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98章:不死老魔
 
  上集提到邹君三人到城王宫后,从那些真丹期阴阳师处得知“不死老魔”已于月前离开并逃往东北,遂摇身一晃凭空消失,来到殿外放出飞盘化作一道金光而去。
“掌门师弟,我们这次要去哪里?是继续寻找‘不死老魔’的踪迹,还直接赶去‘玄阴宗’?”二女盘膝坐在金光盘上看着邹君正不遗法力地催动飞盘极速飞行。
“直接去‘玄阴宗’!我有一种预感,那不死老魔也快到‘玄阴宗’了。”邹君继续道:“此去东北之‘仙台’虽已不足千万里,但不敢保证对方已提前赶到。”
“不会真有那么巧合吧?若是这样,那‘玄阴宗’岂不麻烦了?”二女听罢后,俏脸上全是紧张之色,于是催促道:“那还请师弟以最快速赶到为妙,万一……”
“师姐放心。有我大师兄坐镇‘玄阴宗’,还不至于马上就会陷落。”邹君面色凝重道:“不过大师兄修为也仅元婴初期而已,即便主修雷电功法,恐怕也……”
邹君本来想说“自保无虞”,但突然转念一想,却变成了自言自语:“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没想到当年师尊他老人家没有将这个‘祸害’除掉,现在却敢亲自送上门来?也好,我邹君正想检验一下自己凝成元婴后的实力,就拿你‘不死老魔’来练手吧,嘿嘿。”话音一落,“斗转星移金光盘”速度继续飙升,一闪而逝。
此时此刻,玄阴宗上下气氛骤然紧张如临大敌,因为半月前不知何处来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魔修,见玄阴宗所在之处方圆百万里内阴气弥漫,遮天蔽日,虽无魔气,但也是“不死老魔”所能找到的最好地方了,因此便想要强行霸占。于是,玄阴宗的“太上长老”刘一手不得不亲自出马,与那上门挑衅者“不死老魔”大战了一场。
“刘前辈,您这是……敢问伤势好些了么?若实在不行,咱们就搬到别处去吧。”玄阴真人及其徒子徒孙们挤满了议事大殿,因为今天是刘一手与“不死老魔”再次约战的日子。半月前二人一言不合就开打,一打就是三天三夜,虽然两败俱伤且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毕竟对方乃元婴后期魔修,实力原本比元婴初期的刘一手强大。
因为刘一手主修的“雷电功法”对魔气大有克制,所以才弥补了二者间修为境界上的差距,但时间一长仍会变得不利,因此才会被对方一眼识破并单方面约好今天日落前会再次“登门拜访”,并且还扬言:“兀那‘霹雳老鬼’的大徒弟,你我冤家路窄,若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不行就四次……直到老夫把你耗死为止。桀桀。”
“欸,尽人事,听天命!此战过后,无论老夫输赢结果如何,尔等都要好自为之。”刘一手端坐高位,脸色苍白无比,显然是在之前的一场大战中损耗了不少元气,再加上此地阴气太重少有雷雨天气发生,因此想要吸收雷电恢复实力都以成了奢望,只能靠自己打坐练气慢慢恢复,但这样一来却却反倒正中对方下怀,难搞啊!
这么多年来,玄阴真人在来自黑龙坛的大量入品丹药帮助下,修为境界也才堪堪达到了真丹后期而已,别说凝结元婴了,就是想要修炼到真丹期大圆满都感觉遥遥无期,毕竟一旦真的走到了那一步,则鬼修所要面对的“天罚雷劫”之强足以灭杀普通元婴初期修真者!因此,玄阴真人也是既期盼又害怕,心中的矛盾可想而知了。
经过这几十年的快速发展,玄阴宗的弟子人数已经突破十万之众,但绝大多数人都是四行、五行杂灵根者,并也只能归入“外门弟子”。至于三行杂灵根弟子人数也才千余人,全都算作“内门弟子”了。在此期间,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发现几名两行杂灵根弟子,全都被玄阴真人的徒弟“山中野修”大鹰收为“亲传”弟子了。
在此期间,玄阴宗并没有再出现真丹期修真者,筑基期的修真者倒是出了一大把。不过,与之相对应的是来自黑龙坛的“外援”却出了几名真丹修士,其中就有来自下界的妖族附庸们,这确实让玄阴宗大为尴尬了一回,但因为修炼功法不同,尴尬也没有用。对此,刘一手倒是乐见其成,更希望把玄阴宗牢牢把控在自己的手中。
鉴于此,在宗门大会上,刘一手决定对玄阴宗实行大刀阔斧的“双轨制”改革,即无论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无论人族修士还是妖族修士,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体质、特长等要求选择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与此同时,凡是筑基期的修真者都可以成为宗门的管理层,凡是进阶真丹期的修真者都可享受宗门长老待遇。
这看起来有点像是在“挖墙脚”,但是却能在最短时间内壮大宗门的力量,毕竟鬼修渡劫风险实在太大,而转修其它功法后渡劫风险骤降,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考虑把鬼道功法拿来主修。不过,只要宗门将鬼道列为“必修课”,其他功法作为“选修课”,就能保证“玄阴宗”道统不变,仍是玄阴真人一脉主修的几部鬼道功法。
正是因为刘一手改革措施得力,让玄阴宗能在数十年间迅速发展壮大,并将其所在方圆百万里区域逐渐开发起来,建成了无数的药园、矿场、洞府、道观、观景台、亭台楼阁、凡人家属区……所以才缕缕引来不速之客上门挑衅,但多数被刘一手一出场就打发了。没想到,这次遇到个不讲理的茬,只为上门踢场子,挑衅来了。
越是在这个时候,众人心中越是忐忑不安,若是刘一手被击败甚至灭杀,那么玄阴宗也难逃厄运,即便原班人马能留下,但宗门名称和道统已经改变,变成了魔修门派,与名存实亡有什么区别?因此,对于这种恶意的上门挑衅,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期盼“一神教”来主持公道?你想多了,除非你灵石够多,否则人家很忙!
