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223章:“冥骨诀”
 
  上集提到联盟大军北伐罗刹鬼时刚好在“虾夷岛”爆发大战,七名元神老怪对阵三名罗刹巨鬼,一番激战后斩杀其二,但仍有一巨鬼在反抗,阻挡联盟大军北上。
“桀桀,人类,能把鬼道修炼至如此境界也已算难得了。”最后一名十腿十手五个脑袋的千丈巨鬼一边挥舞着十把冥宝抵挡着七名元神的围攻,一边还稍显游刃有余地道:“在幽冥鬼族面前耍弄鬼道神通,你们人族就不懂什么是班门弄斧么?桀桀。”话音一落,五个脑袋阔口一张,一声鬼啸过后,瞬间发生了不可思议之事来。
当震耳欲聋的鬼啸滚滚如雷而过后,所有冲到近前的厉鬼、煞鬼、僵尸、血尸等来自幽冥鬼蜮和幽冥血海中的鬼物,全都被震散了灵智,或纷纷爆体而亡,或呆立原地进退不能,只有修为境界达到元婴期的鬼王们勉强能抵御住千丈巨鬼所散发出来的境界威压,于是纷纷掉头而逃,甚至撞入了前锋队伍当中,并造成了一些混乱。
路边老色鬼见状后面色一狞,狂喷两口老血后强忍着难受纷纷打出一道道法诀,待两口精血化作两个血色法印一闪而逝地落到漆黑窟窿里面后,所有后退逃跑的元婴级别鬼王仿佛戴上了紧箍咒一般,纷纷转身仰天咆哮起来,对着千丈巨鬼狂飙而去。然而,这些被召唤而来的鬼物虽然大的身高百丈,但在千丈巨鬼面前不值一提。
于是,那千丈巨鬼不管不顾,任由无数鬼物围上来后再十手轮转,纷纷将其砸碎后便阔口一张,长舌一撩地快速吞噬起来,就仿佛是在品尝美味佳肴般令人反胃。
“呵呵,看来人族鬼修想用鬼道功法来击败幽冥鬼族很难。”邹君扫视周围后道:“你们看好队伍,我去会会那头巨鬼,好检验一下闭关苦修十年的效果如何?”
“徒弟不可!那罗刹鬼皇乃元神中期境界,你这不是……”玄阴真君话还没说完,便发现邹君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与众女相视苦笑作罢。
与此同时,邹君摇身一变,化作一个黄泉厉鬼御风而行,很快汇入被召唤而来的鬼物大军中,快速飘向那千丈巨鬼。然而还没到近前,邹君便发现那千丈巨鬼似乎因为吞噬了无数鬼物之后实力又见增长,不禁眉头紧皱起来。好在那巨鬼根本没注意到邹君的与众不同,只是十手一挥将邹君的厉鬼身体打碎后猛然一吸吞进了肚里。
邹君此时乃厉鬼之体,如同魂魄般的虚幻,能让一切及身的实体攻击无效,因此再次出现在千丈巨鬼体内。待那体积庞大的黄泉厉鬼向着中心坍缩后,有金光闪过便显出了邹君的本体,原来为了保险起见在前心和后背各贴了一张“紫薇天甲符”。不过,邹君此时要做的是从内部将鬼瓦解,便同时运转“生长”和“请仙”法术。
就在这时,那千丈巨鬼还在一边挥舞十手疯狂击杀低阶鬼物大口朵颐,一边嘲讽着人族鬼修的愚蠢时,忽然感觉不对劲了,因为自己的肚子突然莫名其妙地剧烈疼痛起来,仿佛就像是吃得太多被撑到鼓胀一样,时而隐隐作痛,时而剧烈疼痛,最终演变成被掏心挖肺一般疼痛难忍。其实,这也正是邹君在其体内疯狂捣乱的结果。
邹君此时早已将“百脉炼宝诀”运转到极致,将自己的身躯化作一个大号的超级法宝,对着罗刹巨鬼的五脏六腑就是一阵猛烈轰击,势如破竹,感觉真是太爽了。
玩过一阵后,邹君又突然摇身一变,化作一把五色轮转的擎天宝剑,在罗刹鬼皇的千丈身躯内继续狂劈猛砍,像游鱼一样左右穿刺,正是在运转“太乙分光剑”。
玩了一阵后,邹君觉得不过瘾,便摇身一晃,身躯先后化作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巨猿……凡是已彻底融入体内的真灵之血都能驱动“惊蛰十二变”。
尽管罗刹鬼皇的体内如同巨大的空间法宝,且心、肝、脾、肺、肾等五脏六腑与人体排列基本一致,但因全都充斥着冻彻心扉的阴煞鬼气,与人族修真者体内灵气充盈完全相反且无一丝灵气,让邹君尽情发挥。邹君此时化身数十丈高空金甲神人,仍在对着巨鬼的脏腑拼命演示着自己闭关后苦修的多门功法以及各种大威力法术。
