在“有心人”的帮助下得以前往“鬼蜮修真界”做了一名“鬼族人修”,后来修为渐长并得到了冥河灌体的机会渡过“冥界”一举修成“鬼仙”,法力高强,并从此受天庭委派并担任起了冥府判官。
数年间,钟馗在一边履行公务一边想着如何安置自己的妹妹。首先从当年曾经借钱给自己赴京赶考的好友杜平说起,反正对方至今未娶,正好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他以报相助之恩。于是待到除夕夜,钟馗便命令自己手下小鬼们一起敲锣打鼓将自己的妹妹打扮得花枝招展地送到了杜平家完婚。然而,好景不长,杜平却一命呜呼了。
就这样,钟馗又得想办法给自己的妹妹找婆家,接下来的几年里钟馗的妹妹前前后后嫁了18次,每次婚后没多久就死了男人,于是被传出“白虎星,克夫命”。直到最后有一个沦落到给富妇当面“面首”的男妓愿意接纳钟馗的妹妹。然而,婚后没多久,那名生龙活虎的男妓眼瞅就又快要不行了,无奈之下钟馗只好以权谋私。
钟馗与妹妹合谋,利用自己“判官”的便利身份,盗取了“生死簿”并私自给那男妓加了三年阳寿,已让妹妹能与对方尽享夫妻之乐。为此,钟馗还与阴司同僚们起了冲突。不过,后来在男妓死后,钟藜也不想活了。无奈之下,钟馗只好向背后的“大能”求助,施展一门“秘法”将自己妹妹的命运与自己命运强行绑定在一起。
于是,只要钟馗不死,钟藜就死不了,也不会变老。兄妹俩才一起搬到了阴曹地府居住,就是现在的情况了。邹君听到这里,心中满是震惊,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样?小子。本君就拜托你收下我家小妹吧?别让她孤苦伶仃再过一辈子了!”————“可是……实不相瞒,晚辈在阳间已经有了四位道侣,并且还生了一大堆孩子。”————“哼,小子,你玩我不成?那是阳间之事!就算你有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道侣又如何?但在阴间,你就得收了我家妹子,否则,嘿嘿。”
“否则……否则如何?”邹君惊恐道。————“否则,你不但得不到你想要的两门功法,而且魂魄也绝对还不了阳!”钟馗虎着一张脸道:“若是你收了我家小妹,本君亲自出马为你将那两本功法完整无缺拿到手,并且从此往后无论你想修炼何种厉害鬼道功法,只要在这幽冥鬼蜮中出现过,本君就一定能帮你找到,如何?”
“哈哈,若果真如此,那就太好了!晚辈就谢过钟天师,拜托前辈了!”————“嘿嘿,小子,要说拜托,还是本君要拜托你收了我家小妹,免得守活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