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214章:惊喜不断
 
  上集提到邹君刚一出关就回家看看,结果被一众小娃娃围住了,还威胁邹君马上离开否则将被姐姐们痛打。这把邹君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正好被四女发现迎接。
“咯咯,小哥哥/掌门师弟/飞利浦小爸爸,你忘了我们当初对你承诺了?”————“承诺?啥承诺?我这一闭关就五年,日夜苦修功法秘术,暂时记不起。”
“咯咯,讨厌!孩子都这么大了,竟忘了那事儿?真是个没良心的坏家伙!咯咯。”四女美眸相对,噗嗤一笑道:“当初姐妹们都商量好了,等你出关了,一定要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怎么样?22朵鲜花又长在咱家,难道不好么?再说了,你这一闭关修炼就足足五年,姐妹们无聊死了,只好玩生孩子比赛来打发无聊。”
“呃……这……可是养孩子得花好多时间、精力和财力啊!这……欸!”————“哎哟!我们负责生的不急,你负责日的急个啥子哟?不就是花点丹药、灵石而已嘛?你是这个大宗门的实际掌舵人,还缺这几个小钱?咯咯。”四女嘻嘻哈哈一阵后,便将孩子们唤上前来,指着邹君笑道:“快叫爹爹,叫了就有丹药吃,乖!”
“爹爹,爹爹,丹药,丹药,爹爹,丹药……”随着此起彼伏的稚嫩声音传进耳朵后,邹君终于心一软便嗯了一声,蹲下身来跟孩子们抱在一起,每人一颗入品丹药开始分发起来,终于堵住了那一张张圆嘟嘟的小嘴巴。虽然邹君身上早已不再携带“练气丹”这种低阶丹药了,但是这次的“补元丹”即便再贵也得给孩子们补上。
一张张小嘴巴只管将丹药塞进口中当做糖丸猛磕,可不管你是什么品阶什么用途的丹药,只觉得灵气越是充盈,那口感就越是美味,于是越吃越欢,眼巴巴地盯着邹君看,似乎还想吃一颗。然而,在母亲们召唤下,一众孩子们还没叫上几句,却纷纷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吓得邹君一跳,赶紧放出神识开始逐一认真探查起来。
“咯咯,没事儿,丹药吃多了,补过头了就这样,睡一会醒来后又能活蹦乱跳了,咯咯。”四女似乎对此习以为常,便不管不顾将孩子们躺倒摆了一地,然后开始掐诀念咒。这一幕让邹君看得疑惑不解,正要发问时,忽然周围遁光连闪,收敛之后显出了一道道人影,正是自己的二女儿们和三女儿们,不多不少,刚好22朵花。
“咦?爹爹出关了?太好了!女儿们见过爹爹,给爹娘请安,咯咯。”众女惊喜地大叫道:“爹爹,爹——爹,您这一闭关就五年,想死女儿们了,所以就让娘亲们给咱们再生一大帮小妹妹,一人一个带着玩,真是太好玩了,咯咯。咦?小妹妹们怎么又睡着了?不会是丹药吃多了吧?娘亲们,你们可不能再惯着妹妹们了。”
“咯咯,没事儿。丫头们,娘亲叫你们来的目的想必你们也知道了,赶紧把妹妹们都抱回家去,让下人们准备一场丰盛的晚宴,咱们一起给你们爹爹接风洗尘。”
“知道了,咯咯。”众女每人一个的将妹妹们全都抱走之后,现场就只剩下四女和邹君,彼此对视一笑,使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直到邹君咳嗽一声,摇身一晃化出四个分身出来,分别把众女拦腰一抱后,才走在前头领路。邹君边走边笑道:“怎么样,‘左拥右抱’,‘前呼后应’,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有想法就说。”
“咯咯,这样感觉挺好,不偏不倚,还能有何想法?咯咯。”四女稍微感觉一番后,忽然纷纷惊叫道:“真么回事,好像有针扎的感觉,隐隐作疼,真是奇怪。”
“呵呵,感觉奇怪吗?其实不奇怪。”邹君见状,呵呵笑道:“为夫闭关五年,参悟了一门极其厉害的剑法曰‘太乙分光剑’,修炼出了‘剑意’,故才如此。”
“咯咯,‘太乙分光剑’?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能演示一下吗?咯咯。”四女在邹君分身搂抱下,早已来了感觉,正如醉如痴时,忽闻邹君所言,不禁纷纷好奇起来。————“呵呵,此乃神阶下等极品功法,可修炼到太乙金仙境界,威力极大,不便演示,待时机成熟,自会在尔等面前显露,敬请期待便是,呵呵。”
“什么?神阶功法?太乙金仙?真的假的?”小三水红芍与小四木子美立刻从“温柔乡”中挣脱出来,满脸惊诧道:“如此逆天功法,掌门师弟是如何得到的?”
