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219章:百年大计,谨慎谋划
 
  且说女家乐夫妇通过亿里跋涉来到玄阴宗,在与家人团聚后先是被自己一众小妹妹们的呆萌可爱吓住了,后来才知道原委并与父亲讨论了自己接下来的使命内容。
“真丹后期境界?呵呵,这个问题不大,只要入品丹药充足,相信要不了几年,便能将逍遥修为境界推进到真丹期大圆满。”邹君听到女儿的解释后,便呵呵一笑道:“先带去见见你师公吧,他老人家也结婴成功了,且很久没见你了,前段时间还在惦记着你这个‘浑丫头’呢,嘿嘿。”话音一落,邹君便前头引路,飞天而走。
女家乐夫妻俩相视一笑后便赶紧化作遁光跟上。几千里的距离,没多久便赶到了。与此同时,黑袍罩体的玄阴真君正在那处大号的八角凉亭中盘膝而坐吐纳练气。
“咦?这气息是……‘浑丫头’来了?还带个剑气逼人的后生?桀桀,有意思。”玄阴真君缓缓睁开了双眼,瞅着千里之外化作遁光而来的邹君和女家乐夫妻俩。
“徒弟见过师父/徒孙见过师公。”待三道遁光降临后,邹君和女家乐先后向玄阴真君鞠躬行礼。剑逍遥也被女家乐拽了过来,有点难难为情地跟着喊“师公”。
“桀桀,浑丫头,有出息了,回来看望‘师公’竟然还带了个后生?不错,桀桀。”玄阴真君打眼一瞅剑逍遥,桀桀怪笑道:“俊俏后生,地灵根,还是剑修!”
“师公过奖了,晚辈这些本事,岂能入得了您老的法眼?”剑逍遥赶紧上前躬身回应道:“这都是托岳父和‘大当家’的福,否则晚辈恐怕还不到真丹中期呢。”
“桀桀,好小子,言辞得体,临危不惧,是块璞玉,得好好雕琢,方能大放异彩。”话音一落,便转脸瞅瞅女家乐道:“浑丫头,你那‘罗刹阴阳功’修炼如何了?可别把老夫教你的鬼道神通都给落下哟,桀桀。”————“放心吧,师公。您教我的鬼道神通都修炼得差不多了,待这次成功结婴后便能彻底学会,咯咯。”
“桀桀,那就好,先结婴,再说其他。”玄阴真君这才转过脸来对邹君道:“徒弟,准备带浑丫头去老地方结婴吧,为师也想看看我的徒孙渡天劫时反应如何?”
“是,徒儿遵命。”邹君呵呵一笑道:“你们两个小家伙跟我走,带你们去个地方,到了便知,呵呵。”话音一落,众人纷纷化作遁光,直飞远处海边小岛而去。
“呵呵,到了,这便是目的地。”四人化作遁光,来到了海中一处人迹罕至的狭长小岛上空后,邹君便指着岛屿一端一块平整的巨石道:“就是到那块石头上。”
“那块石头?似乎还残留了一些法力波动,竟有鬼气?咯咯。”女家乐放出神识来回扫描道:“莫非师公和大娘、二娘也都是在那块石头上成功结婴的?咯咯。”
“桀桀,小徒孙,你猜的不错。”玄阴真君道:“当初老夫与你爹遭天神哄骗被一斧子劈死后,师徒俩去了阴曹地府转了一圈后又回来了,所以才有鬼气残留。”
“咯咯,原来如此。竟然能化险为夷,看来这也算是一处‘风水宝地’了。有纪念意义,依我看,就这吧,咯咯。”女家乐率先降落到大石头上,开始盘膝打坐。
“丫头,爹之前交给你的碎丹结婴心得体会都参悟了么?何为‘三花聚顶’?何为‘五气朝元’?何为‘真丹成而龙虎现,元婴成而鬼神惊’?”邹君严肃问道。
“咯咯,知道了,爹。我们开始吧。”女家乐仍旧是一副大大咧咧的爽直性格,但也不能太随便地不当回事,毕竟凝结元婴成败与否关系到自己往后的修真大道。
随着女家乐开始全力运转功法,顿时天地异象显现。只见方圆五百里之内风起云涌,海量的天地灵气正朝着女家乐汹涌而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并且随着灵气漩涡的颜色在黄色、白色、黑色、绿色、红色之间依次轮转,其覆盖范围也在急速扩张,不到一个时辰就达到了方圆千里之广。这是“五气朝元”的前期准备。
“轰隆——轰隆”随着铅云密布,雷鸣电闪,云端之上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众天神的投影分身,标志着“天罚雷劫”即将开始。不过,由于之前邹君已经跟天上神仙投影分身们打过了招呼,因此这雷劫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只见风、雨、雷、电四位神祇纷纷现身,在一众天兵天将擂鼓助威下,纷纷施展刮风下雨和打雷闪电。
顿时只见漫天五彩斑斓的雷龙电蛇携带着毁灭一切的威势,摇头摆尾直奔劫云下方海岛之山的女家乐而去,仿佛要把那敢于逆天而行的“蝼蚁”非撕成粉碎不可。
站在远处的玄阴真君和剑逍遥看得面部表情变幻不定,玄阴真君认为此劫雷看起来威势惊人但却像是力量不足平时。剑逍遥则看得眉头紧皱,深怕妻子发生意外。
