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204章:虾夷岛惊变
 
  且说邹君与四女乘坐金光飞盘去了北方数十万里外“津轻海峡”观看了“跨海陆桥”后,小三、小四终于铁下心来修炼“担山”,但两人共花了十年时间才修成。
世世代代生活在海岸附近的亿兆凡人渔民终于发现,原本隔开了扶桑大岛与虾夷道的“津轻海峡”已经被“神仙”修建出了一条宽三百丈且长达万里的“陆桥”沟通,从此以后将两座岛屿紧密连接在了一起,大大方便了两个岛屿南北之间的人员交流和贸易往来。于是,“跨海陆桥”的两端被别被凡人百姓立起了两座“庙宇”。
那两座庙宇都叫做“神仙庙”,里面供奉着三位“神仙”,分别是邹君、水红芍、木子美的塑像,虽然没有名字,但却活灵活现,三人皆以背驮土石的形象呈现在众人面前,看上去栩栩如生,仿佛事情就发生在眼前一般真实。从此以后,虾夷岛上的原住民渐渐知道了对岸大岛上的人不仅生活更加富裕,而且还有“神仙”居住。
时光如流水,晃眼又十年。在这十年中,玄阴宗的发展势头猛如虎,借着“擂台比武招亲大赛”常年举办之机,玄阴宗不仅将影响力就近覆盖到了“虾夷岛”,而且还辐射到了远离扶桑列岛千万里之外的“三仙岛”,让所有大小门派、修真家族、散修势力、西方异能者,凡是实力达到真丹期的男修们纷纷趋之若鹜,想抱美人。
结果可想而知,那些大罗神仙的分身们太会玩了,每次都是在“生死一线”之间莫名其妙地“险胜”对手,不把对方身上的财物全部薅走,就绝不放手,就连“虾夷岛”上那些信仰原始宗教的“大巫师”们即便请来了自己部落的“图腾之神”附身也依旧不能挽回颜面,于是事情一传开之后,“虾夷岛民”便更加向往玄阴宗了。
就这样,十年时间,玄阴宗的外门弟子从二十万人猛增到五十万人,内门弟子也由不足万人增加到三万人,而真丹修士也由八百多人增加到一千五百人。不过,很可惜的是元婴期修真者目前仅有邹君及其“前呼后应”。不过,由于邹君向来都是亲自给自己妻女炼制各种入品丹药服食,因此阮金玉和玛利亚也进阶到了真丹后期。
若不出意外的话,以二者远超“天灵根”的资质,再加上此地深处阴脉纵横阴气极盛且大有助于拥有“阴阳轮回体”者吐纳练气,因此二女极有可能五年内就能修炼到真丹期大圆满,从而碎丹成婴也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当然了,邹君的一众女儿们各个都是修炼资质卓绝者,只是“还没玩够”而已,否则一旦发力就不得了。
然而,自从进阶到了元婴三重天后,邹君发现想要继续进阶到元婴四重天却是要多付出至少两倍之努力,这或许就是元婴初期与元婴中期修真者之间实力差距吧?不过,借助帮玄阴宗近七百名筑基大圆满弟子进阶真丹之机,邹君放开肚皮大肆吞噬“天罚雷劫”,化劫雷之力为法力后,终于堪堪使修为境界突破到了元婴中期。
就在邹君正想沾沾自喜的时候,忽然心中传来了器灵娃娃的声音道:“嘿嘿,小子,可别高兴的太早,这次你有事情做了。你看到越来越多涌入的‘虾夷人’了没有?有没有想过那些原始土著部落的图腾崇拜者为何会像疯子一样通过跨海路桥涌入你的地盘?那是因为‘虾夷岛’上出事了,而且还是与‘罗刹鬼’有关,桀桀。”
“什么?虾夷岛出事与罗刹鬼有关?这是为何?”邹君听得大感意外,不禁问道:“莫非罗刹鬼频繁光顾虾夷岛?那岛上原始部落信仰的图腾之神和大巫师呢?”
“桀桀,这个问题嘛,还得需要你自己亲自去求证。”器灵娃娃继续道:“不过,你这次也刚好进阶到了元婴期四重天,那就先解封‘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之‘攘灾’吧,桀桀。虽然这门法术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却能激活天地大道沟通天地意识并获得气运加身,与‘解厄’一道能快速吸收信仰之力,并加快精神力的修炼!”