“呃……这个……怎么说呢?”邹君想了想,不好把钟馗和天庭之事公之于众,便神情淡定地扯谎道:“自从进阶到了元婴期之后,我似乎恢复了自己前世的一些记忆,而我的前世便是一位叫做‘葛洪’的太乙仙尊,除了精通炼丹、炼器和制符之外,还精通剑法,而这门剑道神通便是得自他的记忆,可惜回忆的内容不全……”
“原来如此!那得恭喜师弟了,确实让人惊喜!待突破元神后,想必能记起更多内容。到时候,你可得传授师姐们整套剑术,咯咯……”二女妙目相对咯咯笑道。
“二位师姐放心,只要师弟回忆好了整篇功法,就一定会交给师姐。”邹君话题一转道:“不知师弟之前传授给二位师姐的两门功法,现在修炼得如何?呵呵。”
“咯咯,多谢师弟关心,都已学完了,正想问师弟要呢。”二女美眸相对后咯咯笑道:“不过,今晚就先打住,等咱们团聚完了再说吧,师姐们想你了,咯咯。”
就这样,众人回到家,在大厅案桌上摆好丰盛的宴席。加上突然多出一大帮小娃娃来串场,整个气氛活跃的不得了,就连邹君的六名贴身护卫也被允许入场共餐。
晚宴之上,山珍海味,玉液琼浆,珍稀物产,应有尽有,只可惜少了“侍女箴图”的“画中仙”伴奏起舞,调节气氛。不过,邹君对此一笑而过,更喜稚嫩童声。
晚宴后,众人齐聚一堂,彼此倾诉着这五年因闭关苦修而不能在一起的思念。邹君神识一扫后,发现众女修为境界都大有长进,尤其是老大阮金玉和老二玛利亚,竟然都修炼到了真丹期大圆满,已经到了可以尝试碎丹结婴的时候了。另外,11名二女儿们也修炼到了真丹后期,而11名三女儿们也修炼到了真丹中期,进展神速。
那六名随从中,嘶唧呼嘟呼、伴娶妻儿乐、那黑撒布、巴拉萨衮仍旧是真丹中期修为,两名妖族蜥蜴人兄弟也仍是真丹初期修为,毕竟他们的资质远不如众女了。
宴席散去后,各归各屋,该修炼的修炼,该执勤的执勤。至于邹君与四女,不用想都知道“小别胜新婚”,更何况这些女人们寂寞了这么久,光是分身陪伴恐怕难以打发她们,毕竟她们似乎生孩子生上瘾了,对于男女双修之事开始变得痴迷,让邹君使出浑身解数才得以应付过去,虽然身体状况仍然良好,但也感觉有些吃不消!
是夜,完事后,邹君忍不住以心神沟通器灵娃娃,不禁埋怨道:“敢问前辈,你们这是何意?为何没经过晚辈同意就让这么多孩子出生?叫我怎么照顾得过来?”
“嘿嘿,小子。你这可就冤枉本大仙了!其实,这都是你的道侣们自愿要给你‘惊喜’,而非本大仙逼得她们这么做。桀桀。”器灵娃娃语气一转又接着道:“不过,那五个老家们说还没玩够,要跟本大仙再赌一场,把上次生它们的肚子换成生本大仙,把上次生本大仙的肚子换成生它们,结果就这样了,感觉好玩吧?桀桀。”
“哼,好玩儿?你就知道玩儿!你们一个个都活了几千上万年,怎么就还没长大?全都是孩童心性时不时又犯,这不是给我添乱么?欸……郁闷!”邹君无奈道。
“桀桀,小子,别唉声叹气了。反正你只需再辛苦十年就成,桀桀。”器灵娃娃安慰道:“待本大仙和那五个老家伙商量后,十五岁就开启‘比武招亲大赛’如何?总不能让我们十岁就嫁人吧?那样我们就太卡可怜了,呜呜…你这个当爹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呜呜,姐妹们好可怜啊,十岁就得嫁人了!”
“哎呀!好了好了!别再装了,我玩不过你们,还不行吗?真是烦死人了!”————“桀桀,谢谢爹!小子,本大仙都亲口叫你一声‘爹’了,还能怎样?”
“哼,不怎么么样!不过,嘿嘿。”邹君想了想后道:“若是前辈能让晚辈有办法没有风险地修炼那‘玄煞冥灵经’,那晚辈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如何?呵呵。”
“桀桀,小子,原来你是在打这个主意。”器灵娃娃道:“好吧,既然你小子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那本大仙就帮你再掐指一算看看有无惊喜?有了,桀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