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95章:打探消息
 
  上集提到邹君帮小四木子美成功凝结元婴后,便解封了一道法术“驱神”,验证了此法术的实用性后,从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那就是可以去城隍庙打探消息。
“城隍庙?那不是在凡人聚居区才有的么?本宗境内并未看见何处有此庙?”邹君疑惑道:“若在下想直接麻烦两位前辈帮忙打探消息,可否用灵石结算报酬?”
“这个……嘿嘿,恐怕要让‘上仙’失望了。”山神与土地对视一眼后,面露难色道:“天庭立有规定,我等‘神职人员’不得再卷入修真界之纷争,不过……”
“不过什么?二位但说无妨?”邹君感觉有戏,便追问道:“既然本宗境内不见‘城隍庙’,那就干脆在此处给二位临时设立一处山神土地庙,方便上香如何?”
“使不得!使不得!‘上仙’有所不知,私立祭司神位乃‘贿赂’神明,一旦被‘夜游神’查实后上禀天庭,不仅我俩小毛神受罚,就是对‘上仙’也不利啊!”
“有那么严重?”邹君听罢后,感觉匪夷所思。————“所谓‘无功不受禄’,即便是我等有功,那也只能是由凡人来祭祀供奉,决不允许修真者乱供奉。”
“哦,好吧,既然如此,你们可知最近的‘城隍庙’在何处?”————“在南瞻部洲境内,只要是凡人居住的城市,就算是十万人的小县城都基本上能找到城隍庙。在玄门道教信仰系统中,城隍庙、迎祥观、火神庙、文昌阁、刘公祠都往往同时相隔不远。这些地方没有固定的道士值守,而是由这五处的道士轮换管理的。”
“哦,原来如此,多谢二位如实相告,在下感激不尽!”邹君对二神拱手施礼道。————“呵呵,‘上仙’无须客气。既然问题解决,那‘小神’便告退。”
话音一落,土地神化作一道黄芒钻入土中不见了踪影,而山神则再次化作一股黑风飞出洞府后消失不见了。这让一直呆在一旁看新鲜的二女吓得目瞪口呆,很久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邹君转过脸来对着她们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后,二女才机械地报以娇笑道:“掌门师弟,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元神期的老怪突然闯进来呢?”
“呵呵,没事儿,只是方才元婴相聚后若有所悟,解封了一道‘法术’而已。”邹君顾左右而言他:“不知宗门附近最近的‘城隍面’在何处?我想去那看看。”
“咯咯,没想到师弟还真有雅兴,竟然对凡间庙宇感兴趣?”小三水红芍笑问道。小四木子美见状也忽然嫣然一笑道:“不如咱们也离开宗门,出去走走看呗。”
“没问题,那就走吧。”邹君话音一落,张开双臂将二女揽在怀中,用神识向老大、老二传音后,便化作一道黄光钻入土中消失不见了,等到三人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议事大殿门口,看着那来开早会人群,不禁呵呵一笑,随即用神识向女儿传音一声后,便放出“斗转星移金光盘”载着三人化作一道金光直奔宗外坊市而去。
其实,每个修真门派都会有宗内坊市和宗外坊市,宗内坊市为方便本门弟子进行一些修炼资源互通有无的交易之处,而宗外坊市则往往是本宗与其他修真势力一起共同设立互利共赢的修真坊市,并不对凡人开放。不过,往往越是这种地方,就越能打探到第一手资讯,可以与本宗驻外使节、迎宾阁打探到的消息互相印证辨真假。
此处坊市在黑龙坛的东北方向几十万里处之外,已经到达了本宗与五行烈火宗、凤鸣岐山两个中等修真势力的交汇处,并且也是方便周围一些小修真门派、修真家族的一处重要所在。坊市坐落在一片延绵无尽的群山之中,那里有一座修真者聚居的巨大城池,叫做“陇城”,占地方圆千里之广,内有元婴修为的“城主”坐镇着。
此城以中心处的一座擎天巨峰为中心,向着四周辐射开来,共分为:坊区、市区、居住区、管制区。坊区相当于修真材料加工、生产、销售的区域,汇聚了方圆数十万里内一些稍有名气的炼丹师、炼器师、制符师、阵法师、灵植师、仙酿师及其学徒等人才,也有一些专门出入这片广袤森林采集灵药、猎杀妖兽运回加工处理者。
市区则是专门供应修真者日常消费、消遣娱乐之处,比如有各种售卖丹药、法器、符箓、仙酿、灵兽等大宗商品的店铺,也有茶馆、酒肆、客栈、赌坊、当铺等所在。居住区则是专为往来修真者开辟用于出租的临时修炼场所,也有本城修真者及其家族势力长期居住的府邸。这些修真家族可以租地常驻,也可以一次买断居住权。
管制区是本城城主高薪聘用维护秩序登记在册的修真者专区,要求至少筑基修为以上,并根据各自日常工作内容以及管辖范围按年给予报酬,年薪在一万灵石至百万灵石之间,筑基期修真者报酬最低,真丹期修真者报酬居中,元婴期修真者报酬最高,基本上只保持足够威慑力即可。是故,除了城主外,只有两名元婴散修而已。
当邹君三人刚到此城放出神识一扫而过时,那两名散修元婴便主动献身相应。只见两道青色遁光一闪而至,现出了一老一少两名男子身影来,皆穿着同一款式的青色曲裾裙袍,胸口左侧用金色丝线绣着一个秦篆“陇”字。二人现身后,警觉地对邹君三人拱手一礼道:“我等乃陇城高级客卿,不知三位道友来我陇城有何贵干?”
