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灵气复苏:从玄幻世界归来 > 第180章 斩林氏众人
 
  
民众早已经混乱,很多人都在往城外涌,只是城主下令封闭城门。
无法离开的众人,便不停的起哄闹事,希望能够放他们就一条生路。
“城主下令,城在人在,城破人亡!他会用命来守护临宣城,临宣城破不了。”
“城主有令,此战战败的罪魁祸首是镇北侯。两个时辰之后,将会在广场中央斩杀镇北侯子嗣。镇北侯叛逃,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这样的声音响彻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民众安稳了不少。很多人都已经返回到自己的家中,不再逃命。
更多的人则是如同潮水一样,朝着广场而去。
镇北侯叛国投敌,讨伐辱骂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镇北侯府邸之中,林家一众子弟都被关在里面,不允许外出。而林家的所有仆人都已经被遣散了,只有一些忠心耿耿的护卫守护着。
而上门骚扰打劫的人此起彼伏,三两天便有一场劫难。
夏梦然早已经收拾好了一切东西,只等着一个机会,逃离临宣城。
这几天,她一直在东奔西走找关系,希望有人能够放他们一家人离去。
“刚刚打听到的消息,安侯战死了,十万大军损失殆尽。临宣城守不住了,全城的人都要跑路,我们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离开。”夏梦然对着两个儿子说道,并且亲自去清点了一下财产。
“母亲,父亲还没有战死呢。再说,我们现在也出不去啊,你这些天一直都在找关系,可我们不是还被困在这里吗?还是等舅舅派遣人来接应我们吧。”林欢二人垂头丧气的说道。
他们已经成为了天武学院的学生,为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
可是他们被林阳压了一头也就算了,现在又被关在家中,连学院都不允许去。
二人早已经心灰意冷,没有了风华意气。
“你们懂什么,临宣城要守不住了,整个城市都乱了。你们觉得城主会一直守在这里吗?我可是听说安侯一家人已经跑路了,城主估计要不了多久,也会跟着跑路。到那个时候,谁还会管我们?我们再不跑可就来不及了。你们两个还不赶紧准备,天一黑我们就杀出去,若是有人阻拦,直接杀了他。林家覆灭了,我夏梦然可不想给他们陪葬。”
夏梦涵催促一番,继续忙碌。
今晚是大好的机会,她不会放过的。林家的所有资产都在她的手中,足以让他们母子三人一辈子富裕尊贵。
林欢兄弟终于来了精神,也着手准备去了。
他们只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去京都,去更好的地方发展。
至于临宣城,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随后大门被人从外面强行打开。
“这一群下贱的穷货,给了他们那么多钱,他们还不满足。兰儿,再给他们一些钱,打发了他们。另外,从库房里面拿出来一些好酒送给他们,最好让他们醉死过去。”
夏梦涵不耐烦的说道。
这些天,只要有人进来刁难,她就会送钱。
反正林家不缺这些钱,她也不在乎。
可是很快,兰儿便跑了回来,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
“主母,不好了,是安侯府中的人来了。”
“安侯全家不都已经逃走了吗?为什么会跑到我们家来?”
夏梦涵一脸困惑。
“林夫人,你是侯爵夫人,可不能够这么冤枉我们。我们侯爷战死了,那是为国捐躯。我们是他的后辈,怎么会做这么丢人的事情?就算临宣城破了很,我们一家人也不会走。”
江浩银带着人,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对对对,你们安侯一门的人是英雄。只是不知道大英雄来到我镇北侯府是要做什么呢?”夏梦涵翻了一个白眼。
“镇北侯叛徒,并且带领着敌人截杀我军,罪不可恕。我奉城主的命令,查封林家。所有林家嫡系成员都要带到广场上杀头!”江浩银说道。
夏梦涵吃了一惊:“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们侯爷怎么可能会叛徒呢?”
江浩银不再例会夏梦涵,直接带着人闯入到后院中。
不一会,以林欢为首的林家后辈子弟,便全部被五花大绑。
“放肆,这里是镇北侯府,不是你们能够撒野的地方。再者,我和你们侯爷也是有合作的。”夏梦涵勃然大怒。
“林夫人,你可是叛国将军的夫人,我们安侯一门可和你没有任何瓜葛。你不承认也罢,但是你们现在连行礼都收拾好了,难道不是要叛徒,去和镇北侯团圆吗?”江浩银笑吟吟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场面,他心中美得很。自己不需要多做什么,一句叛逃,便可以让众人相信。
“就算镇北侯叛逃了,也和我没有关系。我是皇族,你们敢欺凌到我的头上来吗?”夏梦涵急了,直接用自己的身份压人。
她不能够让自己的两个孩子被带走,否则就回不来了。
“林夫人,您是皇族之人,我们自然不敢将您怎么样。就算镇北侯叛逃,也和您没有关系。只是林家的这些人,你护不住的。你如果不甘心,可以去找城主,这是城主的命令。”
江浩银一声令下,直接将十几个孩子全部带走。
“母亲,救我啊!”
林欢二人拼命挣扎,可是却毫无用处,被士兵们强行带走。
夏梦涵直接出手抢夺,可她根本就不是江浩银的对手,被打翻在地。
“江家,之前你们欺负林阳,我不兴师问罪,反而和你们联手合作。现在你们就这么对待我吗?”
夏梦涵又气又怒,回想之前和江家的合作,便悔恨不已。
“大夫人,你还是想想改怎么就救少爷吧,少爷被江家的人带走,只怕有来无回。”兰儿哭着说道。
“他们是我的儿子,体内流淌着皇族血脉,他们敢杀?既然是城主下的命令,我便去找城主好了。”
夏梦涵从地上跳起来,回到房间拿起宝剑,带着剩余的护卫仆从,呼啸着离开侯府。
她是皇族中人,她从未想过林家的危难会波及自己。
从知道林家被人算计的时候,她便没有担心过。
皇族,便是最大的特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