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91章:各取所需
 
  且说邹君在阴曹地府误打误撞跑到了天师钟馗附上,被钟馗妹妹钟藜一眼看上后,那问题就来了。在权衡利弊后,邹君最终不得不接纳钟藜为自己在阴间的道侣。
说是“道侣”也不过是说的好听而已,毕竟钟藜本身不是修真者,却因为自己的魂魄被其兄长用“秘法”封印在体内之后,再将兄妹二人的命运长河强行捆绑在一起,便是已经改动了天道法则。因此,钟藜不用吃喝拉撒也不用修炼都能与自己的兄长命运共享,惟一的缺陷就是在千万年的孤独寂寞里守寡难熬,总盼着来个活人。
“大——哥——欸,他真答应了?咯咯。”钟藜俏脸飞霞地弱弱道。————“哈哈,放心!有你大哥我亲自出马,那小子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钟藜虽然长得并不太美,远不如邹君在阳间的“左拥右抱”与“前呼后应”,但是作为隋唐时期北方传统民间少妇打扮,仍不乏单纯可爱又娇憨可人,适合作伴。
“嗯呐,大哥,又威逼利诱他?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咯咯。”钟藜羞涩道。————“放心,你大哥我如今修为境界已达到太乙真仙,对天地大道法则早已能产生共鸣,就像你我兄妹间如今休戚相关且命运与共一般,让那小子心甘情愿地接受你还不是易如反掌?放心,他会与你结成夫妻,不过生儿育女之事目前还不行。”
“咦,大哥,为何呀?你不是太乙仙尊吗?”钟藜奇怪道。————“大哥虽然能私下里给他增减阳寿甚至也能将其命运长河与你绑定,但他毕竟修为境界实在太低,目前只能依靠法术来使魂魄自由穿行阴阳两界,除非他能在短时间内修至‘阳神大成’甚至归元境界,方可实现肉身穿越,所以小妹就先忍耐一番吧,嘿嘿。”
“噢?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小妹放心就是,咯咯。”钟藜原本苍白无血的脸上早已酡红一片,如同喝醉酒了一般让人见了生怜,竟有种忍不住想去呵护的感觉。
“不过,也可以破个例,那便是趁着阳间每年‘中元节’期间百姓祭鬼时,为兄可以用法术将你变化成‘剪纸人’送到阳间。待解开法术后,你便能与之真人欢好,珍稀每一次机会便成,嘿嘿。”————“大哥,你对我太好了。”钟藜更加羞答答道:“可是,如此一来,会不会被其他鬼差同僚背后参你一本以权谋私?”
“哼,谁敢告我?上次没把他们打疼,所以敢继续上串下跳?”钟馗原本虬髯赤须的大红脸上顿时煞气腾腾并转为黑红之色怒喝道:“这次只要它们还敢多管闲事,本君定要恩将仇报,把它们全都重重打残废,看以后谁还敢在背后乱嚼舌头议论本君?哼!”钟馗由于太过于溺爱自己的妹妹了,已经将小妹当成了自己的逆鳞。
正因如此,邹君才不得不答应与钟藜在阴间结成夫妻。至此以后,钟藜心有所属就不会整天闷闷不乐,而钟馗也能开开心心往来三界继续自己除魔卫道大事业了。
不过,此时的邹君也只是魂魄状态,虽然与钟藜当场拜堂成亲,奈何自己的魂魄之躯如何能与对方真人实体欢好?即便是用阴气凝聚了身体也达不到真正的效果,只能等到自己将来修炼到“炼虚”后期境界,可以阴、阳二神同时离体,以精血来显化肉身之后方能与对方过上正常夫妻生活。对于这一点,钟藜一直满心期盼着呢。
就这样,邹君成了钟家的“上门女婿”,这也终于让邹君体验到了另一种难以言表的男女之情,虽不至于像自己在阳间的女婿剑逍遥那般一切尽在被掌控中,但也有种身不由己之感。不过,好在这里是阴间,与阳间并无瓜葛,况且钟家兄妹俩对自己也是客客气气并未过多为难,这便让邹君渐渐开始对这个“家”产生了认同感。
三天后,邹君与钟藜相拥一起欣赏“敦煌飞天”胡姬们在热辣狂舞时,一声爽朗的哈哈大笑再次远远地便传进屋里来:“小妹,妹夫,为兄回来了。哈哈,看,这是什么?”话音一落,身穿大红状元官袍的钟馗顿时现身于厅堂之中,手里正拽着两枚三寸宽尺许长的古怪玉简,一枚黝黑深邃到发亮,另一枚则黑红相间似有血煞。
“哈哈。妹夫,看看这两枚玉简,是不是你要的?”钟馗随手扔过来,随即又道:“罗刹鬼一见本君亲临便赶紧奉上,只是那谛听兽,磨蹭了老半天才肯交出。”
“大哥辛苦了,还请喝口茶,先歇会儿,待小弟我查探一番便知。”邹君见状,早已乐得心花怒放,于是一挥衣袖便将两枚玉简笼入手中,便逐一往额头上贴去。
“果然是‘通天神法录’全本,共7层49章,哈哈,可修至金仙后期有助于破境太乙,真实太好了。”邹君放下黝黑玉简后,起身对钟馗躬身一礼道:“多谢大哥!”话音一落,继续拿起另一枚黑红相间带有煞气的玉简往额前一贴,不禁再次开心地笑了起来,自言自语:“没想到这‘罗刹阴阳功’竟是一部顶阶中等极品功法,共有9重27章,可修炼到大乘境界,真是太好了。如此一来,我家丫头们就有事情做了,至于那新建立的‘玄阴宗’也算是终于有了一部最适合的镇宗功法了。”
