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92章:姐俩好
 
  上集提到邹君自从还阳之后,不仅得到了完整版的功法,而且还意外收获了一份爱情,于是深居浅出闭关苦修,大量炼制地品丹药,对女儿们的教导也日益严格。
经过五年闭关苦修,邹君的修为境界终于达到了元婴二重天,正打算解封一门法术时,忽然收到了“前呼后应”的神识传音,说是想要尝试碎丹成婴,需要护法。
“掌门师弟在否?快来师姐洞府,有要事相商,咯咯。”小三师姐水红芍话音刚落,小四师姐木子美的娇笑接踵而到:“掌门师弟,师姐们正等着你呢,咯咯。”
“小三师姐、小四师姐。二位同时传音给师弟我,不会是打算同时结婴吧?”邹君经过这么多年炼制入品丹药,其实除了少部分是按照成丹比例上缴宗门外,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供给家人修炼,尤其是这对“前呼后应”,虽说都身具“地灵根”,比自己同脉的师兄、师姐们那三行杂灵根要修炼速度快得多,但也堪堪大圆满而已。
“快来吧,掌门师弟。师姐们都快等不及了,咯咯。”二女似乎都已经准备好冲击元婴了,毕竟二女卡在真丹后期境界多年,若非嫁给邹君之后有大把入品丹药当糖丸吃,凭自己资质和财力,恐怕最少还得花上三、五百年才有尝试结婴的机会,而非三、四十年就能达到的。不过,邹君向来有求必应,更何况是自己的道侣结婴?
其实小三、小四在同时触摸到元婴瓶颈时正值邹君宣布闭关苦修不久,不好打扰他闭关就一直憋着能拖就拖,直到最近与“雷鸣山”一脉的师兄、师姐们纷纷从邹君手上各自接过一枚“地品九纹化婴丹”之后,才鼓起勇气,要求帮助自己护法。原本“地品九纹道丹”已经通灵且具有元婴初期修为,但被邹君用秘法封印了灵识。
邹君一闪身就出现在二女身前,看着二人在地下溶洞边沿找到的一处方圆数十丈穹顶大厅时,不禁呵呵一笑道:“这地方够偏僻,连我当时都没注意,真可惜。”
“咯咯,后悔了吧?谁叫你那么早就匆匆忙忙要去凝结元婴,而且还偷偷摸摸躲着我们姐妹四个,这算什么负责人的男人?万一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姐妹四个可就要一辈子守活寡了,呜呜。”话音一落,二女便看似伤心难过地要往邹君怀里钻,正想寻找一份安全感,以便自己在接下来的碎丹成婴中能增加一丝胜算。
邹君听罢后呵呵一笑,便不再出声,而是伸出双臂将二女揽入怀中,好生安慰道:“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来来来,谁先来?为夫帮你们解开丹药封印。”
“我先来!我先来!”小三水红芍如同一只可爱的小鹦鹉,瞬间接过话题道:“师弟,万一丹药的封印一被解开就化形而逃,那可怎么办?还是直接吞服保险。”
“呃……这个,这个问题嘛,我也不知道,让我想想看。”邹君话音一落,随即闭上眼睛,运转起了“萌头”法术,分别就两种情况进行了预测,果然发现解封之后的丹药不仅会司机而逃,甚至还会拼死挣扎给服食者造成言重反噬,于是呵呵笑道:“那就不解封了,囫囵吞下,强行炼化,便能助你们进入玄妙的悟道境界中。”
“是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掌门师弟!嫁给你不后悔!”水红芍话音一落,便将跳起来亲一口邹君后,将那颗银光闪闪地品九纹道丹“化婴丹”塞入樱桃小嘴,咀嚼几下后开始用力吞。忽然一股淡淡的白色光从其额前一涌而出,如同水波一般荡漾开来,瞬间弥漫了此隐秘洞穴,仍旧轻松穿透山石岩壁,继续向外扩张而去……
小三水红芍在脑门生光的一瞬间仿佛魂魄离体毫无知觉,傻愣愣地保持着刚吞下丹药的那种奇怪姿态,脸上凝固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邹君和小四木子美见状后惊讶得彼此大眼瞪小眼,赶紧合力将小三水红芍挪移到旁边一块平整的大石板上,为她摆出五心向上的吐纳练气姿势。此时,地下溶洞里早已灵气涌动,全部聚拢了过来。
此时小三水红芍已经对外界“失聪”,其神魂处在一个朦朦胧胧的灰色空间,那里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山川河流,更没有万物生灵,只有一种纯粹的“空灵”之声似乎在与她互相探讨着修真的意义:“何为修真?”——“修正所思所想以寻回真我!”、“如何修真?”——“秉持本心,逆天而行,迎难而上,永不放弃……”
在与天地大道的“神交”过程中,小三水红芍脑海中映出了数百年前儿时的家庭生活画面,少女时代仰慕异性强者的那种情窦初开之冲动,被家族长辈选中踏入修真之路时的彷徨与无助,从练气到真丹每次突破境界后拥有更强大法力和更长久生命时的喜悦,竞选掌门时败给邹君后再次嫁给邹君并为之生儿育女的矛盾与欢喜……
一幕幕场景飞快轮转,足足一刻钟之后,最终定格在了吞服“化婴丹”时的情形止,小三水红芍突然嘤咛一声,仿佛终于魂归附体,并随之而来的是海量的天地灵气开始对她进行疯狂灌体。这时候,邹君给她的心得体会便发生了关键作用,毕竟“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更何况还有鬼神在一旁窥视。