剑逍遥的想法是多余的,因为那些雷电还没落到半空,便被自己的岳父仰天一吸,发出一股鲸吞万物之力,将第一波劫雷如同百川归海一般纷纷吸入口中消失不见了,显然是被岳父吞入腹中消化了。这夸张的一幕,顿时让剑逍遥看得目瞪口呆,简直难以置信,以为自己看错了,等揉揉眼睛再看时,发现第二波劫雷也同样被吞。
就这样,在天上众神“配合”下,邹君恰到好处地消化并吸收着每一波劫雷,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境界似乎有些上涨的迹象。趁着难得的安全期,女家乐不仅疯狂地运转着“旁门左道七十二术”和“混元真诀”,而且还把“三花聚顶”所生成的“玄黄庆云”,用神识与法力裹挟着依循筋脉向下拖拽到黄庭处与元婴胚胎融合。
转眼之间,天上已降下八波劫雷皆被邹君拦截吞噬,只剩下最后一波雷电迟迟不肯降下。而与此同时,女家乐也在“五脏藏元”的帮助下碎丹成婴准备赋予神韵。
就在这时,邹君一伸手便拽住了女家乐,将其揽入怀中后便化作一道雷霆冲天而起,直奔劫云深处而去,目的就是利用自己对雷电的精确掌控来给女儿洗筋伐髓。
这是一个精细活儿,看得下方的玄阴真君和剑逍遥眉头紧皱。不过,在道道雷光护体下,女家乐虽然发现无数的雷弧电光正往自己全身毛孔里狠狠钻去,却并没撕心裂肺的痛苦,反而是全身酸胀阵阵酥麻,仿佛有一丝像蚂蚁咬人般微疼从肌肉、骨髓、筋脉、脏腑和神魂中传来,如同在剔除糟粕保留精华一般让人感觉万分舒畅。
在这洗筋伐髓的过程中,女家乐的体质正在向着尽善尽美的方向进化着,不仅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急速增强,同时也感觉到寿元在飞快增长。除此之外,原本就雪白如玉的肌肤更是变得白里透红娇嫩无比,仿佛吹弹可破让人充满遐想。同时,见她纤纤细腰盈盈一握,素手玉足更加光鲜,三千青丝随风摇曳,更显魅力与诱惑。
当“五气朝元”的漫长过程顺利完成时,女家乐的元婴早已被劫雷淬炼得灵动无比,仿佛缩小版的真人一般靓丽可人。与此同时,女家乐的识海空间也随着“三花聚顶”冲开“玄关窍”后体积猛增,与之对应的是原本覆盖方圆五六百里的神识空间里也瞬间扩展到了能覆盖方圆千里之广。至此,女家乐终于顺利凝结元婴,完美!
随着天上劫云逐渐散去,邹君揽着女儿的小蛮腰缓缓从天而降,将女儿的纤纤素手交到女婿剑逍遥的手上时,那傻小子竟看得目瞪口呆,感觉妻子变得更漂亮了。
“兀那小子,你在看啥呢?没见我女儿长得漂亮么?”邹君见剑逍遥一脸花痴的模样时,不禁笑骂道:“赶紧将媳妇领回家去,好好疼她,争取多生几个娃娃。”
“爹——爹,讨厌!坏老头,不理你了,咯咯。”女家乐见状瞬间反应过来,顿时俏脸飞霞地扑进剑逍遥的怀中,羞赧至极地娇嗔道:“我刚成功渡劫,没力气走路了,快抱我回家,别让‘坏老头’再取笑我们了,咯咯。”剑逍遥得令后立马将妻子拦腰横抱,转头说一声:“不好意思,先告辞了。 ”后,便化作遁光离去。
“徒弟辛苦了。浑丫头元婴一成,老夫便松了一口气。现在就等这傻小子了,以他‘地灵根’的资质再加上足量的入品丹药供给,应该要不了几年也能结婴吧?”
“是啊,百年大计,须得谨慎谋划,急是急不来的,等他结婴成功后再说吧。”邹君话音一落,接着又道:“师尊也该有时间将‘罗刹阴阳功’作为主修功法来修炼了吧?毕竟修炼其他鬼道功法渡劫问题始终是个最大安全隐患。不过,徒弟之前呈送给您的另外几部阴属性功法也可以作为选修备用,毕竟技多不压身嘛,呵呵。”
“桀桀,徒弟说的可是‘冥王诀’、‘天魔诀’、‘六道真诀’、‘龙虎镇狱体’、‘镇狱修罗体’和‘天尸化身术’吧?老夫一直都在用心揣摩着呢,桀桀。”
“呵呵,如此便好。弟子也就放心了,希望师尊到时候能在战场上大展神威!”邹君笑着道:“想当年,弟子以元婴初期修为便与那元婴后期境界‘不死老魔’大战了一场,没想到竟轻轻松松便将其彻底击杀,倒是让徒弟怀疑其主修的‘九转白骨真魔功’是否值得拿给宗内弟子修炼?毕竟此功法太过阴邪和歹毒,有伤天和。”
“桀桀,徒弟呀徒弟。其实那‘九转白骨真魔功’也可以当做鬼道功法来修炼的,只不过如此一来威力大减,反而不如为师自创的‘噬魂不灭功’和另一门源自幽冥鬼族的‘吞魂御鬼功’。因此,老夫以为除非将‘九转白骨真魔功’从头到尾重新编辑修改过,让其转化为纯鬼道功法后可归入‘阴尸道’或‘冥骨道’,桀桀。”
“呵呵,既然如此,那边先由弟子抽空将其重新改编,待经过反复验证没有魔性和反噬风险后再交由师尊勘定,若是没问题就作为宗门弟子的主修功法之一吧。”
“桀桀,此举深合老夫之意,就暂且将改编后的‘九转白骨真魔功’定名为‘九转白骨鬼冥功’吧,毕竟人族鬼修祭炼白骨骷髅乃‘冥骨道’而非‘阴尸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