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师兄皆大佬唯我小废柴 > 343败得离谱
 
  说到后来还很是不屑的哼哼了几句,说得好像他浩气仙门已经晋升地品仙门了似的。
  比试台上,陈云天还在不断的凝聚真元。长刀之上云浪翻腾,虽非真器,却发出一阵慑人心魂的颤鸣。
  先前晴空万里的天空这时也阴云密布,仿佛一场暴雨即将来袭。沉重的压迫之下,比试台下的弟子都纷纷后退。
  这,就是地品剑技的威势!
  “闻人峰主,要不还是赶紧认输吧,晚了怕就来不及了。”几名仙门长者异口同声,好心的劝道。
  云浪千重之所以被列为地品剑技,除了本身威力巨大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在凝聚真元的过程中无法被打断。若是非要强行打断,尚未完全凝聚真元会爆发出数倍之威!
  到那时,陈云天自己固然会受伤不轻,但楚清寒只会伤得更重,甚至多半性命不保。
  当然,这样的剑技也不是没有缺点,一次出手过后,灵脉便会变得极度脆弱,很长时间难以动弹。
  而且在真元凝聚完成之前,陈云天自己也无法出手。
  楚清寒这时认输还来得及,若是再晚一点,就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了。
  闻人出尘犹豫的望向楚清寒。如果他不是天道峰峰主,站在台上的也不是楚清寒,他还真想认输算了。
  但就因为他是天道峰峰主,站在台上的是楚清寒,所以他还真不好擅作主张,要认输,也必须由楚清寒自己开口。
  “不必担心,师兄不会有事的。”就在他犹豫不绝的时候,陆清漓开口说道。
  “哦?”闻人出尘和宗亭安等人都不解的看着她,实在想不明白,她对楚清寒哪来这么强的信心。
  风云千重,那可是地品剑技、地品啊!
  “嗡……”就在这时,楚清寒手腕一颤,半空之中,一片剑影齐声嗡鸣。
  “千幻剑心,他竟想以千幻剑心应战风云千重!”一众仙门长者都瞪大了眼睛。
  一个是玄真之境便可修习的入门术法,根本没品,而另一个却是地品剑技,两者可谓天壤之别!
  楚清寒想干什么,找死吗!
  陆清漓眼中却是蓦的一亮,嘴角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自从见过楚清明,她就更确定一件事:这位清寒师兄的实力,还不是自己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即便上一场对战天清宗,他依旧有所保留。
  眼前的千幻剑心,再次印证了她的猜测。
  虽然表面看来,这一招千幻剑心和世人熟知的入门术法并无差别,但陆清漓却感应到一股神秘的气机。
  这气机到底是什么,她一时也说不清道不明。仙君也不是万能的嘛,不可能完全参透天地间的万千大道,否则前世的她也不至于陨落天劫了。
  不过她也不急,她相信,这一次,楚清寒一定会带给所有人、也带给她意外的惊喜。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应到那股气机,更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她这么想。
  “千幻剑心,他居然使的千幻剑心,这不是找死吗?哈哈哈哈……”观礼席上,吕修远也是一脸愕然,而后放声大笑。想法倒是跟宗亭安等人难得的一致。
  “莫不是吓傻了,连这种低级术法都使出来了。”孔义文也一脸疑惑的看着台上。
  “难怪陆清漓那般张狂,原来无上道宗的人都是这么不知死活的。”贺玄霖更是一脸不屑。
  宗亭安等人当然是怎么都笑不出来的,本来还指望无上道宗打压一下浩气仙门的嚣张气焰,替玄青仙门讨回公道,也替他们出口恶气,哪料到这才第一场,楚清寒就如此找死!
  “快,快认输!”宗亭安对闻人出尘喊道。
  “我们……”闻人出尘同样没料到楚清寒如此托大,竟然以入门术法应对地品剑技,吓得全身汗毛直竖,再不敢迟疑,放声高喊道。
  “等等!”陆清漓猛的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都这节骨眼上了,还等什么啊等,难道真想看着你师兄被别人一剑劈死,你跟他到底多大的仇啊!见状,宗亭安等人急得直想跺脚。
  “哈哈哈哈,给你机会你不要,偏要自取死路……轰!”就在这时,台上传来陈云天残忍的狞笑,随后便是一声巨响。
  完了,楚清寒完了!宗亭安等人只觉心头一寒,脑海中浮现出那道俊美清逸的身影被人一剑劈成两半,甚至粉身碎骨鲜血四溅的惨景。
  下一刻,他们又是惋惜又是同情的朝台上望去,却同时一怔,下意识的揉起了眼睛。
  没有粉身碎骨,更没有什么鲜血四溅,比试台上,楚清寒长身而立毫发无伤,依旧清逸绝尘玉树临风。
  倒是对面的陈云天全身颤抖,嘴角鲜血直涌。细细看去,他手中的长刀已经只剩后半截,前半截在那声巨响中炸得粉碎,化为一片晶星散落于地。
  “不可能,不可能!”陈云天拼命压制着胸中翻腾的气血,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长刀。
  真元之力云涌其中,仿佛暴风雨中的海浪,变得无比狂暴。
  “轰、轰、轰、轰……”巨响声接连响起,手中长刀一段段的接连爆开。
  “啊……”陈云天一声惨叫,被震倒在地。
  鲜血从他的眼耳口鼻飞快的涌出,一身藏蓝色的宗袍更是血迹斑驳。
  显然,那狂暴的真元之力不止压碎他手中长刀,更震碎他的护体罡气,涌入他的体内,震断他全身经脉。
  随即,那狂暴的真元又如决堤的洪水般奔涌于体内,继续摧毁他的内腑。陈云天满地翻滚,痛得连声哀嚎,甚至以头撞地撞得头破血流。
  果真便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甚至生不如死。
  陈云天的惨叫声在浩气峰久久回荡,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不愧是地品剑技,果然威力无匹,可是为什么没伤到对手,却反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
  楚清寒本来都已经做好了全力出手的准备,见状只能无奈的收起千幻剑心。
  别人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他若继续出手,传扬出去岂不是败坏自家仙门之名?
  再说他还有出手的必要吗?就陈云天这伤势,即使保住性命,一生修为也必毁无疑,对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来说,这样的结果本来就是生不如死,出手反倒是成全他了。
  看着一脸无奈的楚清寒,陆清漓也是哭笑不得,她还等着看这位大师兄的真正实力呢,哪料到陈云天未伤人先伤己,根本就没给他出手的机会。
  还地品剑技,狗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