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雪中轩辕大磐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缓淡而谈
 
  被老胡称作不是善茬,舒家这位被脾气暴躁的舒家老四,见了老胡第一时间倒是没有暴起动手,待到老胡走近,一身杀气却是收敛不少,但却也未曾多动。

  老胡下马,双手抱拳轻低头道:“两淮道,胡氏商团,胡黄,见过舒家四老爷了。”

  舒家老四面颊上刺青带着规律微微抖动,双眸微开,张嘴道:“早有耳闻你们胡家的商团了。小子,跟着老二那几个儿子打得火热,老夫在给我舒家带来不少资源的份上,平日里也懒得对你动手。但在舒家山门内,放火杀人,十余年来,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做的商团,倒是不知道借的谁的势?今日就是王府来的人,老夫少说也得拎着好好说道说道。”

  一言落,舒家老四缓缓望向不远处坐于马上的轩辕大磐,双眸圆瞪。一行人中,众星捧月在最中央的自然是主。刚刚远远看着这直奔而来的家伙凑在中央那人身侧,就知道那才是管事的人!



  他舒家辈分排第四,亲自出来,与之会面之让一个喽啰出来,也真是太不懂规矩了。

  轩辕大磐皱了皱眉头,身侧微凉,这舒家的四爷,一身杀意是一点没留,伴随着目光尽数倾泄于他周身。

  不过这能压得八九品普通人无法呼吸的杀意,在南疆道或许算点本事,但放到中原,不说徽山上那些一品高手,便是徐凤年身侧那位手持双戟的宁峨眉,都能与之相差不多。

  春秋乱世战阵杀出来的人,比之独困南疆道杀这些生苗熟苗来的可是多得多。

  金刚体魄在外维持,顶多也就身侧微凉了。轩辕大磐不紧不慢的回看了一眼,不紧不慢道:“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讲。而且拎着王府来人说道,你舒家不怕王府断了你舒家这次神庙会的粮?南疆道,燕敕道,什么时间舒家敢对王府动手了?告诉你,燕敕王那怂货在我家主子面前,也不敢像你这般讲话!”

  舒家老四顿了顿,一时间没再接话。他的脾气,南疆道公认是爆。如此爆的脾气,今日压着好好说话已是极为不易,在他面前竟是还如此喧哗,当真是看他好说话了。

  本就黝黑的面色看不出丝毫变化,舒家老四压着声问道:“你家主子,倒是报上名来何方神圣?呵,冲你这句话,若是今日没个理由,代王府出手都得给你们这伙人挫骨扬灰了。”

  夹在中间的老胡拨马离开。转身之时,不免嘴角抬起微抽。虽是不知道自家老祖宗为什么今日这时候进南疆道,但中原江湖顶级门阀的老祖宗,独霸中原武林进了离阳武评前十的存在,捏你这南疆道土著还不是玩似的?

  早做好了被砍之前躲过第一手立马跑回去等轩辕大磐出手救助,如今舒家老四直接撞上轩辕大磐倒是省事。就是想不通舒家这老四今日能安稳坐着讲话,竟是还未动手,一点对不起南疆道这暴躁的名声。

  轩辕大磐呵呵一笑道:“记好了,我胡氏商团背后东家乃是两辽大将军,离阳大柱国顾剑棠!”

  看着舒家老四,轩辕大磐继续笑道:“当然,东家的大名你这山野莽夫可能不懂,我二东家是北凉王义子陈芝豹!”

  北凉王义子陈芝豹。

  舒家老四先怒握剑猛然站起准备动手,听闻陈芝豹的名字后立起竟是不动,神色阴晴不定。

  看着老胡拍马踉踉跄跄在向回跑,轩辕大磐转头对曹天煜低声问道:“那小人屠的名字,这么管用?”

  何止管用,放在南疆道还好,放在燕敕道可是小儿止啼!

  曹天煜低声道:“当年灭六国平灭西蜀时,北凉军可是入了南疆道南诏的。蜀诏两地遗民,谁不对当年组织屠杀的毒士李义山和肥猪禄球儿这对平蜀搭档恨之入骨,虽说当时小人屠陈芝豹只是冷眼旁观,但说是帮凶也不为过。北凉那头当年三屠一估计都是有的。如今南下做生意的北凉商人少了,前些年北凉来的人只要有户牒在身,南疆燕敕两道,哪怕是山林间那些生苗野人,都是一律将他们财物留下,不伤性命,恭送出境。”

  轩辕大磐眸中目光微闪,轻笑道:“原来是被杀怕了。”

  曹天煜望着依旧站着不动的舒家老四,轻声问道:“只是轩辕老祖宗这么刺激这位舒家老四不知为何?这位看似并不是报着杀人的打算来的。”

  轩辕大磐望着那位舒家老四低声回道:“不是舒家真的有事目前经不起折腾,就是有人已经提前去打了招呼。舒家在南疆道的地位,不比徽山在中原地位差。曹先生,离阳赵勾进徽山杀人,轩辕敬宣都敢带人下手硬拦,我们在舒家腹地杀人放火,这位连个手下都不杀,说不过去吧。”

  曹天煜望着奔逃而来的老胡,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道:“能谈自然谈,见面就动手,这也没确定的事情,哪有人会如此冲动?”

  “江湖就这样。”

  轩辕大磐冷笑一声继续道:“赵勾几十个人进徽山撒野,我杀得死无对证,韩生宣也不敢说什么。我们在舒家腹地杀人放火,哪怕是燕敕王府来的人,也得留下几具尸体做交代。不然今天你撒野,明天他来杀人,谁还当你是个地头蛇?若是说舒家到现在还不清楚使我们杀的人,那舒家这山门,早就守不住了。”

  舒家老四依旧是没有出剑,反而是一步步缓缓踏下牛车。周遭舒家子弟已是迅速将两侧小路围的水泄不通,隐隐倒是能看出几番军阵的影子。

  左手提着剑鞘,舒家老四向前走上十余步,嘶哑嗓音道:“南下商路两条。北凉来的都走西蜀,去南诏一般走不到此地。而剑州那一条,除了徽山来的,只有手持龙虎手令下来的了。小子,舒家几个山头,拉出三四万精壮还是有的。在这,你是一品指玄,又能挨得住三四万人一人一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