钟家兄妹俩看着邹君乐得手足舞蹈,不禁相视一笑。随即,钟馗哈哈大笑:“妹夫,东西都已经拿到了,是想在此多留几日还是赶紧还阳?大哥我可随时送你。”
“噢?大哥可随时送我还阳?”邹君听罢后,感觉不可思议,因为之当初在施展“通幽”法术时已经给元婴下达了指令,只要自己在阴间掐诀念咒,那元婴也会同步在阳间施法终止此术,到时候便会在邹君头顶再次形成一个黑色漩涡,将邹君的魂魄吸回阳间送进识海,如此一来便完成“还阳”了,只是没想到钟馗竟然有此说。
“哈哈,妹夫莫非忘了你大哥我乃‘往来三界伏魔圣君’?”钟馗哈哈笑道:“无论是人族鬼修还是鬼族人修,只要修成了鬼仙便能不惧阳光照射且自由通行三界。其往来之法与尔等还未成仙之修真者不同,尔等须成功度过飞升雷劫并得到此方宇宙的天地大道认可才行,而我等神仙只需用仙气激活法则便能立刻跨界传送。”
“什么?没想到成仙之后还能有这般好处?”邹君听得大为吃惊。————“嘿嘿,好处多了去了。看到没有,那些‘画中仙’们,都是你大哥我随手作画,收笔时往上面喷吐一口‘仙气’之后,那些画中事物立刻孕育出灵性,有了自己的本能意识,再受到天地大道法则加持之后,就相当于真实景物与真人一般,好玩吧?”
“好玩,好玩,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大哥能教教小弟么?”邹君忍不住道。————“此乃真正的‘仙术’,是教不来的,待你修成仙人,自会如我这般。”
邹君听罢后,不仅大失所望起来,想想自己如今才刚进阶元婴真君,以后要逐次进阶的还有化神真尊、反虚真一、归元真我、合体真灵、大乘真圣,渡劫飞升之后才能成仙。其实,“成仙”的过程也就是这方天地大道对修真者的精、气、神、魂、肉身等要求做到“九九归真”,自成一界并能自我演化,其中关键便是法则之力。
这些都是后话,看邹君能否依次度过以后的飞升天劫再说,否则如此逆天而行,一旦死于“天罚雷劫”之下,一切都将成为泡影,想再多也没用。于是,在夫妻俩一阵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之后,钟藜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哥拽着自己的第19位“新男人”在自己眼前跨步虚空消失不见,等再次出现时已回到邹君的阳间洞府中。
当邹君魂归附体后徐徐睁开眼睛时,便看见一名虬髯赤须红脸魁梧的大汉矗立眼前,身着大红状元官袍,腰间别着一把三尺宝剑,不是钟馗还能是谁?于是,邹君赶紧起身见礼让座,正想唤下人进来上茶时被钟馗适时制止了,并哈哈大笑道:“昆仑仙山果然有些门道,地下深处结界中还隐藏着一个背后势力,为兄就告辞了。”
“大哥,您刚才说那‘背后势力’是何势力?小弟我怎么从来不知?”————“呵呵,那个隐藏势力叫‘黑龙宗’,里面全是元神期修真者,好像跟你们黑龙坛有‘共生关系’。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你只需要好好修炼,待每年中元节一到,为兄便将小妹带来此处与你团聚,你可要抓紧时间把握机会,嘿嘿。”
话音一落,钟馗根本没给邹君说话的机会,便跨步虚空消失不见了。看着对方竟能如此神奇地随意来往于三界六道,邹君顿时大为羡慕,于是继续埋头苦修起来。
时间如流水,眨眼又五年。在这五年中,邹君一直深居浅出埋头苦修,不仅将以前所有所有功法利用“贯通”法术来重新梳理了一遍,而且借助“贯通”之力将“罗刹阴阳功”和“通天神法录”从头到期尾仔细研究了一番,虽不敢说烂熟于心,但至少也能拿得出手,对以后按部就班地继续深挖狠究刻苦修炼一定会大有帮助。
在此期间,邹君不仅定期与钟藜团聚欢好深耕细作,而且还抽时间一边继续“左拥右抱”和“前呼后应”,一边赶紧为众女儿们传授功法指点修炼,忙得不亦乐乎。现在,大女儿与女婿为宗门之事操劳不停,有时还得将小孙女带回洞府让四位姨娘帮忙照看。二女儿们的修为境界也先后进阶到了真丹中期,仍在继续苦修。三女儿们如今也早已各个修至真丹初期,在接过二姐们的风头后继续在演武堂摆出擂台比武招亲大赛,同样引得宗门内外无数真丹期男修士们趋之若鹜,只想抱得美人归!
此时,邹君终于有了闲暇,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若继续在宗内照顾家人并守护宗门固然是好,但却违背了师尊当年的一再嘱托,若是现在就离开宗门出去游历修真界恐怕立刻会被“不死老魔”盯上,一场高风险的生死大战自然免不了。好在,经过五年苦修之后,邹君终于再次破境到了元婴期二重天,可解封法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