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210章:死而复生的秘密
 
  且说邹君协助师父渡元婴天劫,一如既往地按部就班为好,没想到被天上神仙们摆了一道,原本以为必死无疑却又死而复生,这其中的原委如何?且听现在分解。
“小哥哥/掌门师弟/飞利浦小爸爸、爹爹、师尊,你们竟没有死?那真是太好了!”众人看到邹君与玄阴真人互相惨扶着从空间同道中踉跄而出,不禁惊喜大叫。
“去去去,什么死不死的?老夫都还没有渡完天劫,怎么能说死就死?桀桀。”等玄阴真人看清眼前情况后,忽然想到了什么惊问:“徒弟,那天劫怎么没了?”
“呵呵,师尊有所不知,那天上的神仙们摆了咱们一道,以为咱俩必死无疑,便早早收工回去复命了。如今还剩下三波劫雷,您老怕是想渡也渡不了了,嘿嘿。”
“桀桀。那是渡过了还是没读渡过?老夫刚‘三花聚顶’,还没来得及‘五气朝元’呢?这下咋办?”————“师尊不必担心,徒儿自会替你办妥,呵呵。”
“啥子?你说啥子哟?你能降啥子雷劫?”玄阴真人懵了。————“师尊只管全力运转功法,做好‘五脏藏元’和碎丹凝婴,徒儿这就给你降劫雷,呵呵。”
话音一落,邹君张口一吐,一条五色斑斓的百丈雷龙一蹿而出便将玄阴真人叼入口中,开始用雷电凝聚而成的丈八獠牙反复咀嚼,顿时将玄阴真人电得浑身发麻,惨叫连连。然而,这劫雷却是被邹君之前消化掉的那几拨天雷,因此其强度正好控制在能洗筋伐髓和淬炼元婴的程度,却冷不丁让玄阴真人浑身雷弧缭绕,电火生花。
“啊——啊——吱吱”一阵阵惨叫后,玄阴真人忽然发现这雷电虽然暴烈无比,电得自己皮开肉绽焦味十足,但浑身一阵阵酥麻之后便感觉无论是皮肤、肌肉、脏腑、骨骼、筋脉、精血、毛发,还是自己的神魂都受到明显刺激,正在向着尽善尽美的方向进化,也就是说自己的生命力正在迅速增强,寿命开始急剧增加起来。
“碎丹成婴!五气朝元!”玄阴真人大吼两声后,原本已经碎裂的真丹终于在自己强大神魂之力作用下按照自己原始身体的最初模样凝聚成型后,便赶紧用精神力将“三花聚顶”后在精、气、神冲击“玄关窍”后生成的“玄黄庆云”拽入下丹田的“黄庭”处。当“玄黄庆云”附着上元婴胚胎后,原本木那的元婴立刻神韵十足。
接着,玄阴真人一边全力运转功法从外界吸收海量天地灵气,一边逆转“五脏藏元”,将原本贮藏在心、肝、脾、肺、肾中由五行灵气所化的内真元全部反向输送到了刚刚凝结成的元婴体内。伴随着此举的结束,玄阴真人还按照邹君提供的结婴经验,将洗筋伐髓后的劫雷慢慢引入元婴反复淬炼,终于使元婴褪去凡尘晋升神品。
至此,玄阴真人终于成功结婴,并且由于之前还吞服并炼化了一颗“阴神珠”,这使得自己的元婴竟然超凡脱俗地达到了“化神”级别的品质,也就是说,玄阴真人表面上刚进阶为“玄阴真君”,实际上其元婴能够施展一些元神期老怪物们才能掌握的本命神通——“元神领域”,比依靠五行灵气化形的“元婴神通域”更强!
不过,很奇怪的是,玄阴真君竟然没有听到“鬼哭神嚎”,估计是随着天上神灵提前打道回府,而来自地下阴暗角落中的冤魂怨鬼也以为他渡劫失败就懒得理了。
这时,玄阴真君仍旧保持盘膝而坐吐纳练气的姿势,并静静地内窥着自己元婴的一举一动,毕竟元婴就是他的第二条命,万般大意不得!不过,原本一口将他吞下的那条雷龙已经被他在洗筋伐髓和淬婴过程中完全炼化到体内去了。因此,随着元婴在下腹黄庭处同样摆出一副盘膝吐纳的姿势,方圆千里之内的海量灵气开始倒灌。
这一灵气倒灌的过程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一边巩固着天雷锻体后洗筋伐髓的效果,一边滋养着新生元婴使之变得更加坚固不容毁坏。此时,若走近观察,便能发现玄阴真君皮肤光滑如新,仿佛新生婴儿,脸色也不是潮红回光返照,而是气血充盈印堂发亮,五感远超从前,就连神识覆盖范围也达到了方圆千里之广,大功告成!
“桀桀,徒弟呀,这次若非你舍命相助,为师这辈子就活到头了!”玄阴真君慢慢睁开眼睛道:“但让为师奇怪的是,方才明明已感觉自己死了,怎么又活了?”