这一折腾就要命了,顿时疼得千丈巨鬼惨叫连连,十条手臂狂舞一阵后便扔掉了所有武器,紧捂着肚子拼命打滚,甚至主动认输求饶起来,吓得属下们如鸟兽散。
不过,邹君并未打算就这样放过这千丈巨鬼,于是便将后天灵宝“小棺材”取出来,开始掐诀念咒地驱动这个后天灵宝疯狂地吞噬着罗刹鬼皇体内的阴魂鬼气来。
就这样,那千丈巨鬼的身体很快就变得干瘪起来,而且由于体内缺少足够的阴魂鬼气转化成法力来维持继续变身的修罗王,因此那千丈巨鬼的身躯在急剧收缩着。
这一幕让所有围攻者和旁观者都觉得莫名其妙,直到那巨鬼身躯缩小到数十丈时惨叫一声后,“嘭”炸裂开来,原地竟多出一尊数十丈高的金甲神人在大笑不已。
“咦?道友可是……”一众围攻千丈巨鬼的元神期修真者们顿时懵了,似乎还没整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邹君摇身一晃便凭空消失不见,等到再次出现时,已来到了玄阴宗的队伍前面,朗声道:“队伍立即解散,全力追杀所有鬼物,尤其是元婴级别的罗刹鬼,争取缴获更多战利品。”话音一落,便掂了掂巨鬼的储物手镯。
邹君的一众元婴期女儿们得令后首先按奈不住,便纷纷率领手下们赶紧四处追杀罗刹鬼。与此同时,玄阴真君也桀桀怪笑着领着一队真丹期手下们开始四处出击。
邹君的“左拥右抱”和“前呼后应”留在原地没动,满脸崇拜地围着邹君:“小哥哥/掌门师弟/飞利浦小爸爸,你当初的冒险举动吓死我们了,以后不许冲动!”
“呵呵,让你们担惊受怕了,对不起。”邹君呵呵一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风险果然跟利润成正比,不是么?此物暂时寄存我处,待战后交给你们平分。”
“咯咯,那太好了。还是小哥哥/掌门师弟/飞利浦小爸爸对我们最好。”四女妙目相对,忍不住全围上来把邹君紧紧抱住,仿佛捡到一个超级大宝贝般爱不释手。
就这样,其他队伍看到玄阴宗化整为零的四处出击后,也纷纷效仿起来。一时之间,整个“虾夷岛”上空各色遁光铺天盖地,全是各势力的修真者在追杀罗刹鬼。
一个时辰后便开始有追击队伍陆续返回了,但直到过了足足两个时辰后,所有的追杀队伍才全部返回,并且大多数面露狂喜地在彼此交谈着什么。当然了,也有一些队伍的领队们愁眉苦脸甚至满是懊恼地摇头叹息,显然是因为自己的队伍化整为零后在追剿途中遇猛鬼反遭受重创,导致队友和手下们陨落不少,不利于后续行动。
又过了一个时辰,等联盟一方的筑基期低阶弟子们陆续赶到“虾夷岛”并接管了各处地盘后,联盟大军的高层才下达指令继续北上,横渡海峡去攻打“苦业岛。”
十万里宽的宗谷海峡对于凡人来说却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对于能够飞天遁地的修真者来说就如同虚设。于是,在七名元神期修真者的率领下,联盟大军来了。
此时,仍旧停留在“苦业岛”上等候消息的大鬼盟主及其手下们,等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修真者联盟大军。这让原本还抱有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于是凄然一笑道:“桀桀,想不到呀想不到,想不到我罗刹鬼族为了能守住幽冥鬼蜮远征军在阳间的最后一处落脚点,一如既往地坚持了五千年,但如今也算是熬到头了,桀桀。”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你们这些幽冥鬼物,不好好地待在阴间,跑到阳间来干什么?”七名元神期修真者一围上来便兴师问罪:“立刻滚回阴间,否则灭杀!”