“呵呵,二位道友不必紧张。在下黑龙坛炼气士邹君,这二位仙子乃是在下道侣。途经贵地,觉得稀奇,闲来无事到处逛逛,顺便打探一些消息。”邹君回礼道。
“噢?阁下竟是大名鼎鼎的黑龙坛前掌门邹君?真是稀客啊!如若道友不弃,不如随我二人前往城主府一叙如何?城主大人早已仰慕邹掌门久矣!”二人恭敬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邹君对着二人拱手回礼道:“还请二位道友前面带路。”话音一落,双手揽过二女的水蛇腰肢,便化作遁光紧跟而去。
下方的无数低阶修士们感应到几股强大至极的气息后,纷纷仰头看着上方五道快若流星的遁光,不禁大为感慨道:“若能修炼到元婴境界就好了,可以在本城上空自由飞翔。”此城虽然占地方圆千里,但往来修真者也着实不少,再加上一些常驻者在内,若不限制空中飞行,恐怕很容易发生彼此碰撞和互相攻击,是故城主才不得不规定:只有修为境界达到元婴期才可以不受限制任意飞行,其他修真者只能在地面快速踏空步行或是乘坐妖兽拉车往来于各处之间,否则轻则罚款,重则驱逐出境。
青黑两色的五道遁光一闪而至,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城主府大门口。只见二位高级客卿对着守门的两名真丹期护卫吩咐道:“赶紧去通知城主大人,有贵客临门!”
“得令!几位前辈稍后,晚辈去也。”话音一落,那两名同样穿着青色“陇”字制式曲裾裙袍的真丹期修真者相视一眼后,由其中一人一闪身就往高墙大院内飞去。数息之后,一名束发高冠青袍罩体且身材壮硕的威严中年男子跨步而出,对着邹君三人拱手一礼道:“不知黑龙坛前掌门大驾光临,本城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呵呵,城主客气了。我等三人也是闲来无事到处游玩,如今恰好路过宝地,特来贵城一睹风采,果然不凡。”邹君打着哈哈笑道:“这二位仙子乃在下道侣。”
“见过城主。见过客卿。”二女也很是会意地盈盈一福道:“昔闻陇城热闹非凡,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底下一片车水马龙,想必我们黑龙坛设立于此的店铺也应该不少吧?咯咯。”————“二位夫人所言不差。若非贵宗的大小数千家店铺常年驻守与此,我‘陇城坊市’绝不会有如此兴盛之局面。三位大驾光临,使我‘陇城坊市’蓬荜生辉,还请屋里说话!”城主与两位高级客卿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对着大厅内大喊一声:“快上茶,上好茶!”接着又转过脸来笑道:“三位请上座!”
“呵呵,城主太客气了。我等三人只是路过而已,本不该打扰城主清修,如何还能喧宾夺主?城主请。”邹君笑着摇了摇头,便领着自己的而两位道侣坐在客位。
城主见状,面色一阵阴晴不定后便呵呵一笑着重新坐回了大厅主位,让自己的两位高级客人与邹君三人相对而坐,一边品着特产灵茶,一边开始互相试探地闲聊。
“不知掌门坛主有何吩咐,本城只要能办得到,愿意效犬马之劳!”城主似乎对黑龙坛很是敬畏,此举倒是让其两位高级客卿心中略显不满,感觉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过,接下来一番对话,却让他们俩再也生不出些许冒犯之意来,毕竟散修能从炼气期一路修炼到元婴期,绝对不只是天赋和气运问题,保命才是关键!
“吩咐倒不敢。在下只想向城主打探一个人的消息而已,呵呵。”邹君一边轻抿茶水,以便转过脸去瞅了瞅自己的左后,看着二女很是享受的样子时,不禁想笑。
“哦?不知掌门坛主想打听谁的消息?虽说我‘陇城坊市’实力不强,但往来客商极多,本城自信这打探消息的功夫在整个幻真界也不会比其他势力差到哪去?”
“噢?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了!在下想知道‘不死老魔’最近的行踪轨迹?”邹君话音话一落,顿时发现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皆是骤然大便,仿佛看见鬼一样恐惧。
“敢敢敢问掌门坛主,您确定想知道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的最近消息?这……”城主此时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对方,差点连话都说得不利索了,不禁转过脸去瞅了眼自己的两位高级客卿道:“敢问二位客卿,最近可有那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的消息?有就照直说来,不必遮遮掩掩,影响了掌门坛主大人的心情……”
“回城主大人的话。属下在月余前的确从坊间听到过有关那‘不死老魔’的一些消息,好像是准备要去扶桑列岛‘一神教’那里租地来‘开宗立派’去了。”两名高级客卿相视一眼后,继续补充道:“不过,这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到底是真是假,谁也无法确认,毕竟那人生死与我等无关,属下俩一合计,就没有把这事上报。”
“你们!欸……为何就没想过去确认一下真伪呢?你看这……”城主故作为难状。————“哈哈,多谢城主及二位道友相告,在下三人打扰多时,就此告辞。”
话音一落,邹君哈哈大笑着伸手揽过二女水蛇腰肢,化作一道晴天霹雳响过后已不见踪影,任凭三人放出神识来回扫描,都没发现方圆千里之内有邹君三人影子。
“这是何遁术?速度竟如此之快?简直匪夷所思!”城主惊叹道。————“听说,此乃当年霹雳真尊的‘晴天霹雳万里遁’,恐怕对方现已在万里之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