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抓了四条!
 
  追杀的三人都身穿一袭白衣,瞧上去约莫两个七品、一个五品的样子,战力实属不低。

  而被追杀的墨者,怎么看也超不过六品,且此刻已全身浴血,伤痕累累。

  更为要命的是,他的一条右腿还被斩断了脚掌,鲜血早已浸湿裤腿,让裤腿两侧黏在了一起,又滴滴答答如同连成线的珠子一样淌下来。

  可即便这样,在幽狼的掩护下,他竟依旧一瘸一拐地向前狂奔着。

  无法想象,那失去脚掌的腿骨,每在地上戳一下会有多疼,可那人竟仿佛毫无知觉,就如同一个机械人。

  这是秦源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墨者,心中不由微震。

  《吕氏春秋》记载,墨者“赴汤蹈刃,死不旋踵”。

  今日一见,当如是。

  三个白衣人很快就解决了幽狼,此时追上一个重伤的瘸子自然易如反掌。

  但他们偏偏要玩猫捉老鼠的把戏,只是嘻嘻哈哈地跟在那墨者后面。

  “跑啊,接着跑,我倒要看看,你们墨者是不是真那么能扛。”

  “啧啧啧,只一脚掌亦能跑如此之快,这墨者当真是稀奇啊哈哈!”

  “二位大哥,不如我们将他另外一脚也砍了,再瞧瞧他还能跑否?”

  “哈哈,此议甚妙!二位贤弟,且看大哥手段!”

  为首那五品修者笑罢,大袖一挥,手中长剑当即凌空而起,随后化作一道迅猛的剑光,直奔前方墨者的另一只脚掌而去。

  三人都大笑不已,脖子伸得很长,好奇、兴奋又期待地等着“好戏”开演。

  但就在此时,只见一道青色的剑影悄然划过,如同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接近那道剑光。

  光影交错的瞬间,五品修者的长剑便如豆腐一般,断成了数段。

  飞起的断刃,又化作数道剑光,以电光火石之势朝其中一个七品修者激射而去。

  那七品修者仍在大笑,笑声还在林中回荡,但其中一截断剑已射穿他的喉咙,登时鲜血怒放,盛开如一株带毒的猩红草。

  飞剑杀人,并不稀奇,但是操纵他人断飞的残剑来杀人,而且一剑毙命,让一个七品修者毫无抵抗能力,却不是寻常高手能办到的。

  剩余的两个白衣人,或许此生都未见过这种场景,顿时脸色煞白。

  而更令他们不寒而栗的是,对手竟还未现身。

  方才那一剑,秦源按照老甲说的办法,使用了一丝“仙气”。

  总体效果他还是很满意的,只不过初用仙气,未免有些拙笨,要不然另一个七品修者,应该也逃不过断剑封喉。

  不过通过这次实操,他现在确定,即便按照老甲的“笨”方法,这三分仙气用熟练后,也的确能爆发出骇人的能量。

  此时,五品修者赶紧镇定了下情绪,随即连忙大喊道,“阁下是哪位高人,我等并无敌意,只是路过贵宝地,若有得罪还请海涵!”

  空中,只见一穿粗布长衫的少年悄然显现,随后又悄无声息地落地。

  轻轻地乜了两人一眼,少年淡淡道,“墨者,秦源。”

  听到“墨者”二字,两人顿时心头猛地一颤。

  再看眼前这人,看上去不过十六七的样子,两个白衣人此时的惊骇之情已完全无法用语言表达了。

  这个年纪,竟有如此修为?!

  但那五品修者到底是经验老道,在发愣过后,忽然笑道,“小兄弟,我想我们有些误会。”

  说着,脸上的横肉微微一抖,忽地从袖中放出一枚冷箭,直奔秦源而去。

  与此同时,他又飞快地吸来身边同伴的长剑,身影猛地一个爆闪,眨眼便跃至半空,随后长剑化影,以气贯长虹之势猛劈下去。

  这一劈,引空气震动、长风骤起,方圆数丈内的落叶被一吹而尽,而剑划破空气时,又隐隐带起雷声阵阵。

  此刻,他心中暗道,任你是一代奇才又如何,这奔雷剑之下,你区区肉体可能抗住?

  冷箭先至,但秦源怕伤到后面的墨者,于是不闪不躲。

  噗,箭至墨甲,只穿透了最外层的妖皮,没等到内层妖皮,便已停住。

  此时奔雷剑落下。

  秦源不慌不忙,已再次裹挟了仙气的长剑,悠然而起。

  唰,没有奔雷剑那么大的动静,仅仅是一道耀眼的剑光闪过。

  大道无形!

  五品修者的长剑瞬间被断成两截。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同样被斩成了两段。

  切口非常整齐。

  那五品修者并未立即死去,只是看着自己没了半截的身躯,疯狂地哀嚎。

  没看成那位墨者双脚皆无的画面,但秦源给他补了个更刺激的画面,且不管他喜不喜欢。

  剩下的那个七品修者,早已没了方才那般冷血和嚣张,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求饶。

  “谁派你们来的?”秦源问道。

  “我、我说了能活否?”那人带着哭腔道。

  “说的有价值才能活。我数三个数,三、二……”

  “是玉泉宗的人让我们杀的,玉泉宗,是玉泉宗…..”

  秦源微微皱眉,心想玉泉宗……宗主是一品剑霸百里暮云,号称天下第一剑宗的玉泉宗么?

  他们为何要杀墨家的人?