“桀桀,让本皇重回阴间?那也得再等五千年!”此罗刹鬼皇面对七名元神期的同阶修真者时,竟然毫无惧意道:“每隔万年,两界大禁制就会周期性松动,到时候我鬼族大军必定会再次出入地表,与你们阳间之物争夺黑夜控制权,桀桀。到时候,阳间的黑夜便是我幽冥鬼族的阴间,待将你们统统灭杀后,阳间将不复存在!”
“哼,冥顽不灵?下地狱去吧!”七名元神纷纷大怒,开始掐诀念咒对其围攻。然而,那名实力相当于元神后期的罗刹鬼皇却仰天一声咆哮后,身形突然爆裂开来,化作一大片漆黑的阴风迷雾,瞬间笼罩住了方圆千丈范围,并且还在继续向外扩张。邹君见状后赶紧命令队伍快速后退并撤离战场,以躲避对方元神领域的笼罩。
果然,就在玄阴宗等几支最靠外围的中小势力急速退出百里之外后,那股漆黑如墨的阴风迷雾才停止了扩张,并以更快的速度向回坍缩,最后变成方圆十里大小的一个小型“幽冥鬼蜮”。不过,就在方才被漆黑阴魂鬼气所笼罩之处,发现联盟大军一方所有真丹期修真者全都软绵绵地瘫倒在地哀嚎不已,仿佛全身骨骼都被抽走。
只有元婴期修真者勉强站立不倒,但也浑身骨骼爆裂而出,纷纷扎破法袍露出体外,看起来就如同刺猬一般,让人感觉非常奇怪,真不知被那巨鬼施展何种神通?
“什么?白骨法则元神领域?这……”被对方元神领域波及到的一众元婴们劫后余生之际心惊胆战,不禁纷纷打起了退堂鼓想要退出战场,只为能求得一条生路。
“桀桀,如何?人类修真者?你们现在浑身上下是不是感觉骨头瘙痒,不受控制?”那罗刹鬼皇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了笼罩方圆百里且漆黑如墨的元神领域之中。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的罗刹鬼皇再也不是原来黑肤红发蓝眼阔嘴青面獠牙的形象,而是变成了一副身高千丈浑身黑气缭绕的白骨骷髅,眼眶中摇曳着两团幽火。
“哼,雕虫小技!看我如何破你!”七名元神先是眉头紧皱地面面相觑,接着只听到方丈真尊爆喝一声道:“仙剑诛邪,急急如律令,敕!”一道银虹一闪而逝。
“桀桀,来得正好!冥骨诀,骷髅盾,用你们万千手下的白骨来迎接你们的攻击吧,桀桀。”话音一落,千丈白骨骷髅左手一举,一面千丈白骨盾牌凭空出现了。
只见那盾牌边沿处镶嵌着一排排骷髅头,而内中则是由有无数肩胛骨、颈椎骨、尾椎骨和肋骨拼凑而成,看起来并不牢固似乎随时都会散架,但却被念力凝聚着。
只见那道百丈银虹如游鱼般穿梭于漆黑如墨的冥骨诀领域中,朝前方远处的千丈骷髅巨鬼迎头扎去,“嘭”的一声巨响后竟被骷髅巨盾轻松反弹而回。与此同时,原本被强行抽取浑身骨骼后还没死透的那些真丹期修真者们纷纷惨叫连连,通过与本体骨骼的念力联系,纷纷将自己的愤怒、怨恨、恐惧、绝望等怨念集中到盾牌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