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这里有个御史 > 第九章 契约
 
  林初夏看到江离额头上冒着冷汗,身体在剧烈抖动一会慢慢恢复平静。

  将放在江离下体的剑收回剑鞘,拿起手机发了几条消息之后,就静静看着江离也不出声。

  “我的枪还在,我没有变成太监,老天爷保佑啊。”

  江离在床上一醒先脱了自己裤子,见那把枪隐隐有一柱擎天,才松了一口气。

  “这梦也太真实了,可吓死小爷了。”江离短暂放松之后,脸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摸了枪还把摸枪的那只手放到鼻子上闻了闻,让在一旁的的林初夏看江离如同看死老鼠的眼神。

  林初夏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我说你可以了吧。”

  江离这才反应过来,没想到旁边还有个人在看着自己刚才的动作,急忙盖上被子盖住下体。

  看清楚之后带着嗔怪的眼神看着林初夏,脸皮隐隐有些发红翘起兰花指说道:“死鬼,被你看见了,你可要对人家负责。”

  林初夏脸色逐渐变得越来越黑,但突然对着江离笑了一下,双手在背后活动了一下。

  江离看着那张不施粉黛却不输世界上任何一个女明星的脸看的有些痴了。

  他记得一个很旧的段子,有人提问说:“周幽王为什么可以疯狂到为了妲己烽火戏诸侯?”

  一个网友回答:“因为你没有见过那种让你愿意付出全部的女子。”

  江离突然心里有一个想法,要是当林初夏的经纪人,将林初夏包装一下直播或者是当明星,自己到时候疯狂敛财。

  第一年先赚个一千万,第二年找个媳妇,第三年直接在一线城市买座别墅,简直是发家致富啊。

  “娘娘,你有没有兴趣当明……好痛,别打了,别打脸啊。”

  江离话都没有说完,只看见一个包子大的拳头带着拳风一招击中江离的眼睛。

  发财的计划随着林初夏的单方面压制江离,再加上还有十多分钟的毒打渐渐江离的经纪人发财梦完美破碎。

  林初夏下了床擦了一下自己额头因为剧烈运动冒出来的香汗,江离靠在床头两只眼睛变成熊猫眼,身体大部分地方变得呈轻微紫色

  江离此刻有些觉得委屈,双眼滴下来了几滴名为弱鸡的泪水,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我知道你有像电影里面的那种法术,可为什么你一个女孩子力气还这么大?为什么要欺负我这个凡人?”

  “恶心人的死老鼠而已,不打白不打。”林初夏斜了一眼给在床上跟做贼被人捉到的江离一眼藐视说道。

  “我……我……”

  江离还想出声抗议一下,最后还是骚话在嘴里,可偏偏说不出来了。

  林初夏刚转身离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背包里找出一本A4纸合同跟一支笔扔给江离说:“对了,你先把这一份合同签了。”

  江离拿过来一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御史阁临时工合同》

  心里微微有些激动,之前自己拿的那只笔灭了那只老鬼的场面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激动过去之后就是一股恐惧感在心里升起,他知道这一份合同签下去以后可能会死。

  林初夏看到了他的犹豫示意他继续翻。

  花了十几分钟才看完这一份合同,长呼一口气然后将合同一扔咬牙切齿说道:“这是一份吃人不吐骨头的合同。”

  “我帮你们做事自己承担牺牲的风险,为什么死后五十年我的灵魂才能转世,就连我连下一个工作都要找你们报备!”

  “这里面的条条框框你们怎么好意思列的出来?这不是坑不懂法的人上当不是!”

  林初夏眉头一皱,声音很少见轻柔对着江离安抚道:“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事情,第一次是我好心放过你,第二次你自己撞上来的。”

  “你要是不签这一份合同,你和你舅舅我都要按照规定抹除你们,包括你现在住在你老江家的老宅。”

  江离还是听不进去,正准备下床离开这里的时候,林英俊打完电话后从厨房里端来一碗鸡汤突然打开了门。

  一进门就看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还以为是两人闹脾气了,有些意味深长对着江离使了使眼色说:

  “江离,你要对人家大师态度好点,人家可是救过你的命,知道没。”

  说完之后就端着那碗鸡汤放在靠近林初夏的桌子上,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就出去了还挺贴心关上了门。

  要说两人不认识林英俊打死也不相信,虽然林初夏穿着道袍有些奇怪,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半夜出去上香这么久可能是为了约会这个姑娘,虽然这么说的江离有点不孝。

  但是不认识的话怎么会费力气带着江离找到自己?

  至于不小心被雷劈了,估摸着两人是在小树林?

  一个单身四十多年的林英俊的脑回路不得不说是个人才。

  “你是真的不想签?”林初夏声音突然变得很平静,拔出在背后的剑架在江离脖子上。

  江离硬着脖子大声回道:“我不……”

  “废话真多,老娘忍不住了!”

  一开始还是来点软的对大家都好,难得一次的温柔送给了江离这只不懂人意的死老鼠。

  架在江离脖子上的剑轻轻动了一下,剑身还没有与江离的皮肤接触。

  却像被人击中脖子一样,头一歪晕倒在床上。

  “取汝之血,订我契约!”林初夏拿剑指着江离轻喝一声。

  说完之后江离手指凭空被不知道利器刬出一道血痕,一滴鲜血升起滴到被江离扔掉在地上的一纸合同上。

  江离的血与合同接触的一刹那,瞬间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远在东海大学男生宿舍的李立跟王林两个人坐在走廊楼梯价愁眉苦脸。

  王林带着一丝羡慕九分烦恼说道:“江离再不来,我们两个怕是要被烦死了啊。”

  李立扣了一下鼻屎无语道:“没办法,谁叫我们那时候给了苏小妍胆子,所以现在是我们自作自受。”

  “江离,我知道你在宿舍里面,你以为你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你?还有你的两个舍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渣男!”

  听到扩音器的女声,两人有些无语摇了摇头,回到了宿舍关上了门,被子盖过头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