“噢,还有如此好事?那你以前为什么没告诉我?”邹君疑惑道。————“你小子以前实力太弱了,很多事情即便提前告诉你也没用,说了也白说,桀桀。”
“那好吧,‘攘灾’就‘攘灾’,先解封了再说。”话音一落,邹君便开始运转“混元真诀”将自己体内的法力与神识凝聚成一只“橡皮擦”,对准了“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上面的“攘灾”就开始反复摩擦起来。待法术成功解封后,忽然大量的图文信息涌入了邹君的脑海之中,使其处于一种“幻觉”之中,而且感觉妙不可言。
这时,邹君仿佛看见自己化身成了一尊擎天立地的巨人,对着各种祸害生灵的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说不,一会儿呼风唤雨解除大旱,一会儿搬山填海阻挡海啸,一会儿口喷火焰驱除严寒,一会儿双脚乱踩灭除虫灾……最后吞天噬地消除鬼患。随着这些非人力所能为之事一件件被自己摆平后,天地间冥冥之中有意识在夸赞自己。
到了这时,邹君才明白了器灵娃娃所说的激活天地大道和沟通天地意识是一种如此玄妙之感,仿佛就像是自己以前上学时表现优异而得到了老师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重重表扬一样,心情激动,妙不可言!然而,气运加身呢?怎么没有感觉到?莫非是要等到做出成绩了才能得到所谓的“物质奖励”不成?邹君心里开始琢磨起来。
一想到这里,邹君便传音给了自己的“左拥右抱”和“前呼后应”,问她们现在有没有空想不想出去走走散心。邹君原本还担心阮金玉和玛利亚在闭关冲击真丹期大圆满,没想到四女闻言立即回应,并不约而同地答应自己一起出行。于是,在跟孩子们和掌门师兄打过招呼后,五人便乘坐“斗转星移金光盘”化作金光朝北而去。
此时,若有人昂首望天便能看见一道耀眼的金光快比流星划过天际,朝着北方一闪而逝。一个时辰后,五人乘坐飞盘化作金光来到了“虾夷岛”上空,当以日行百万里之急速盘算一圈岛屿上空之后,众人才发现此岛面积竟然比“三仙岛”加起来还要大一些,且山脉高耸,河流密布,苍茫无垠,灵气氤氲,飞禽走兽,鸟语花香。
按理来说,此地应该是一处绝佳的修真所在,但却不见修真门派或异能者势力,反而全是那些身材矮小皮肤浅黑,虬髯赤须且脑袋长得像大虾一样的黄眼原始人部落。邹君虽疑惑,但身上令牌中的扶桑列岛地图上却标明了此岛自古以来会不定期有罗刹鬼降临吃人,且只要原始部落的图腾不是罗刹鬼形象的全都会成为袭击目标。
为了彻底弄清事情的前因后果,邹君便驾驭飞盘化作金光,朝着某处平原上一个有数百座茅草屋聚拢而成的原始部落而去,按下云头后稳稳当当地停在部落门口。
此部落外围由与人等高的灌木树枝所削成的尖头木桩围成栅栏,看起来像是在预防野兽突袭。此时,部落的辕门口左右两边的箭塔上有负责瞭望的士兵在看到五个陌生人突然从天而降之后,立马惊慌失措地吹响了尖锐的口哨以示报警,紧接着便有上百身披兽皮腰背弓箭手持标枪的虾夷青壮脚步杂乱地冲出辕门高举投枪警告着。
众人见状,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不过,常言道:“出国问禁,入乡随俗。”因此,邹君五人并不打算强行闯入此部落的营寨中,而是呵呵一笑道:“我等来自南方扶桑大岛的玄阴宗,途径宝地想要打听一件事情而已,并无恶意,还请通禀一声贵部主事之人。”话音一落,邹君便放开神识开始来回扫描方圆一千五百里地的情况。
话音刚落没多久,就有一名颤颤巍巍鸡皮鹤发的老妪,披着兽皮夹袄并裹着围裙,一边拄着拐杖一边在一众部落民的搀扶下快步走来,到了近前对着邹君五人躬身一礼道:“外来的客人你们好,欢迎来到虾夷族猎熊部落。我是这里的大祭司,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颤颤巍巍的老妪虽然看起来命不久矣,但思维反而灵活。
“呵呵,老人家您好,请不要紧张。我们只是路过而已,一时好奇就想问问最近有什么异常之事发生?比如部落中是否出现了人口失踪之事?”邹君拱手一礼道。
“人口失踪?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老太婆似乎对此问题很敏感,又似在隐瞒什么,便急忙回应道:“外来的客人您好,如果您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就请尽快离开吧。不知为何,最近世道越来越不太平了,但我们部落太小,容不下外来避难者,所以还请你们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也是为你们好。”话音一落,扭头便走。
四女相视一眼后,面露尴尬道:“咯咯,走吧,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赖着不走也没意思。”话音一落,便纷纷转过脸去看着闭目养神的邹君,似乎感觉很奇怪。
过了一会儿后,邹君才睁开眼睛似笑非笑道:“走吧,我知道是怎么会事了,稍后告诉你们。”话音一落,五人便化作遁光一闪而逝,顿时引得部落民惊呼不已。
“不好了,快去禀告大祭司,那些人全都飞走了。”正在箭塔上负责瞭望任务的“哨兵”赶紧对着关上辕门的那伙人说道:“快去禀报,别误了大祭司的大事!”
“嘿嘿,怕什么?我们猎熊部落又不只咱这些人,周围还有更多的小部落也在负责盯梢呢,让那些外来人一个也跑不掉。”一名领队模样的手持弓箭的大胡子道。
“报——禀报大祭司,那五个外人飞走了。”领队模样的大胡子道。————“桀桀,很好。快用人血泼洒在熊头上,告慰‘熊灵’说,有外人要来找麻烦。”
邹君五人离开此处后,便化作遁光朝着附近的几个数百里开外的临近部落而去,在上空绕了一大圈之后,发现所有部落的的中心位置都偶有一处露天的祭坛,上面都祭祀着一颗野兽的头颅,若是走到近前仔细一瞧,便知是熊类的脑袋,或是狗熊,或是猫熊,或是马熊,或是人熊……但是供奉熊首的祭品却是活人,被割了舌头。
其他信仰的原始部落民,只要被“猎熊”部抓住后,就会带回来先割掉舌头祭祀“熊灵”,再挖掉眼睛强行塞进“祭品”口中让其自己吃掉,以激发恐惧和怨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