“桀桀,玄阴宗,老夫来了,以后你就归老夫了,桀桀。”就在众人齐聚山顶大殿里讨论如何应对时,忽然之间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兀那‘霹雳老鬼’的大徒弟,你是要出来与老夫继续争个高低呢?还是现在就卷铺盖走人?当年你师父霹雳真君奈何不了老夫,现在作为他的徒弟,你一样不是老夫的对手?识相的快滚!”
“哼,‘不死老魔’,休想欺人太甚!我刘某人虽修为境界远不如你,但若拼死一战,鹿死谁手还是两说之事,千万别把我刘某人逼急了!”刘一手人虽仍在议事大殿中,但却用法力将声音包裹后释放出来,如同惊雷一般滚滚千里,让聚集在附近的玄阴宗弟子们听到后心中大定,也让将远在千里开外的“不死老魔”眉头紧皱。
“哼,老夫就逼你了,如何?你是‘霹雳老鬼’的大徒弟,也是唯一的一个元婴期弟子,连你都奈何不了老夫,那这天低下还有谁能制衡老夫?还有谁?桀桀。”
“还有我,邹君!”忽然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刚落下,一道耀眼的金光从天而降,居高临下地瞪着不死老魔,并带着冷冷的语气道:“你就是‘不死老魔’?”
“不错,正是老夫!”不死老魔灰袍罩体,披头散发且浑身干瘪,一双灰蒙蒙的眼睛精光四射,看样子就如同僵尸成精了一般,仰头瞪着数百丈外的金光飞盘,桀桀怪笑道:“无论阁下是谁?老夫都劝你不要乱蹚浑水,否则老夫一旦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必定会误伤到阁下,这对阁下没有好处!”话音一落,灵压肆虐起来。
“呵呵,哈哈。好笑,真是太好笑了。老魔,你真不知道我谁?”————“哼!你是谁与老夫无关,老夫只知道在这世间只有谁的拳头大,谁说话才算数!”
“哈哈,你这老魔真是太逗了!”邹君听罢后,忽然哈哈大笑道:“老魔呀老魔,不如你我打个赌如何?我俩单挑,若你赢了,我就把自己的身躯交给你炼成骷髅分身。若你输了,就得跪下磕头,认我为主,如何?这个赌敢不敢打?”邹君话音一落,便将金光飞盘悬停半空,并揽住二女的水蛇腰肢从中飞了出来,踏空行走着。
“掌门师弟,不可!”二女见状,心中大惊,原本魅惑众生的两张俏脸也瞬间煞白起来,一对小心肝扑通乱跳道:“师弟,对方修为境界太高,还是不要赌了。”
“没事,二位师姐就留在远处看热闹得了,师弟我自有分寸,呵呵。”邹君左右各亲了二女一口脸颊,让对方原本渐渐苍白的俏脸凭空多了一抹绯霞,人见人爱。
“什么?打赌?老夫不会是听错了吧?就你这元婴初期修为的小家伙也够资格跟老夫打赌?”不死老魔原本瞧不上邹君,也懒得和对方费口舌,正想凭着修为境界差距以雷霆手段击杀对方时,忽然看见被对方揽在怀中的两名元婴初期的美娇娘后,不禁心头大动起来,一双灰蒙蒙的眼睛精光爆射,轱辘乱转着,似乎在考虑什么?
“桀桀,阁下不想打赌吗?光凭你那元婴初期修为的肉身,老夫还真有点看不上!”不死老魔桀桀怪笑道:“不过,若是加上那俩貌若天仙的美娇娘,那就……”
“那就让你去死吧!”邹君听罢后,立刻火冒三丈道:“无论是谁,只要敢打我女人的主义,就得通通去死,全部杀光,一个不留!”话音一落,邹君摇身一晃就凭空消失不见,等到再次出现时,人已经来到不死老魔身后不远处,大喝一声后身形暴涨几十倍,化作一尊雷光护体的金甲巨人,抡起房屋大小的拳头便使劲砸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