“咦?快看!那是什么?”、“气旋?是执事殿方向!”、“这么巨大的气旋,不会是有人在凝结元婴吧?”、“这气旋以前也见过……对!就是凝结元婴!”此时,黑龙坛内距离议事大殿不远的弟子全都被头顶上空出现的怪异天象给吸引住了,直到那巨大的灵气漩涡扩展到方圆千里保持不变时,才纷纷咋舌起来,赶紧避险。
“轰隆——轰隆”天地异象已经出现,几声雷鸣炸响后,风起云涌漫天阴沉,电闪雷鸣中似乎能看人影重重,原本就在议事大殿上方盘旋不定的巨大灵气漩涡迅速扩散,由最初的方圆百余里急速扩展到方圆五六百里,在众多弟子们那惊骇的目光中继续扩大到了方圆千里之广,随即而来的是“天罚雷劫”骤然降临,开始渡劫。
邹君瞅了二女一眼后,对小四木子美道:“你留在这里为她护法,小心防范鬼哭神嚎。这是一颗入品‘定魂丹’你自己留着服用。我要出去外面替她抵挡天劫。”话音一落,邹君凭空捏起一颗同样荧光闪闪的“定魂丹”轻轻塞进了小三水红芍的樱桃小嘴中,用法力替她将药力化开后,便浑身黄芒一闪土遁而走,直奔地面而去。
“轰隆——轰隆”议事大殿上空铅云密布,天上的神灵投影们仿佛又开始忙碌起来了,刮风下雨,打雷闪电,在加上擂鼓助威的,忙得不亦乐乎。于是,无数千丈雷龙、百丈雷蛇就像开闸放水一般纷纷汹涌而下,眼瞅着就要轰平议事大殿之际,忽然一道黑袍人影从地面上一钻而出,猛一张口开始吸气鲸吞起漫天雷龙电蛇……
这一幕让所有观看之人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如此猛烈的天劫即便是真丹期大圆满的修真者都不敢硬刚,若无法阵、符箓、法宝傍身就有重伤陨落之嫌疑。然而,天底下竟然有人敢张口吞噬雷电,想必除了前任掌门邹君之外便再也没有人能做得到了!这也是亲眼见到过邹君在炼制入品丹药时吞噬劫雷的壮举后,才得出来的结论。
第一波劫雷被化解之后,还没等邹君运转功法将其完全消化吸收,天上的神灵投影们便按奈不住地放出了第二波五色劫雷,又是一阵雷龙电蛇军团从天而降准备狂空滥炸,但迎接它的仍旧是“壶天”与“吞刀”。不过,邹君也深知此劫雷实在狂暴,短时间内无法及时炼化,索性一道雷光护体后直冲天际,以肉身之力与之硬刚。
此时,邹君早已把“天罚雷劫锻体功”运转到了极致,忽然发现自己不仅消化体内雷电的速度骤然加快,而且体外由雷弧电丝凝聚出来的战甲更是明亮厚重起来。任凭万千雷龙电蛇如何冲撞撕咬,也无济于事。于是,邹君继续一边吞噬雷电一边运转功法,尝试着能否将自己在“雷法”上的修为境界进一步提升,继续迎接挑战。
天神投影们见此之后开始怒吼连连,因为下方巨大灵气漩涡已旋转得越来越快了,五种颜色间相互轮替频率似乎也变得目不暇接,这是“五脏藏元”的表现,目的就是为接下来的“五气朝元”做准备。而与此同时,小三水红芍也在对照邹君的亲身经历,进行着“三花聚顶”的操作,并且已经将自己的精、气、神凝聚到了一点。
“精为玉花,气为金花,神为九花。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聚之于顶,入玄关生庆云,可以万劫不侵……”小三水红芍一边静心凝神吐纳练气,一边默默感悟其中奥妙,再结合邹君给他的亲身经验,终于顺利地用精神力将“三花”送至头顶“玄关窍”,开始一轮又一轮猛烈的冲击,在竭尽全力猛烈冲击下,第九次才冲破“玄关窍”,将精、气、神和海量内真元一起化作一团翻滚不定的“玄黄庆云”,恰好挡住了一丝天机对自己的窥视。与此同时,碎丹成婴也在如火如荼进行着。
天上的劫雷轰鸣不断,仿佛不把邹君这个“绊脚石”彻底轰杀就决不罢休。但这已经是第五轮劫雷了,仍然奈何不了邹君,于是天上的神灵投影们一合计就立刻加大了“天罚雷劫”的威力,目的是为了逼迫邹君这个“绊脚石”知难而退,不要以卵击石,否则身死道消后连进入轮回的机会也没有了。不过,它们显然低估了邹君。
此时,邹君也不再矫情,于是牙关一咬,赶紧掐诀念咒,将“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之“请仙”施展出来,只见一道金光护体后,邹君的身形立刻暴涨,瞬间变成六丈金刚,浑身上下肌肉虬结,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劲儿。这是邹君在借用天界“巨灵神”的力量,而浑身上下所笼罩的那层朦胧金光慢慢凝实后也显出了巨灵神的形象。
天上一众神灵投影见状后蒙了,不禁面面相觑道:“下界那小子有古怪,上次渡劫有‘五方神兽’护法,这次竟然有‘巨灵神’相助,难道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就这样,眼看就要落下的第六波劫雷却迟迟不肯落下,最后拖到连邹君都等得有点不耐烦时才落了下来,结果可想而知,还不是硬刚通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