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这里有个御史 > 第十九章 老道陈余生
 
  烧烤店老板有些犹豫之后还是去把店里的几瓶白酒拿了出去,只是时不时的目光在江离这一桌上。

  要是这两人喝酒出了什么事情,他的店可就跑不了,关键的是有一个人可是看起来都七十多岁的老人家了。

  “这一老一少可千万别贪杯了。”店老板嘀咕了一句。

  “这第一杯算我敬你的,大晚上的还追过来找我。”

  “第二杯算是咱们两个今晚的事情一笔勾销。”

  “第三杯是看道长一把年纪了还出来上班,真的是不容易。”

  江离一口气往自己的杯里到满了白酒,连续给老道士敬了三杯,也因为喝的太快让老道士有些懵逼。

  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年轻人这么猛,一口气喝了三杯白酒脸都不带红的。

  虽然听着这三杯有些不对劲,总感觉有点不好,但老道士也渐渐消了气,看向江离的目光也好了许多。

  江离给对面的老道士倒上一杯荼水之后,说了句请便之后,在老道士有些吃惊的目光下自己拿起一瓶白酒对嘴吹。

  老道士嗫了一口荼水之后,脸上似笑非笑对着一个人喝闷酒的江说:“看你这次挺有诚心的,该不会等下又跑了吧?”

  江离放下酒瓶,拿起鸡翅咬了一口说:“懒得跑了,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回去带孙子或者早点睡觉不好吗?”

  “老道从小在道观长大,有时候就下山一趟找点香火,一个人而已,没有找过老伴何来的孙子?”

  “至于为什么这么执着,倒也说不上,单纯就是看你这小子有点缘分而已,只不过没想到你这小子比猴都精。”

  老道士呵呵一笑说完,也随手拿起一个还没有开过的白酒打开,先闻了闻,再拿一个新杯子给自己倒上。

  “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是别喝了,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警察叔叔给我银铐子我就倒霉了。”

  江离拦下了老道士正准备喝酒的手,谁知老道士只是嘿嘿一笑说:“修道之人无所畏惧。”

  江离一听,也没有打算继续劝了,只是没想到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还这么中二。

  老道士嗫了一小口,闭着眼睛回味了一下,然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吓的江离眼皮跳了跳。

  在暗中观察的店老板也是被吓得不轻,差一点连手里的烟都拿不稳,连地方话都彪出来:

  “我滴个乖乖,这小老头咋比俺都能喝了嘞。”

  老道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拿了根羊肉串两三下就只剩下木签了,江离也还是一个人喝着酒。

  一老一少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感。

  江离今晚喝了有点多,但脸只是红了一点而已,看了眼对面的老道士的酒瓶也见了底。

  问了一句:“吃好了没有?”

  老道士很满意拍了拍肚子点了点头,江离喝了一句老板结帐就准备离开。

  老道士见江离要离开,也没有再继续拦着,只是轻飘飘说了句:“朱砂丹笔,御史执笔,化阴阳,诛邪妖,斩恶鬼。”

  老道士轻飘飘的一句,却是让江离脚步瞬间一停,小心脏突然急速扑通扑通跳动。

  冷风一吹才发现自己的背后凉飕飕的,看了一下才发现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冷汗打湿。

  回过头去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老道士说道:“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情自己一直有没有跟别人说过,包括自己跟那个人的交易,只是跟王林提过一点,但并没有全部说出来。

  江离也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在喝酒的时候都没有怎么跟他聊天,更不会把这秘密说出来,可他?

  江离看着老道士越来越觉得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刚准备拔腿就跑,却好像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

  谁知老道士说了一句:“你觉得你还跑的了吗?还不如坐下让老道帮你解签。”

  江离笑的有些难看说:“这就不麻烦您老人家了,我要回家了,要不然我舅舅看到我不回家会报警的。”

  “不碍事的,都这么大人了你舅舅还没有放手让你长大?咱们两个坐下来好好聊聊天。”

  老道士起身走到江离身边在江离脖子上轻轻一拍,江离瞬间就感觉身体可以动了,但却被老道士拉着坐回了位置上。

  “你是御史阁里的人,体内养着御史阁的珍宝御史丹笔,不就是这点事嘛怕什么?”

  江离听着老道士的话汗如雨下,自己跟那个人做的交易之中,养着朱砂丹笔也是其中之一。

  “道长也是御史阁的人?小子还不知道道长道号,还望赐教。”江离战战兢兢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学着电视里那样抱拳说道。

  老道士见江离抱拳,顿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你一个毛头小子还没有学过抱拳吧,搞的三不像,哈哈。”

  老道士笑了好一会才停下来,江离也是有些尴尬偷偷将手缩了回去。

  “老道我可不是你们御史阁的人,只不过跟你们有点因缘而已,”

  “老道道号灵缘子,俗名姓陈余生,我不打你身上的朱砂丹笔主意,只是下山找我的机缘而已,你可以放心。”

  江离一听不是打自己主意,顿时也是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太大意。

  小心翼翼问道:“是不是陈道长帮我解了签之后就可以走了?”

  陈余生笑着说道:“没错,你随便说一个字,我帮你免费解个签你就可以走了。”

  得到了陈余生的回答之后,江离见他表情不似作假,随口说了个“御”字,想说完早点回去宿舍好好呆着。

  “御字啊,你这小子倒是滑头得很,随便说一下就想开溜。”陈余生笑吟吟看着江离说道。

  “御字,上可御龙归宇,下可在地府坐一下那个位置,不过嘛,你倒是有点不一样,你是个不纯粹的人。”

  “所有你现在很烦恼,自己的事情无人可倾诉,说了你又怕连累亲朋好友,你这人以后的日子可不像是现在这么悠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