“是呀/对呀,小哥哥/掌门师弟/飞利浦小爸爸、爹爹、师弟,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众人一直在观察着玄阴真君和邹君一举一动,早就对此怪异之事吃惊不已。
“呃……这个……呵呵,我也不清楚,是真的。”邹君看着众人那满是惊讶的神情,只好解释道:“当时,我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等到自己慢慢醒来后,发现自己处于‘阴阳界’一处名叫‘鬼门关’的上空飘浮着,并且师尊也和我一样漂浮在一旁。于是,我便叫醒了师尊,一边打量周围的一切,一边寻找出路。”
“什么?阴阳界?鬼门关?世界上真有这种地方吗?”众人听得面面相觑。————“还真有。后来,我们师徒俩实在找不到回路,便向着‘鬼门关’而去。”
“咯咯,那后来呢?快说呀!”众女忍不住催促道。————“后来,呵呵,太逗了。那些驻守鬼门关的小鬼们向我俩索要所谓的‘鬼国通行证’,我自然是没有的,不过身上却带着证明身份的令牌,就是‘一神教’出租土地并授权我们开宗立派的‘申请设立大宗门许可证’,于是那些小鬼们看完之后去禀报他们的上司。”
“咯咯,有意思。那后来呢?”众人听得好奇心大起。————“后来,先是由十八个身高丈八的‘罚恶刑鬼’出来把我俩纷纷围住来回嗅,看我俩是否有过恶行。后来又有一个领头的山神恶鬼叫‘保山大王’,将我俩领到‘无常殿’后让判官查了‘生死簿’,说是阳寿未尽,便将我俩送往通往外界城隍庙的‘还阳道’。”
“哦?咯咯,那你俩就是从‘还阳道’回来的?可知具体位置?”众人在好奇心驱使下似乎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地方太有趣了,以后修炼鬼道得去看看。”
“呵呵,恐怕让你们失望了,因为当时那山神恶鬼将我俩领到‘无常殿’后院指着一口枯井说:‘此乃还阳道,通往阳间。尔等只许瞻前不得顾后,方可从哪来回哪去,否则将困死于此。’然后,我俩就跳入枯井,发现井底虽然阴风阵阵鬼哭狼嚎,但在一片黑暗还能看到极远处有一道亮光若隐若现,于是互相搀扶着回来了。”
说到这里,玄阴真君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桀桀,听‘鬼门关’守门小鬼们叫那十八个大鬼为‘鬼王’,感觉其都有元婴巅峰修为,而那‘保山大王’修为则超过了元神境界,似乎达到了上界才有的‘炼虚’了。这也是老夫在炼化‘阴神珠’后元婴中含有一丝元神期的感悟才会如此反应,桀桀。看来,我们大家还是太弱了。”
众人听了玄阴真君之言后,心中大为震惊,感觉若是换成自己渡劫,恐怕会必死无疑!然而,就在大家感慨不已时,邹君突然面色一变,不禁大叫道:“哎呀,可惜了!我俩一心只想着急忙赶回,忘了在‘无常殿’里向判官询问一下‘阳寿’之事?真是浪费机会了!”话音一落,邹君忍不住转过脸去瞅了瞅师父,露出无奈来。
就这样,在邹君的协助下,玄阴真人顺利进阶为“玄阴真君”了。当掌门师兄大鹰将此消息向宗门内部公开时,所有管理层和内门弟子皆瞬间哗然,因为他们从之前剧烈的天地异象中多少猜到了一些什么,现在得知“风声”后不禁奔走相告起来。尤其是对那些主修鬼道的弟子们来说,这则消息无疑是最好的安慰和最大的鼓励。
将玄阴真君送回那处专门为他闭关修炼而建的大号“八角亭”后,邹君及其家人们也一起返回了自己的洞府。待将众人安置好了,邹君才你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赶紧上床盘膝而坐吐纳练气,同时 运转“通幽”法术,瞬间在自己的头顶上方打开了一个漆黑的空间通道,里面阴风阵阵,鬼哭狼嚎,正是通往幽冥鬼蜮所在。
“咦,郎君,你怎么来了?这才刚过中元节没多久,莫非郎君又想藜儿了?咯咯。”钟藜正在客厅里无聊的看着“侍女箴图”画中仙们在表演琴棋书画,却不料身旁一阵空间波动,一个让她日思夜想的熟悉人影便跨步而出,原来真是邹君的魂魄依靠法术穿越到了幽冥鬼蜮,并且早已将空间节点的往来位置设在钟馗府邸大厅中。
“娘子,我也想你了,呵呵。”邹君恬不知耻地套用了古人的亲昵称呼,但现在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因此一阵寒暄后,便转移到往来三界伏魔圣君钟馗的身上。
“郎君心中有藜儿,藜儿高兴着呢!咯咯。不知郎君找大哥有何要事?”————“呵呵,邹某自从入赘钟家,承蒙大哥关照,还有娘子体贴,方能修为渐长。今日有要事前来找兄长,是因为邹某碰到了一件让自己感觉困惑之事,想请教一下大哥,不知方便否?”话音一落,邹君便将钟藜揽入怀中,抚摸着对方的缕缕青丝。
“咯咯,郎君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不如咱一边饮茶欣赏歌舞,一边等大哥回来如何?”————“中,还是娘子体贴郎!若娘子也能修仙问道,那就太好了。”
“哈哈,原来是妹夫呀!我还以为是谁呢?”话音一落,正抱在一起的邹君与钟藜二人赶紧分开彼此,满脸羞赧地避开着那突然凭空冒出来的红袍魁梧大汉钟馗。
“小弟邹某见过大哥。”邹君赶紧起身拱手一礼道:“此次前来,是因为小弟在协助自己的鬼修师父渡元婴天劫时被巨灵神劈死后去了‘鬼门关’转一圈又还阳了,个中缘由令小弟百思不得其解,故特来请教大哥。”————“哈哈,此事简单。那天界巨灵神虽以投影显化法相将你师徒二人击杀,但却忽略了一处关键。”
“噢?是何关键?小弟愿闻其详,还请大哥明示。”————“那巨灵神投影法相动用了‘法则’之力,别说是你一个小小元婴真君,即便是大乘真圣也难道厄运。不过,巨灵神所掌握的‘法则’乃五行属‘金’,却正好被你身上一物所蕴含之‘阴阳’法则克制。须知‘三千天道,一元法则’,天道大过法则,如此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