  “少侠,少侠,现在能放我回去了吗?我上有老母要养,下有……”那人哭着问道。

  秦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这时——“噗!”

  阿大提剑,悄然划过了那人的脖子。

  五品的阿大,越来越了解主人的心意了。

  阿二、阿四在阿大的指挥下,开始挖坑。

  秦源转身,发现那墨者竟然还在跑。

  只是或许因为失血过多,他已经跌跌撞撞,摇摇欲坠了。

  身影一闪,他追上墨者。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色黝黑,眼神有些涣散,但眼睛一直盯着前方。

  “这位兄台?”秦源扶住他,说道,“莫要跑了,他们已死。”

  中年人似乎没有听到,依旧拖着瘸腿想往前走,但摇摇晃晃走了最后几步,他终于倒下了。

  秦源赶紧过去,想为他施救。

  但中年人却摇了摇头,抓着秦源的手,泛白龟裂的嘴唇微微一动,说道,“阁下,那纸人……”

  秦源点点头,“是我的。”

  中年人放大的瞳孔微微一聚,又道,“那,你也是墨者了?”

  秦源点点头,“是。”

  中年人顿时激动地挣扎起来,没多久便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气若游丝地说道,“送往京城庆元街锁子胡同……甲十一号,不得……不得有误。”

  秦源没有犹豫,接过了信,又道,“好,我先帮你处理下伤口吧。”

  中年人仰头看天,轻声道,“不用啦……我只能,送到这里了……皓月当空,墨者永存,兴天下利……”

  话及此,中年墨者便忽地手一松。

  双眼未闭,但已无神。

  秦源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虽然与此人素不相识,但心中没来由地有些悲伤。

  或许,是身体里流淌着同样的墨家正气吧?

  此时,阿二它们已经挖好坑了,正要利索地掩埋那三人,却听秦源说道,“埋他们做什么,埋这位……这位大侠。”

  不知道如何称呼,且这么叫吧。

  趁阿二他们埋人的功夫,秦源看了眼手中的信。

  事实上那只是一张纸条,并没有信封,上面也只有短短几行小字。

  “甲四乙六,骈五俪八,丁七卯三,乙三支二……”

  很显然,这是一段暗语,必须通过翻译才能知道它在说什么。

  秦源心道,或许也正因为如此,那位墨者才会如此放心地将纸条交给自己吧。

  当然,墨家在秦源这,没有多少秘密可言。

  这段暗语叫“墨语”,只有墨家的谍报人员及几位大佬才能掌握,不过在《墨修要义·杂记篇》中,就有相关记载。

  回去只需根据表格对照,便能翻译出它到底什么意思。

  身为一名墨者,秦源觉得自己看一下墨家的信,并无不妥。

  更何况它送往京城,很可能与皇宫内的墨者有关,那意味着也可能与自己有关。

  不过现在不是翻译的时候,毕竟阿二来报,苏若依他们已经蹲在旁边的草丛里,看了好一会儿了。

  好在,方才打斗之时,他们并未瞧见。

  收好信,埋好那名墨者,秦源给从纳石中拿出酒,敬了他一杯,这才离开。

  看着秦源走远,苏若依等人又是一叹。

  “小秦子果真是古道心肠,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

  “还是那么冲动,万一对手的修为高一点呢?”

  “然,此侠义之心可敬!”

  ……

  秦源快步前行,没多久就到了正县县城。

  只是瞧见那县城的大门,他的心里忽地升腾起一股莫名的亲切感。

  这才想起,原主的老家就是在这县城之内。

  不过如今老家早已卖掉,原主的兄长和小妹也早已不住县城,秦源便打消了回去看看的心思。

  毕竟说实话,原主的感情他并没有继承,这个地方对他而言,只是熟悉一些罢了,并无特别之处。

  进入县城,在里头转了一圈,秦源很快就找到了那家“怀仙酒楼”。

  不过此时天色尚早,离酉时还有一个多时辰。

  左右无事,他就来到了怀仙酒楼对面的一家“聚贤酒楼”,要了两个菜,一壶酒。

  一边自斟自饮,一边观察对面的动静。

  还没喝多长时间,他就看到有三个健壮的男子,各自背着一个大麻布袋,那麻木袋看上去沉甸甸的,还流淌着血水,大步流星地进了对面的怀仙酒楼。

  秦源顿时一激灵,莫非赤鲵到了?

  不过那赤鲵有那么大吗?竟然要三个麻布袋来装?

  就在这时,只觉怀中传音石又一阵异动,秦源赶紧将正气灌入其中。

  果然,传来了南霸那标志性的冷静的声音。

  “小宝,我已派人将赤鲵送入酒馆,你自行去取便是。”

  秦源登时一股热血从脚底冲到天灵盖,连忙说道,“多谢南霸道友!此情在下必当铭记在心!”

  “无妨,你我既为道友,自当鼎力相助。”

  “对了,南霸道友,你抓了几条赤鲵?”

  “总共四条。”

  “啊,怎生如此之多?”秦源咧了咧嘴,“其实一条便够。”

  “哦,”南霸淡淡道,“赤鲵妖分大小雌雄,我不知你要哪种,正好看它们一家四口都在,所以便都抓了。”

  “啊这……道友有心了!”

  “对了,还有个三品妖我也一并送来了。这妖有点厉害,砍了两剑才死,我想道友你或许也用得着。”

  秦源一愣。

  好家伙,有点厉害......两剑砍死!

  凡尔赛大佬,佩服佩服!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秦源直接起身,立马冲到了怀仙酒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